颓败的乐视股价曲线,和它的又一个危机之年

是的,33.75元。

在周四,乐视股价不仅创出了18个月以来收盘价新低,而且令融创中国投资乐视之后贾跃亭“力争股价突破100元”的豪言越来越像个冷幽默。

莲花财经撰文指出,乐视股价此番下跌,与其第三大股东鑫根基金的疑似减持砸盘不无关系:“鑫根基金并没有太大的成本压力,那么还在持续减持,除了对乐视本身的不信任以外,鑫根基金与贾跃亭因为不合而分道扬镳可能既成事实。”

但我们发现,本周四的大跌绝不是偶然:2016年,乐视股价全年累计跌40%,2017年从1月16日至今(也就是融创中国168亿元投资乐视后的首个复盘日),乐视股价不仅从未超过40元,还阴跌至35元,而这绝非两次简单的“鑫根减持”所能解释得通。

其实,乐视此轮股价大跌渊源有自——从去年下半年至今,除了业内综合排名第四位的乐视视频外,乐视的其它几大业务板块问题接连不断,投资者对乐视的业务也没有信心。

不信请看——

乐视致新。这项乐视最早介入、又有创新工场和富士康投资的硬件业务,在2月27日晚宣布了半年来的第三次涨价(前两次分别是2016年的9月和11月)。这并不奇怪,目前互联网电视行业迎来了价格普涨,除了乐视致新,小米也宣布的两次涨价(分别在2017年1月初和2月初),风行电视、微鲸电视涨价幅度也均在5-10%。在面板不断涨价的压力中,全行业前期以“牺牲利润换市场份额”的潜规则已走到尽头,最先承受不住的是销量最多、价格战最久的乐视致新。

虽然乐视致新是乐视目前非上市板块的最优质业务,但互联网电视政策风险极高:在2014年6月至2016年9月间,因为广电总局明令禁止,导致没有互联网电视播控牌照方敢于和乐视合作,乐视电视几乎是在没有播控牌照的“裸奔”状态下顶风售卖;乐视致新的债务也令人尴尬:上个月,其供应商兼债主信利电子以7.2亿元债转股的形式取得乐视致新2.3438%的股权;而乐视自去年11月遭遇资金链危机之后,乐视致新不得不开始考虑盈利,最新的消息是,乐视致新内部要求,在2017年实现700万-800万台的销量并实现扭亏为盈,2018-2019年实现大规模盈利。

在整个行业原材料不断涨价、视频行业不断寡头化的大背景中,乐视致新如愿以偿的变数还很多。

乐视移动。在过去三个月中,乐视移动遭遇了供应链紧张、售后维修延期等诸多问题。但更致命的可能是剧烈下滑的出货量,最近凤凰科技援引赛诺数据统计显示,在今年一月,乐视手机线上出货量仅21万台,约为第一名华为荣耀的十分之一。目前从供应链来看,因为三星影响,内存颗粒价格整体上扬,抵消了屏幕不涨价的利好,未来国产手机厂商的成本还将继续上涨,乐视手机自难幸免。

乐视手机成绩会不会继续下滑?很快,我们将看到2月的成绩了。

乐视移动与乐视致新都是烧钱的硬件部门,但不同之处在于,乐视致新可以通过内容变现,但乐视移动即便烧钱也拿不到行业第一,而且复杂的供应链和高出同行的返修率,令其几乎没有盈利希望。事实上,乐视移动与酷派两条业务线明显是重复建设,哪个决策者都不会容忍二者长期共存。业内早已流传乐视将弱化乃至彻底摒弃乐视移动,而保留酷派的消息,但靴子将于何时落地,还未可知。

乐视体育。2014年10月,国务院出台的46号文件《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引发国内体育产业大爆炸,不过乐视体育先于此前半年成立,也足够有眼光。遗憾的是,乐视体育正面临越来越多的问题。

2016年4月,乐视体育宣布B融资80亿元,虽然体奥动力也是投资方之一,但在最近的亚足联和中超独家版权谈判中,它成为乐视体育放弃亚足联和中超版权后的最大受益方——在与乐视体育的合作破裂后,亚足联将亚冠联赛、世界杯预选赛以及亚洲杯的转播权一股脑卖给了体奥动力;而乐视体育放弃中超独家版权后,版权方体奥动力将之转卖给了PPTV和今日头条。

