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乐见】美化或丑化世界,都是一个技术活儿

【盖·特立斯:像一个骄傲的裁缝那样写作】

盖·特立斯又一次在国内声名广播,始于这两年间几枚对其模仿(或称为向其“致敬”)的杂志文章,以及更多的对着模仿品的模仿或向着致敬者的致敬。而无论“模仿”,还是“致敬”,都与技艺无关。在“手艺”一词泛滥的同时,我们对于匠艺的理解,实际上是从曾经的丰沛又堕落为贫瘠。

举个例子,罗粉的嘴脸固然荒诞,嘲笑罗永浩的匠心,却也必然之中的世风日下。

文章来源:时尚先生,盖·特立斯:像一个骄傲的裁缝那样写作

【小三劝退师:我不是欺骗她,我是帮助她】

事不关己的嘲笑和卫道士们的批判同样不属于技术层面的东西,那属于勇气,看客们的生存法则和生理快感通通来自于一种“光屁股捉贼”似的体验——胆大,不要脸。

文章来源:端传媒,小三劝退师:我不是欺骗她,我是帮助她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