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乐见】监狱和异国,不知作何选择

【流亡者】

在二战的中国战区,民族对抗却不只存在于中日之间。朝鲜半岛被日本吞并之后,一批韩国人在上海的马当路302号建立了韩国临时政府。由于本来就没什么有生力量,这个临时政府的主要战争任务就是暗杀日本要人。历史从不等人,战争过去了,政变过去了,各自建国也过去了。而那些为临时政府效忠的流亡者和刺客,却永远留在了异国他乡。流亡者的后代还是流亡者,刺客的后代已经不是刺客。

这群特殊的韩国人依然生活在上海,就像胡佩荣常说的:“我是韩国人,却不会说韩国话。”

文章来源:正午,《流亡者》

【聂绀弩:怀监狱】

有人选择流亡,有人选择入狱。

鲁迅说过:北京模范监狱,许多条件,有的条件比外面还强,只有一个条件不好:不自由!

聂绀弩常常怀念监狱,也常常对别人谈监狱。撇开一切方面,他专讲他所经历的,他所怀念的监狱的好的方面。监狱在不仁慈中有它的仁慈的东西,有很仁慈的东西。在这里,聂绀弩只谈好的、仁慈的方面。

文章来源:黄灿然小站,《我荐|聂绀弩:怀监狱》

题图:站酷海洛创意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