2016年底,乐视体育雷振剑曾亲口向媒体表示,虽然不遗余力地购买内容,但他们在如何变现的问题阻力重重。如果算上此次放弃亚足联后给会员的半年会员补偿(半年约300元,官方在今年1月称有300万会员),乐视体育至少损失了9亿元会员收入。

乐视体育高管离职的消息也不绝于耳,最新的一则消息是,乐视体育总裁张志勇、COO于航分别将于近期离职。乐视体育的相关人士表示,张志勇是乐视体育“少有的兼具战略眼光、管理能力和执行力的领导,但这种专注做事、不拍马屁的空降兵确实不好混……他的离职令人惋惜。”

这家疯狂融资、贪婪购买内容但不知道如何变现,高管又不断出走的公司,未来成长的烦恼可能远不止于此。

乐视汽车业务。近期乐视汽车非常低调,最令贾跃亭头痛的可能是他个人投资的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PingWest品玩(微信ID:wepingwest)曾深度报道过法拉第未来的种种不堪(【调查】乐视“超级汽车”法拉第工厂停工始末:幻象、泡沫、骗局和背后的推手 ),兹不赘述。贾跃亭的乐视帝国是否算“庞氏骗局”还有待论证,但法拉第未来却越来越像美国版“巴铁”。乐视官方保守估计,法拉第未来至少需要100亿元才能正式投产开卖,而最近,贾跃亭希望给法拉第未来再融资10亿美元。

问题是,由于政策因素影响,目前国内的钱几乎没有可能投向国外——也就是说,即便是10亿美元这个小小的愿望,贾跃亭也只能靠在国外找钱来圆梦了。

这样一家话题缠身,问题百出的公司,股价摇曳多姿也是情理之中了。

我们至少可以得到以下结论:

①本周四乐视股价大跌,固然属鑫根基金变脸砸盘,但世界上并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从去年鑫根基金出资方、鑫根资本创始合伙人曾强与乐视创始人贾跃亭隔空喊话、恩断义绝之后,股价暴跌的种子就已埋下;

②周四鑫根砸盘固属事实,但要解释乐视网长久以来“股价阴跌”的现象,就必须从乐视实际业务入手来解读:融创中国入股之后,拿到钱的乐视致新,不仅又拿了信利电子7.2亿元,还需要通过涨价等手段实现盈利,至于未拿到钱的体育、汽车、移动等业务,依然缺钱缺到火烧眉毛,而且没有解决的希望。

乐视依然缺钱,且缺钱的业务多数在相当一段时间内盈利无望,进而拖累上市公司业绩。

③鑫根砸盘之后,是否会有机构持股方跟进抛售,引发踩踏?目前乐视股价下跌还未见底,为了提振信心,是否会祭出高管集体增持的大招?或者按惯例,乐视将在3月中旬发布2016年财报,预计表现尚佳的乐视视频的业务还可拉升股价,但远水难救近火,如果股价在财报发布之前继续阴跌,并触及贾跃亭股权质押的平仓线,事情就难以收拾了。

④根据同花顺财经的测算,乐视网触发警戒线的价格区间为25.76元-40.48元,触发平仓线的价格区间为22.54元-35.42元。平仓线一直是乐视的心病,一旦失守,以目前乐视捉襟见肘的资金状况,很难补足仓位。如此则意味着贾跃亭此前被质押的5.07亿股(占了他所持乐视网股份的64.81%),将直接在市场上卖掉,那么贾跃亭手中所持乐视网的股份将降至9.3%(占股8.61%的融创中国仍是第二大股东,但如果孙宏斌愿意,那他可以轻易控制乐视网)。

你买乐视股票了吗?


