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体育生态中心”的牌子,终于要被摘下来了

乐视体育又迎来了新的坏消息。

PingWest品玩(微信ID:wepingwest)获知,位于五棵松的乐视体育中心将迎来新冠名商:“乐视体育生态中心”即将摘牌,接盘者是腾讯。虽然乐视体育官方人士向品玩表示,他们已经向场馆运营方华熙国际交了钱,但消息人士称,拖欠应付款只是华熙换冠名商的原因之一。乐视获得冠名权之初承诺的“智能化场馆计划”被一拖再拖,令华熙相当不满。

有传言称,新的冠名方可能是国内一家上市公关公司,或者是微赛,但微赛公关向品玩表示,目前尚未听说这个消息。公开信息显示,“微赛”脱胎于微影时代,成立于2015年11月,曾获华人文化,腾讯、中国文化产投基金、君联资本等A轮2.65亿元融资,估值超过12亿元,主营业务为体育票务。从这个角度来看,如果微赛真入驻,也正得其宜。

而在“乐视体育生态中心”官网上,虽然还挂着3月20日朴树“好好地Ⅱ”巡回演唱会预告,但这只是运营方给乐视和贾跃亭面子而已。“乐视资金短缺,贾跃亭也东挪西借,运营方是不想造成太多影响,所以目前没有摘牌。”一位熟知场馆运作的人士告诉PingWest品玩,“固然不排除这是华熙故意放出消息激将,但这种可能性也不大。”

看来,大概率的摘牌,将是最近两年风头正劲的乐视体育遭遇的另一桩尴尬事件。

“都是缺钱闹的”

不到十年这座位于北京西部的体育馆冠名权之变,可以写成一部有趣的“五棵松体育馆变形记”了。

作为2008年北京奥运会新建场馆之一,五棵松体育中心在奥运会之后一度遭遇运营困境,但自从2011年开始,五棵松体育中心迎来了第一个冠名机构:万事达卡国际组织。官方并未宣布此次冠名金额,但难以掩盖这次合作的重大意义:五棵松体育中心成为唯一一家商业冠名的北京奥运体育场馆。

2015年底,万事达试图对五棵松体育中心进行冠名续约,但有业内人士称,当时风头正劲的体育出价更高,于是场馆投资与运营方华熙国际宣布,从2016年1月1日开始,“万事达中心”将易名“乐视体育生态中心”,为期五年。与第一次冠名一样,无论是华熙还是乐视方面,都没有公布“比万事达更高”的乐视体育,到底用多少钱击败了万事达。

不过,当初踌躇满志拿下冠名权的乐视体育,不到两年即宣告合作结束。一位知晓内幕但要求匿名的人士告诉PingWest品玩,“乐视体育生态中心”之所以要被摘牌,“都是没钱给闹的”。

因为没钱,乐视体育失去了太多

过去半年间,每当乐视体育陷入版权和欠款纠纷,乐观人士就会表示,乐视体育B轮80亿元融资足够支付这些欠款。不过一而再、再而三地曝出欠款新闻,就令问题没那么简单了。

2016年初,在一番竞价之后,乐视体育终于入股北京国安,不过因为乐视“困难”,原定1亿元的一年期冠名费,仅付了5000万即中道而止。而在控股问题上,乐视并不愿预付20亿元保证金,这导致双方在半年后爆发纠纷,虽然乐视和国安都在竭力外界澄清“双方没有矛盾”,但种种迹象表明,这些辩白不过是欲盖弥彰。最终,国安与乐视的合作在当年10月宣告破裂。此时,距离乐视体育完成80亿元B轮融资,估值215亿元刚过了不过半年。

就在2月底到3月初,乐视体育也失去了中超亚冠的独家新媒体转播版权。颇具讽刺意味的是,体奥动力正是乐视体育B轮融资的出资方之一,但在钱的事情上,一码归一码,乐视体育欠了亚足联1.8亿元,就要转播方掐断信号,付不起版权费,版权方就要转卖给PPTV聚力。

而乐视体育的“裁员优化”措施更是引发诸多争议。

乐视体育的“缺钱”,只是整个乐视系公司资金短缺的一个缩影,只不过因为体育行业花费极高,导致快速扩张的乐视体育现金流过早出现捉襟见肘的窘况。如今曝出摘牌传闻,也不足为奇。

战略收缩:绝非乐视体育本意

高昂的版权费是乐视体育不得不进行战略收缩的重要原因,但事实上,正是因为乐视体育等互联网平台的疯狂追逐,才导致了体育赛事内容独家版权价格的飙升,乐视体育董事长雷振剑也曾说过,目前版权价格存在泡沫。

但无论贾跃亭还是雷振剑,都不是在版权内容面前轻易罢手的人。从接连失去独家内容转播权,到失去场馆冠名权,一系列“收缩”式的举动并非没有端倪——细心的媒体注意到,孙宏斌在1月17日融创中国投资乐视的投资者电话会上曾表示:

“体育今年就不用买中超了,中超十几个亿我觉得没有意义,不买中超就挺好的,或者其他的贵的就少买点,一年有一万场直播,没有中超也没关系。”

而乐视体育与中超、亚冠版权方的版权费用纠纷,在孙宏斌言论发表之后出现加速解决的迹象,一个多月之后,双方一拍两散。至此,事态发展越来越明显:乐视体育乃至整个乐视网的命运,都可能因为地产商人孙宏斌的一句话而发生改变。

接下来,乐视将有更多部门的命运将被改写。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