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壳黄卉:我们并非要”超越苹果”,而是要跟他做的一样好

“也许你看了我们之前关于“酷壳”的产品文章,这款可以为你的iPhone充电并且扩容的外壳受到了很多读者的关注。归根结底,几乎每一个使用iPhone的用户都有这个需求。我们采访了酷壳的创始人黄卉,令人意外的是,他并没有表示出对iPhone的不满,相反,他们彻头彻尾的是一名”果粉””

在采访酷壳的创始人黄卉的过程当中,我最被打动的时候,是他在给我将酷壳的设计考虑到了 Apple Pay 的使用,所以在上边框留出了一部分。就在我几乎已经忘了自己是一名“果粉”的情况下,又唤起了心中那一丝激动和认同。当用户能从产品身上找到感动和认同的时候,那它就成功了。

正如这个细节所表现的,这款可以为iPhone充电又能为它扩容的手机壳,在各个方面都透露着“为苹果而准备”的气息,并非“超越苹果”。黄卉说,我们设计制作这个产品,并没有说 iPhone 不好,相反我们觉得 iPhone 是最好的手机,无论是从设计到系统到使用体验。而正是这个原因,促使我们要把酷壳做的能够配得上这么好的手机。而他也向我证明了,他与酷壳不折不扣的“果粉”身份。

与许多果粉开始接触iOS都选择了越狱一样,酷壳也经历了从越狱到不越狱的转变。最开始有这个设想的时候,酷壳是打算做成需要越狱的。原因很简单,越狱之后能获得更多权限,无论是硬件还是系统都会更好做。那个时候用户的越狱的接受程度也不一样,输入法、通知中心、控制中心等等iOS没有开发的功能都促使很多用户去越狱。但是在研发的过程当中,酷壳的团队发现从越狱入手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因为越狱会缩小用户群体,并且会带来不好的用户体验—一个升级可能硬件就没法使用了。而这种不良好的用户体验恰恰与酷壳的理念背道而驰,所以团队抛弃了原来的路线,转而研究在不对系统动手脚的情况下,让用户真正可以即插即用。

抛弃越狱的方式并不简单,产品需要重新研发。当iPhone第一次接上酷壳的时候,手机会提示是否信任该电脑——酷壳最终采用的方案是写一个系统在内部,让iPhone识别这个系统来进行存储与交互。黄卉说,这个系统就耗费了他们相当多的时间,比如在研发过程当中,iOS升级了好几次,例如iOS9,其中很多的结构都与之前的iOS有着本质的区别,要很好地适配这些变化,就需要调整系统以保证跟上iOS的步伐。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与其他的众筹硬件不同,酷壳在用户拿到手之时就已经具备一套完整的硬件软件体系,而不是无限期的等待app上线。

相比较系统软件,酷壳更为让人印象深刻的还是它的硬件。据黄卉介绍,很多公司推出新产品时,在硬件上可以直接选择各种现成方案搭配组合,而酷壳不一样,因为之前没有任何同类产品出现,也意味着硬件方面没有现成方案可供选择,都需要自己来研发,其难度可想而知,毕竟这是个大系统工程。比如酷壳具备自己定制的处理器,因为它既需要保证良好的性能,还要具备优秀的功耗控制,那就需要精心构思什么样的处理器架构才能保证达成设计目标。此外,整个电路PCB的设计也需要自己摸索着完成,其间涉及的方方面面非常繁琐,一个细节有问题就会影响整个硬件系统的稳定性。类似的情况还有很多很多

image015

在采访他之前,我心中最大的疑惑是:那些推出电池背夹的厂商是不是傻?为什么都留那么大的一个下巴?其实,这并非别的厂商“傻”,而是苹果官方给出的解决方案就必然导致带一个很大的下巴。由于需要用到Lighting接口,所以厂商在设计背夹的时候都需要向苹果购买解决方案,但是你跟苹果买来的方案接口无论怎么设计,都会在手机底部增加一条,这也就是为什么除了酷壳之外,你所能见到的电池背夹都带有一段下巴。这无疑让操作变得很不方便。在iPhone 6单手操作已经变得很困难的时候再加上那么一个,可想而知手感有多差。即使这样,电池背夹这个产品再欧美地区也依然受到用户的欢迎。

用黄卉的话说,为了让酷壳没有下巴,他们重新设计了一个Lighting接口——Light Sync,它表面看上去与Lighting一样,实际上在内部却有很大区别。这个接口要兼顾传输数据和充电两个功能,除此之外,还要保证与其他的数据线兼容。黄卉说,如果用户使用了酷壳,再用别的线给他充电,一旦遇到不兼容的情况,无论是不是线的问题,用户都会觉得是酷壳的原因,所以酷壳对数据线的兼容性要比iPhone本身还好。而就是Light Sync这个拥有专利技术的接口,花费了酷壳一年多的时间,也自然而然的成为了酷壳最核心的地方。

08

另外一处,则是我特别有感触的细节。正如开头所说,酷壳在手机的上部留出了一条空间,开始的时候我以为是为了方便安装,而黄卉告诉我,这是为了方便Apple Pay的使用,他的意思是,即使这个功能现在大多数的酷壳用户都用不到,但是他们设计的时候仍然考虑到了这一点,原因是Apple Pay是苹果一个重要的功能布局,他们希望让每一个iPhone用户,尤其是“果粉”都能感受到他们的用心,也代表了酷壳对苹果产品的认同与重视。

虽然用iPhone早已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但是将一款手机壳做到这种地步,足以证明酷壳的用心。从硬件到软件,“有用的设计”成为了酷壳与同类产品最不一样的地方,不矫情,不为了噱头而设计,不为了提高价格而设计。

在我问到未来酷壳还能怎么升级的时候,黄卉也坦言,现在电池的方案已经是一个极限了,由于物理原因,加大电量只能加厚贝壳,从而提高重量降低手感,他们应该不会考虑。所以未来的变化应该是在系统上,比如自动备份微信聊天记录以方便用户及时清理。他们希望提供给用户一整套的备份、同步方案,而不仅仅是增加一个存储空间的作用。他说,iCloud是iOS上最好用的同步备份方式,如果你网络足够好,也买了足够多的网络空间,那么iCloud几乎是无缝的。酷壳希望能在这方面做到无限接近于iCloud那么好,让用户也能享受最为无缝的备份。

采访结束之后,我有点怀念我“果粉”的身份,许久没有那种“遇上知己”的感觉了。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