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还上钱了吗?并没有,但是同学“信得过他”

在与危机的赛跑中,贾跃亭需要跑得足够快。

贾跃亭正在争分夺秒地找钱,找钱,找钱。

虽然看似危机重现,但不同之处在于,2014年那次危机,源于政商关系与股价狂泻导致的股权质押平仓危机,而最近这次,则纯粹关乎现金流枯荣和商业模式的存废——自11月6日贾跃亭承认资金链紧张,反思扩张过快之后,有关乐视各条业务线欠款、“又一个德隆系”的报道与评论不绝于耳。尽管媒体报道的数据也各不相同,其中手机业务欠款从数十亿到亦真亦假的雷军口中的“150亿”,而电视业务也欠款也从2亿元9亿元。但财报不会说谎:来自乐视网Q3的财报表明,

截止2016年9月30日,公司应收账款账面价值约为50.6亿元,占资产总额的比重为17.53%,占比较去年有所下降,较高的应收账款余额导致公司流动资金产生了一定程度的短缺。同时,乐视网的资产负债率有较高风险。截至2016年9月30日,公司负债余额约为189.7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约为6036.8万元,资产负债率达65.72%。

据此,媒体计算,作为上市公司的乐视欠款已经在54亿元。不到半个月,欠款事件令乐视市值一度缩水近130亿元

在过去一年多,贾跃亭和贾跃芳姐弟除了通过高位减持,再将款项尽数免息借给乐视体系以供周转之外,贾跃亭还反复使用担保、股权质押等形式获得资金给乐视集团输血。进入11月,乐视在竭力淡化“欠款”话题,但在铺天盖地的媒体质疑和摇摇欲坠的股价面前,贾跃亭和他的乐视还是坐不住了,开始四处找钱填补空缺。

同学驰援:长江商学院的年度最佳广告

中国企业家浓厚的“圈子文化”,闲时用来装(哔——),危急时可用来救命。

2008年,国产奶粉“三聚氰胺”丑闻集体爆发,蒙牛股价暴跌,导致先前抵押给外资的股份有可能遭到收购,“在饭桌上声泪俱下”的蒙牛创始人牛根生,得到了柳传志、史玉柱、俞敏洪、江南春等同侪接济,一时传为佳话。长城会、正和岛等企业家的高端俱乐部,以及各大商学院的校友群,也成为成员平时联系感情、危急时互帮互助的圈子。

贾跃亭和他的法拉第汽车

贾跃亭和他的法拉第汽车

在这次资金危机面前,贾跃亭并非孤立无援。有媒体消息指,奇虎360周鸿祎、锤子科技罗永浩、利亚德董事长李军、拉卡拉创始人孙陶然等高管都发声,对乐视遇到的困难表示理解。

贾跃亭和他的长江商学院同学借款签约仪式现场

贾跃亭和他的长江商学院同学借款签约仪式现场 via@乐视生态微博

不过比起这些“精神支持”,真正出手为乐视这家标榜“颠覆传统的互联网公司”纾困的,还都是贾跃亭那些长江商学院的同学、来自传统行业公司的老板们——他们分别来自海澜集团、恒兴集团、宜华集团、敏华控股、鱼跃集团、绿叶集团等十几家国内企业创始人。按目前披露的消息,目前已经有6家明确了投资意向,将出资6亿美元,首期3亿美元一个月到账,投资对象为乐视汽车生态和LeEco Global,但暂未计算股权结构,“具体条款暂时不便公开,此举为财务投资”,出资方不参与具体业务,“我们信得过贾跃亭”。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救命钱只投给了停产的汽车项目“法拉第未来”和乐视全球业务,并未提及和沾溉目前被曝欠钱最多、危机最重的手机和电视业务。

如果更多长江商学院的同学同情心泛滥,我们或许将看到更多公司被绑上乐视战车。

取道香港借款:为数不多的选项,且代价高昂

自上市以来,融资近800亿,对外投资超千亿的乐视(数据来自第一财经),不得不展开自救。从金融机构借款是最直接有效的办法,但目前,这些看似简单的动作只能取道香港金融机构来完成。

事实上,在贾跃亭发出11月公开信之前,乐视网(香港)已经从香港借款1.5亿美元,这笔借款的利息为伦敦银行同业拆借利率向上浮动300个点(高于基准利率3%),当时媒体称,这笔借款因数额较大,会在十月底到账。

