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到元老周航政变手撕乐视,现代社会如何演绎一场真正的“下克上”?

本文授权转载自公众号: 闲人军事么么哒

作者:朱江明

未等乐视开除周航等人,倒是周航带着一班被架空的老臣集体辞职了,这种主动出击的做派无疑又为近来的“乐视挪用易到资金事件”加了一把火。

31

易到创始团队宣布正式离职

站在特工思维的角度看本问题,周航最近的一系列动作等于对乐视发动了一场“政变”,并且取得了初步的效果,这是一个值得研究与分析的样本。乐视与易到之间的较量风格鲜明,既有新媒体时代的深刻烙印,又属于教科书般的“政变”。

32

易到创始人之一周航

“政变”行为看似与普通人毫不相关,但实则是一种常见行为——组织权利结构的变化与重组。一个团队、一个组织随时都有发生所谓“政变”的可能,比如一个强势的部门突然被削弱,一个团队整体出走,或者突然而至的人事洗牌等等,它们都是发生在职场中的政变。

33

无论是职场小兵还是中层、大佬,你都需要学会用政变框架来思考问题,对于个人和组织而言都是很有必要的。

只有了解政变是如何发生,你才能防微杜渐不让自己成为被“政变”的一方。当然如果你对现实不满,想发动一次政变改变自己所在组织的权力架构,这也是职场必备的技能。

蓄谋已久遭遇猝不及防

从目前的消息看,在周航选择通过声明揭破自己和乐视的恩怨前,逼宫的准备就已经开始了。

令人吃惊的不是周航的政变,而是乐视的毫无准备。通过乐视的第一波的联合声明以及后续反应看,乐视内部组织机构并没定好一整套预案,完全是非线性的决策流程,应激性的反应。毫无疑问,乐视的决策流程也出现了问题。

34

反观周航的政变,则是准备充分的,有条不紊企且时机得当。但是这场并非是“打枪的不要,悄悄地进去”的隐秘战斗,而是有迹可循的。

梳理时间线发现,周航发布声明前一个星期,他加盟了顺为资本并成为合伙人,这是他完成政变资金准备的标志事件。而作为易到的创始人他相当于易到王朝的“老皇帝”,然而在乐视资金进入之后周航却逐渐被架空,在发声明时他仍保留着创始人和CEO身份,这意味他的话依然可以得到公众的信任。这种有身份的肯定很必要,就像反清复明也需要一个明朝皇室的身份才有号召力,同时也给媒体一个非常好的新闻爆点,毕竟创始人兼CEO怒斥合作伙伴是群众喜闻乐见的内部4B大戏。

35

周航背后的资本是乐视竞争对手小米系建立的,加上他本人精神领袖般的创始人和职位身份,基本表明周航有能力发动一次政变了。

当然有能力未必会发动政变,毕竟易到租车江湖日下,站在理性的角度重掌易到未必是个好的选择。然而周航显然对易到的执念比理性选择要深的多,2017年他曾两次提出重新获得易到控制权,特别是在正式逼宫前一天的董事会议上,他依旧提出要回购易到股份,但是被乐视方面断然拒绝。

36

这次董事会的结果让决裂难以避免,也给了周航发动政变的最后决心。但从目前乐视的表现看,似乎对于逼宫前一天的不欢而散并不以为意,这也就丧失了最后一次消弭政变的机会。

一场合格的政变需要有资本

光有一个空头创始人身份显然未必能发动政变,毕竟当太上皇就意味着当年没兵了,否则也不会被乐视接了盘。

所以发动政变一定储备足够的资本,比如钱、人脉等等。在商业社会最重要的就是钱,有了钱就是雄兵百万。而周航所以依靠的就是他所联合的财团,以此完成对乐视的政变。

37

易到创始人周航在演讲中

一场合格的政变是需要外部力量的支持。

如果你看看非洲国家的政变就会明白,区域霸主或者美国默许(支持)会提高政变成功性,你也可以把外部力量理解一种资本。如果区域霸主或者美国反对政变,则结果可能会变为外部干涉,如马里内战就是叛军方未曾取得法国的支持,导致法国直接派兵干涉政变变成了内战。

马里政府军在法军支援下集结进攻

而也门胡塞武装和伊斯兰国(ISIS)与基地组织之间对于伊斯兰恐怖主义的世界领导权的争夺,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最开始,伊斯兰国只不过是基地的伊拉克分部,且连续两任老大都被美军斩首。后来它却竟然自立门户成了“哈里发”,彻底撺掇基地组织世界恐怖主义老大的身份都,引得极端组织纷纷投靠。

力量变化的天枰倾斜源于资本的变化,ISIS找到了好的极端主义投资基金。凭借神秘投资人的资金,ISIS才能形成了马太效应,通过不断占据领土和资源压制了基地,完成了小弟对曾经大哥的碾压,这是一次完美的恐怖主义世界领导权政变。

39

而也门胡塞武装推翻也门政府这件事,就是因为外部势力干涉太多了,导致变成了一场中东小规模内战,几乎周边主要国家都被卷了进去。由此可见,外部支持基本上是政变成功的必然条件且没有之一,当然成也外援败也外援(关于如何利用外援的问题,有机会我会单开一讲)

40

无论商业社会还是国家主体,外部资源介入不能单纯用理性分析来确定,比如“支持他对于我有啥好处“等,这种想法未免太过幼稚!