【附】乐视部分业务近期动态一览

资本动态:

1月15日,嘉实基金、中信证券、申万宏源、安邦保险等机构投资者以及多位个人股东合计200多人于1月15日调研乐视网,本次接待人员包括乐视网董事长贾跃亭、融创中国董事会主席孙宏斌以及公司多位高管 。

1月16日,乐视网复盘,冲高回落。

1月17日,乐视网涨停。疑为鑫根开户席位的“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前海自贸区证券营业部”,抛售约817万股乐视股票。

1月18日,贾跃亭在投资者见面会上说,“希望各位齐心协力让它快速达到100元”。

1月19日,乐视网发出临时停牌公告,理由是“因公共传媒出现关于乐视网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的信息,可能对公司股票交易价格产生较大影响”。

1月19日晚,乐视网复牌公告称,贾跃亭“让股价快速达到100元”的说法,并非是对股价作判断,“贾跃亭已意识到不应在任何场合发表与公司股价相关的言论,在此向广大投资者致以歉意。”并宣布次日复牌。

1月20日,深交所向贾跃亭发监管函,提示:“公司董事会、贾跃亭充分重视上述问题,吸取教训,及时整改,在投资者关系活动中不得发表可能影响公司股价的相关言论,杜绝上述问题再次发生。”

1月27日,乐视网发布2016年年度业绩预告。报告期内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比上年同期增长 10%-35%,约6.3-7.7亿元。

2月10日,乐视网推乐视影业重估计划。

2月13日,乐视网发布公告称,贾跃亭提议乐视网2016年度分配10股转增20股。公告同时表示,乐视网控股股东、5%以上股东以及董监高未来6个月暂无减持计划。

2月15日,乐视触控屏和触控模组供应商信利国际,以7.2亿元“债转股”形式入股乐视致新,获得33.5%的股权。以此估算,乐视致新的新估值为237.3亿元。

2月24日,深交所向乐视发监管函,认为刚融资的乐漾影视主营业务与上市公司子公司花儿影视构成同业竞争,贾跃亭及甘薇的上述行为违反了相关规定,要求及时整改,尽快提出解决同业竞争的处置措施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并杜绝上述问题的再次发生。

3月1日,乐视网发布公告称,贾跃亭将监督甘薇解决乐漾-花儿的同业竞争。

3月2日,乐视网20亿公司债已于2017年前中止发行。

乐视致新

2月27日,乐视致新宣布,上调部分机型的电视售价,这是自2016年9月以来,乐视电视第三次提价。

2月28日,乐视致新发布三款新电视,并表示不排除在未来继续进行股权融资。

3月1日,乐视网发布公告称,前一日乐视致新所称2017年销量“保700万台”的目标,并非已下订单的数据,提示销量目标具有不确定性。

乐视移动

1月18日,华为消费者终端业务的六名前中高层领导(含几名明星产品设计师),因涉嫌将华为内部资料带入到乐视、酷派而被刑事拘留,待检察院批捕。

乐视体育

1月18日,乐视体育宣布,2016年营收超24亿元,同比增长6倍,会员数量为300万。

2月21日,乐视体育放弃中超独播,版权方体奥动力或向PPTV、腾讯视频分销。

2月21日,有媒体称,乐视体育总裁张志勇、COO于航将于近期离职。

2月25日,乐视体育被曝成为中体产业的接盘公司之一。

2月28日,亚足联宣布,终止与乐视签订的亚冠联赛、世界杯预选赛以及亚洲杯的转播权合同,转与中超版权商体奥动力签约。体奥动力有着华人文化的资金背景,同时也是乐视体育B轮投资方之一。乐视体育向会员发出道歉信,承诺补偿半年会员。

3月2日,PPTV聚力宣布接手中超独家版权,此前为乐视体育独播未遂。

乐视汽车业务

1月18日,乐视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宣布,因参加CES展会,消耗了大量资金与资源而不得不停产,重启生产时间待定,这是法拉第未来首度承认面临财务危机。

1月18日晚,法拉第未来微博澄清:内华达工厂项目进展顺利,第一阶段施工结束,已准备启动第二阶段建设工作。

1月19日,媒体称贾跃亭在1月初已决定,将为乐视的汽车业务进行新一笔融资,金额约10亿美元。

1月24日,视觉特效公司The Mill Group宣布起诉法拉第未来,称后者拖欠180万美元的设计费用。

2 月 16 日, 法拉第未来宣称:内华达工厂一期工程的第二阶段启动 ,并开启招标竞标流程。

很抱歉,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本站暂时关闭评论,欢迎移步至品玩App发表您的评论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
brand

PingWest品玩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