而在11月13日,贾跃亭通过发微博定位自己再香港国际金融中心。这是乐视惯用的公关手法了,官方想借此对外表明,乐视还将继续在香港借款来缓解欠款及衍生危机。至于为什么取道香港借款,原因有些令贾跃亭苦涩——有媒体报道显示,内地银行对乐视的借款避之唯恐不及,基本不批。即使借款在海外投资,也需要在国内缴纳足额人民币保证金,才能美元贷款,条件之苛刻,非一般公司可比。

到PingWest品玩发文为止(11月15日),所有“乐视在香港再次借款成功”均未得到乐视官方承认,可以理解为外围媒体的乐观猜测,人们还没有得到贾跃亭在港第二次借款成功的确切消息。

高管增持,一剂必不可少的安慰药

每当遭遇内外危机时,乐视就会宣布高管增持计划。

2014年底,贾跃亭滞留国外,乐视股价命悬一线,12位高管在2014年12月23日宣布将在未来半年增持21万至51万股。而在两年后的11月,危机重现,高管再次出面护盘,口径与两年前相似:乐视10名高管及核心人员将在未来半年增持3亿元。

由于股价波动,人们无法详细计算这3亿可以买到多少股乐视股票,但2014年那次高管增持,提供的资金数量仅为乐视网总股本的6%,此次2016年增持的3亿元,也只占欠款额度(按财报54亿元欠款计)的5.5%——更别提这些增持并非一次到位,而是分批次、半年内完成。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高管增持本质是对内稳定军心,对外稳定信心之举,以股份形式增持并不能有效解决股价波动,而以现金单位增持也不能解决资金短缺。高管增持只是维持摇摇欲坠的股价,无法直接解决欠款难题。

清洗高管:攘外必先安内

公司缺钱,断臂裁员以求自保的案例并不鲜见,对当下的乐视尤然。

贾跃亭在内部信中曾提到,2016年,乐视整个集团新增员工超过5000人。这也许并不是一个好的信号:整个乐视公司的各号CEO、VP(副总裁)和SVP(高级副总裁)号称有上百人,来自四面八方的高管们也是来匆匆去匆匆。仅2016年,除了轰动一时的法拉第六名高管集体离职外,还有程益中(乐视体育香港公司CEO)、沈威(乐视体育生态商业副总裁)、谢楠(乐视体育广告销售副总裁)、邱志伟(乐视体育赛事运营副总裁)、李黎(乐视视频内容高级副总裁)等人离职。但总体而言,依然是顺差较大。也无怪乎贾跃亭在内部信中表明“不合格的高管要坚决清除出队伍”的决心了。

而事实上,对普通员工的裁减一直在进行。来自澎湃新闻的消息指,乐视香港公司在两个月前就开始了裁员动作。而在15日,乐视正式任命高峻为乐视控股亚太区总裁,兼LeEco香港CEO。乐视控股亚太区原总裁莫翠天“将作为亚太区顾问,或另有任用”,这真是委婉的说法,事实上,此次人事调整开启了清洗高管的大门。

莫翠天原为魅族营销副总裁,于2013年12月加盟乐视控股任海外副总裁,2014年乐视政商危机期间,莫翠天主攻香港市场,在2015年1月的新年内部信中,贾跃亭特意提到了香港公司的业绩:

海外战略初显成效,超级电视三个月抢占了将近一成的香港电视市场,单型号超越了三星、索尼等日韩品牌。

可见彼时贾对莫的成绩还算满意,但转变发生在2016年初,在2月底的一次高管调整中,张旻翚被委任为生态营销及客户运营中心总裁,负责控股全球生态营销及客户运营总体战略,而原来负责乐视国际事业部总裁的莫翠天处境尴尬。如今看来,莫翠天的被免,早有先兆。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上百名VP、SVP和事业部总裁,难免有几个会失眠。

密集的自救行动已经开始,至于是雪中送炭还是杯水车薪,乐视的主事者心里未必有数——对曾经热衷滚雪球的贾跃亭而言,生态是大梦,金钱即真理,任性造就的巨大的资金黑洞,如今都不得不一点点填补。

乐视控股高层曾表示:“危机能否解决,就看两周内。”现在,一周已经过去,贾跃亭能按节奏救得回自己的乐视吗?这要看在与危机的赛跑中,他到底跑得够不够快。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