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乐见】论记者与编辑的各自修养

【从《情深深雨蒙蒙》看民国时期上海报业情况,何书桓是个有理想的特稿记者】

“好记者”或许本来就是一个不存在的概念,更多的时候这个行当的专业属性正是在于不停地要取悦于人却又不可得;这又是一个迫切地需要名声的行当,而名声的获得通常又来自于失控的人言啧啧——年轻的天才一稿成名,却被攻击为冷漠不仁;名满江湖的老一辈去赚上几个钱,又成了背弃理想的笑谈。于是,行当里面的人开始了自我催眠与安慰:从“铁肩道义、妙笔文章”,到试图成为别人的良心或者引导舆论,再到理想与情怀,最后实在没辙,还能说是“木秀于林”和“行高于人”。

在何书桓老师叱咤风云的时候,这个行当应该还在信仰着最初级的“铁肩道义、妙笔文章”。在何老师的身上,有情怀、有理想、有抱负,眼高手低、不畏权贵,年轻、单纯、幼稚,没有一点人生经验,简直就是一个“好记者”的标准肖像。这样的老师,即使放到今天,也是满街满巷——在最贴近现实和当下的行当里做着最理想化的白日梦。不过,一切都不妨碍何老师成为大家的偶像:你想,多牛逼的记者才能泡上林心如那样的女友啊……

文章来源:严肃八卦,《从<情深深雨蒙蒙>看民国时期上海报业情况,何书桓是个有理想的特稿记者

【专访《天才的编辑》作者:没什么能比一本书更重要的了】

在上面那篇文章中出现了两家具名的媒体:一家是中国新闻事业史上绕不开的老字号,另一家则是如今毁誉参半的此文出处。相比记者,编辑,尤其是书籍编辑的工作的确更加沉稳与厚重。在我见过的靠谱出版社编辑中,有不足而立的女子和年过天命的大叔,无一不魅力非凡。

至少截至目前,我们的文明传承大部分还是依靠着这个行当来付诸于纸墨,或是电子墨水屏幕。曾经,亚马逊宣称未来的出版业将不再有编辑环节的存在,在这之后,他们尝试的几个作者和发行直接对接的自出版作品,无异于灾难。有什么能比一本书更重要呢?有,那就是书的编辑。

文章来源:澎湃,《专访<天才的编辑>作者:没什么能比一本书更重要的了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