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眼中第二位“不合格的高管”是谁?

若总裁冯幸去职,乐视移动里的联想系高管也很可能遭清洗。

贾跃亭正在逐步兑现自己“清理高管”的诺言,根据PingWest品玩得到的消息,贾的矛头所向的下一个对象,是乐视移动。

乐视移动总裁冯幸被调离,张志伟接手

近期本已处于舆论漩涡中的乐视移动,确实有点“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一方面,乐视方面因22日以来乐视移动被高通、联发科停止供应芯片的消息而不得不焦头烂额地辟谣,另一方面,乐视移动内部异动已经引起多方注意。

PingWest品玩从接近乐视移动内部的人士得知,此次即将宣布的人事调整计划,涉及面如下:

冯幸不再担任乐视移动总裁职务,有传言称其将转任“运营商总裁”,或“其他虚职”;

乐视生态销售与服务平台总裁张志伟将接任冯幸的“乐视移动总裁”一职;

乐视致新总裁梁军将全面负责乐视电视和手机的生产、研发和供应链事务。

乐视内部人士告诉PingWest品玩,此次人事变动早有先兆。现任乐视移动总裁的冯幸主要职责是负责销售和售后业务,但在2016年11月10日,被委任为“乐视生态销售与服务平台总裁”的张志伟,接手了乐视手机的销售和运营工作,从那时起至今的半个月中,冯幸被“架空”已是既定事实,而有名无实的冯幸此时离开总裁的职位,并不意外。

对于冯幸可能担任的“运营商总裁”一职,熟知乐视业务的人士也表示了不看好:“首先,冯幸从乐视移动的市场和售后核心部门,转而对接运营商部门,就是被边缘化;第二,在乐视移动本就有与运营商合作的部门,因此这个运营商总裁的title有名无实。”

冯幸为何会被换掉?

冯幸是一名IT和互联网老兵,1994年起即加盟联想,后任联想MIDH中国业务部总经理,2013年在带领联想手机部门实现4000万-5000万部手机销量的成绩,2014年4月调任联想云服务集团,负责虚拟运营商业务,2015年1月加盟乐视任乐视SVP与乐视移动总裁。

如果消息属实,冯幸将成为乐视控股亚太区总裁莫翠天被免职后,乐视内部的第二名被免高管。在乐视宣布超级手机销量超过1700万台、冯幸获得“2016中国手机产业年度风云人物奖”之际,传出移动部门换帅的消息,不能不令人意外并追问:贾跃亭为何下决心清理乐视移动部门?

“乐视移动有九成员工来自联想MIDH。”熟悉乐视的人士告诉PingWest品玩,“大部分联想系员工做PC经验较多,但对手机业务并不熟悉,联想系国企风格浓厚,联想手机最风光的时候也就是运营商时代造就的,如今乐视手机营销的打法上也太倚重运营商。”换言之,以从业经验和营销手段来看,追随冯幸入职乐视移动的联想系员工,做事并不性感。

内部派系争胜也成为一大疑点。事实上,近年来乐视四处挖角的高管引进战略,确实令高管来源成分越来越复杂,在移动硬件领域就有以梁军、冯幸为代表的联想系,刘江峰、高峻为代表的华为系;莫翠天、马麟为代表的魅族系等,而电商系中,除了原京东黑电事业部总经理张志伟一路顺利外,来自原凡客诚品品牌营销VP杨芳和原当当CMO郭鹤等就没有那么幸运。联想系长期占据乐视移动决策层,也是本次高管变动的诱因之一。“这次冯幸的离开,很难说没有派系斗争的背景。”乐视内部人士分析说。

换帅之后,乐视移动将面临什么命运?

创始人或最高决策者往往决定一个团队的风格与天花板,换帅之后,乐视移动将不可避免地由内而外出现变局。

 清洗联想系。由于裙带关系,乐视移动相当一部分人马都由冯幸从联想MIDH部门带来,如董志和崔战良。其中,董志此前担任联想集团联通业务总经理,现出任乐视移动销售副总裁,崔战良此前担任联想集团运营管理总监,现出任乐视移动运营管理总经理。

覆巢之下,难有完卵。此次乐视移动换帅,也意味着乐视的移动部门或因冯幸的调离而开启清洗联想系的大幕。不过,“梁军虽然是联想系,但目前比较安全。”乐视内部人士分析道,目前还没有谁像梁军一样熟悉乐视的电视、手机的研发、生产和供应链业务。 贾跃亭虽然11月6日公开信中担忧供应链,但乐视内部人士一再对PingWest品玩表示:“梁军虽然是从国企氛围浓厚的联想出来的,但他非常专业,也很得老贾赏识。他很安全,老贾不会动他。”

乐视或放弃“乐视+酷派”双品牌战略。在以28.8%持股比例成为酷派第一大股东之后,乐视拥有了超级手机、酷派双品牌业务,官方宣称将在2016年实现5000万-6000万的销售目标,并于2017年完成破亿的销量。但梦境往往与现实大相径庭,11月18日在港交所上市的酷派发布了年内第二次盈利预警:

预期公司截止12月31日的2016年年度业绩将亏损30亿港元,而去年同期的盈利为23.25亿港元。

酷派的日子并不好过,按照公告所公布的情况,酷派在下半年仅发布了一款新机,而前十个月的大部分精力都用于“清库存”。酷派官方并未公布预期出货量或销售量,但按照目前并不乐观的情况,加上乐视手机1700万的销量,想完成今年的销售目标,难度挺大。

在发布第一部手机之初,乐视曾曝光了多家同行的BOM成本,激起业内轩然大波。如今乐视每卖一部手机也都在亏钱,“估计单部亏损300-500元左右。”一位手机行业人士告诉PingWest品玩,“绝不止100-200元。”目前屡曝资金紧张和供应商欠款的乐视恐怕无力支撑手机部门的“双品牌”现状,乐视内部人员指出:“在老贾面前,弱化乐视移动,强化酷派的可能性越来越大。”

下一个失眠的高管将是谁?

贾跃亭曾在11月6日公开信中表示将“对不合格的高管要坚决清除出队伍” ,至今不到20天,第二位高管免职的消息已呼之欲出,我们在《贾跃亭还上钱了吗?并没有,但是同学“信得过他”》一文中曾预言:“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上百名VP、SVP和事业部总裁,难免有几个会失眠。”如今,时间或许会证明,贾跃亭清理高管的速度可能会越来越快。

另有消息显示,乐视年底考核将采取“末位淘汰”,淘汰比例为10%,这意味着,也许还有一拨普通员工离职潮正在酝酿。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