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乐见】热爱和快乐之于流亡者的存续

【贾樟柯讲的是流亡者的故事】

今天是世界华人瞩目的一个重要日子,习近平先生和马英九先生会见于狮城新加坡,但我却想推送两篇关于两岸电影导演的文章。

贾樟柯的声誉从来就不是因为他的作品数量和票房。

“故土是贾樟柯一直在表现的主题,片中刻意呈现的三个时间段并没有让《山河故人》与之前的作品有更多的区隔。像是《天注定》中的打工青年一般,人物们走出故土成为流亡者,生存状态与成长状态都在离开故土的那一刻被中断,自我和过去的联系也被掐断。这是异乡者们和故土之间的裂缝,或许也是贾樟柯的中国元素和国际话语之间的裂缝。”

文章来源:虹膜,《贾樟柯讲的是流亡者的故事

【再见杨德昌:“做的不是自己热爱的事,怎么会快乐呢?”】

杨德昌跟贾樟柯并不是一个世代的导演,前者也已经去世多年。但无论原因是政治还是经济,剧烈的社会变动使得他们的作品之间存在共通之处。

“杨德昌是一个对时代有某种抱负、某种使命的人,有一种游子心态,希望有一天能够对自己的时代、自己的朋友、自己的族群有一个很真诚的交代……《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里的黑社会浪子会看《战争与和平》,那里的少年的歌声永远很清纯。”

另外,杨德昌二十年年从影经历,产出的作品数量反而更少。

文章来源:后现代,《再见杨德昌:“做的不是自己热爱的事,怎么会快乐呢?”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