竞争对手支持你内部发动政变,可能未必是觉得这块业务他想要,也许只是希望用一点小资金给你造成足够大的麻烦。如果站在小米的角度看,这次事件把乐视搞得焦头烂额,确实是削弱竞争对手的好手段,毕竟中低端手机市场越来越难做,少一个对手就能多一点份额。

41

这也是为何我提倡各位学习点特工思维的原因,虽然商业社会往往是合作的双赢博弈,却仍旧可能为了某些战略目标而做出损人不利己的决策,这和国家主体行为其实区别不大。

等待一个最脆弱的时机

由被收购的公司高管发动对乐视这种体量的上市大公司发动“政变”,是十分少见的。从近年来的重大并购案看,主流还是被收购公司“识大体顾大局”的平稳交接。但这个时机遭遇这样的戏码也并不意外,这类事情肯定不会发生在乐视如日中天的2015年(即使发生他们也会依靠实力平定),而是发生于乐视最脆弱的2017年。

42

而这就是一场成功政变的另一项关键因素——脆弱时机。所有政变都是发生在一方比较脆弱的时候。比如明朝的夺门之变,就是太上皇正统皇帝在景泰皇帝病重期间发动复位的。

所以,职场中一个强势的部门或小组,在吃了败仗或者损失掉大客户之后,一定要收起以往趾高气扬的气态,小心做人度过自己的危险期,否则很容被人从这个时间点下手收拾。

43

百度词条:夺门之变

对周航而言,即便他有所谓“少年气”的冲劲儿,也挑好了一个乐视的脆弱时机来采取行动。通过各方消息看,易到司机的欠款问题并不是在前几天才开始严重的,也就是说司机问题只是周航师出有名的理由之一,不是一个最直接触发因素。

而在发布声明前一天,董事会的结果又可以让他放弃仅有的一点面子上的礼仪。身份、理由、资本以及机会都来了,这才是该行动的时候!

44

新媒体,武装反抗的

第一枪

当所有条件都具备了,用什么样的渠道告知政变发生并形成舆论杀伤能力则非常关键。所有成功的政变莫不是从快速地掌控媒介开始,比如古代依靠控制皇上或者假传圣旨搞定,近现代则需要依靠占领电视台、报纸等开始,这都是媒介的控制。

45

政变不是战争,并不需要太多的攻城略地,只需要在合适的时间让对方系统彻底瘫痪,然后就可以全面接管群龙无首的军队了。

如今,是否能掌控新媒体会直接影响政变的最终效果,去年土耳其军方政变的翻车就与此息息相关。

46

从传统政变角度看,土耳其军方当时发动政变的执行力和节奏掌握的非常好,完全是教科书级别的政变,迅速控制了媒体和国家警察总部,并且选择了总统不在首都的时机。坦克和军队,也迅速的控制了首都主要干道,并且对外发出清晰且具有说服力的声明。土耳其军队是政变的行家,搞政变确实非常熟练有经验,可惜这群人生错了时代,他们遭遇了新媒体。

当时,正在外地度假的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Face Time视频聊天软件在社交网络上号召民众走上街头,“夺回国家”,并且获得了民众的支持以及观望中军队的支持。这场教科书级别的政变,仅用一天就成了新媒体时代教科书级别的失败案例。

47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通过新媒体,实现了一种脱离时间与空间约束的政治动员

周航发动政变的声明就是从新媒体开始的,他发布在好友雷晓宇的雷帝触网平台,这也正是他聪明之处。

从政变角度看,这样的选择不无道理。乐视在传统媒体和科技媒体间广结善缘,PR是有能力把控媒体出现的负面。换句话说,周航如果依靠传统思维发布这则声明,会被乐视在媒体布下的线人知道,出其不意的效果将会大打折扣。选择有一定的影响力的新媒体制造热点,这几乎让对方的侦察系统完全瘫痪,一旦爆点出来想灭火就很困难了。

48

作为一个普通职场人,没有大V人脉就不能搞事情吗?显然不是,普通人完全可以利用其它手段,比如曾经爆火的匿名社交软件“无秘”“秘密”。在政变开始前,你可以通过这些渠道散布消息,混淆视听。

另外,知乎也是一个不错的政变舆论发布平台,至少可以试试风声。除此之外,近年来是流行的朋友圈截图撕逼或者微博爆料,都是发动攻击的好渠道。

1212

你可能感兴趣的: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