《魁拔4》众筹营销成功了,但出品方青青树真靠谱吗?

《魁拔4》的“重启”工作,又被重启了。

6月8日,奇幻动画电影《魁拔》出品方青青树动漫在摩点网发起了一项为期60天、目标为100万元的众筹,起筹价39元,59999元封顶,所得资金用来重启《魁拔4》的制作。

《魁拔》系列电影的令人扼腕的失意、制作方青青树动漫成立25周年,加之前些日子青青树联合创始人、CEO武寒青因病去世……都成为这部命途多舛的动漫重启制作的利好。因此截至11日下午4点半,已获21689人的支持,筹集金额远超目标,已达到231.55万元。

zhongchou

在情怀发酵、粉丝买单后,众筹很快成功了。但对连一帧预告片都没拿出手的《魁拔4》来说,问题还很多。

《魁拔4》明明在两年前就重启制作了,现在的“重启”又是怎么回事?

一个尴尬的事实是,青青树早在2015年6月(也就是青青树成立23周年之际)就重启过《魁拔4》的制作……

reboot01

而且《魁拔4》的豆瓣电影信息页面上,上映时间还定格在2020年,海报更是无从看起,这么说的话,《魁拔4》目前确实是八字没一撇。

《魁拔4》的豆瓣电影信息页面

《魁拔4》的豆瓣电影信息页面

《魁拔4》到底有多沉重,迫使青青树两次重启?又为何在两年后又以众筹形式来“重启”制作?

令人好奇的是,官方虽然宣称是为重启《魁拔4》才发起的众筹,但又在众筹页面上莫名其妙地表示“拍摄一部动画电影需要巨大的资金投入,而众筹并不足以解决全部问题”。

而且本次众筹开始后,青青树动漫联合创始人、总裁兼工艺总监匡宇奇对媒体表示,《魁拔4》的制作成本在4000万左右。而PingWest品玩(微信ID:wepingwest)发现,早在2015年9月,即宣布重启制作3个月后,制作方青青树其实已获得天风天睿近亿元投资。

rongzi

在那笔融资完成后,青青树官方对外宣称:“青青树本轮融资将用于IP开发和运营战略升级,深耕原创内容创新,发挥全触点IP在产业集群中的链式反应。”

这意味着在2015年9月,青青树完全有财力完成《魁拔4》的制作工作。但偏偏拖到两年后的今天,且连重启的钱都要问粉丝众筹……

两年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青青树官网新闻中,除了成立一家名为“青草娱乐”的公司外,这家公司在2015年9月之后就未再推出新的动漫项目,而时任CEO的王琦也不知何时何故低调离职,成立堃动漫(北京方方土动漫科技)。一位曾在青青树就职的员工对PingWest品玩表示,这并不奇怪,“都是资本进入后洗牌的结果,青青树早就不是当年的青青树了。”

在王琦之前,青青树的CEO是武寒青,在后者于2017年5月11日传出罹患癌症病逝的消息后,一位资深动漫圈人士就不无遗憾地向PingWest品玩表示,两年前的那笔融资,“有传说早在去年就烧完了,人事再这么折腾,《魁拔4》估计得等下一轮融资了。”

所以本次众筹某种程度上折射出出青青树的尴尬现状:在拿到天风天睿的近亿元融资后,青青树并没有把钱投向以《魁拔4》为代表的原创动漫制作中去,而是蹉跎了两年,到现在才想起来以“众筹”方式重启制作。

观影票、周边和字幕鸣谢是本次众筹的主要回报,按目前动漫电影制作单价,100万的目标金额还不够塞牙缝。所以众筹只表明青青树要动真格了,至于钱够不够无所谓,摆个姿态,找投资人来买单就是了。所以二次元新媒体ACGx分析道

可以肯定的是,《魁拔4》并非像王川所说的那样,是通过这次众筹来重启制作。

《魁拔4》要拿下5亿元票房?青青树可能太天真了

青青树官方还向外界表示,4000万元成本的《魁拔4》要拿下1亿元才能回本,宣发做得好,希望能拿下5亿元票房。

获得1亿乃至5亿元票房成绩是否靠谱?先来对比一下《魁拔》系列与近两年重要动漫电影成绩:

boxoffice

近两年重要动漫电影成本与票房一览,数据采自IMDb、Mojo Boxoffice、时光网,PingWest品玩制表

国产动漫电影票房与投入产出比太差了,“魁拔”系列更是惨烈无比。青青树官方在娱乐资本论活动时曾表示,宣发失误、IP名字过于生僻、粉丝运营过差,都是前三部作品票房失败的重要原因。

事实上,与国产电影类似,国产青年动漫电影票房有更多不确定性。编剧、档期、口碑乃至一个外部社会新闻事件都能影响票房最终成绩。除此之外,官方宣布明年暑期上映的《魁拔4》可能面临新的问题。

一方面,前三部《魁拔》当年遇到的困境,至今没有太多改变:市场层面,如今的二次元泡沫过甚,“打破次元壁”的流行语更为圈内爱好者所鄙视,至少在近几年,二次元产业依然无法实现大众化;政策层面,动漫电影在监管方眼里还属于儿童片,教育功能大于娱乐功能;至于抱怨“宣发不力”,说明青青树依然是个小学生,因为即便有强势发行方护航,也未必有好成绩。一个例子是2016年初,得到阿里影业、企鹅影视、百度影业和票务平台格瓦拉追捧的动漫情怀之作《小门神》,最后票房依旧扑街。

另一方面,国产动漫制作产业链虽然日趋完整,但基本盘都掌握在腾讯动漫和奥飞动漫手中,留给独立动漫制作公司成功的机会极少。而且,如青青树前CEO王琦反思的那样,“魁拔”系列虽然口碑不错,但并不是个接地气的IP。而《大鱼海棠》之后,观影人群也提高了对“三观碰瓷营销”的警惕心,《魁拔4》还能否靠情怀或价值观打动观众,有待观察。

至于国内电影市场持续不景气,也不是秘密了。随着O2O票补大战消歇,2014、2015年中国电影票房市场持续高速增长的局面难再持续,消费者观影决策日渐理性。2016年票房成绩的疲态延续到了2017年,还没有好转的迹象,国产动漫电影当然没有幸免的特权。

与《大鱼海棠》的曲折制作历程类似,“魁拔”系列有着长达9年的历史,它是国产青年动漫电影的骄傲。但在以“众筹”方式二次重启制作背后,折射出制作方青青树在动漫电影领域无所作为、并试图以“情怀众筹”做市场预热营销、向潜在投资方隔空喊话的尴尬事实。

青青树能否为这个坚持了10年的原创IP找到投资方,能否在一年内制作出满意作品并如期上映,还未可知,至于蹉跎两年无所作为、如今拿情怀众筹重启的青青树,能否一圆1亿元乃至5亿元的票房梦,我们实在不好意思说什么了,“情怀”这两个字值多少钱,还是观众说了算数。

祝他们好运。

很抱歉,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本站暂时关闭评论,欢迎移步至品玩App发表您的评论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
brand

PingWest品玩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