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bu乐见】刺耳的声音不见了?中国调查报道的冬天

【刺耳的声音不见了?中国调查报道的冬天】

28年前,1987年5月,大兴安岭发生了一场特大火灾,造成巨大的森林资源和生命财产损失。

那年,共青团中央机关报《中国青年报》四位记者,在头版头条连发三篇深度报道《红色的警告》 《黑色的咏叹》《绿色的悲哀》

同年7月,中宣部印发《关于改进新闻报道若干问题的意见》。其中第五条规定:“重大自然灾害(如地震,水灾等)和灾难性事故,应及时作报道”。

一度被视为“雷区”的灾难报道得到了思想解放。《中青报》的“三色报道”在当年荣获全国好新闻特等奖。

那年被称为中国深度报道元年。

好景永无太长,情况急转直下。

2004年,南方某报纸一篇报道对当地政法系统造成冲击,引起的报复性举措,使得总经理、总编相继入狱;北京奥运当年汶川地震惊世惨剧,媒体对救灾建筑“豆腐渣工程”进行的报道被收紧甚至直接拿下;2013年,以专业的深度报道为世人所知的南方周末,也没能在深度报道沉沦的大趋势中得救。

2015年6月底,沉寂多年的前南方周末资深记者朝格图刊发了一篇特稿。就在2天前,他选择了跳楼自杀终结自己的生命。

10年前的那個江湖,調查記者以兄弟相稱,他們互通有無、行動一致,希望用自己的報導行俠仗義。

10年后,調查記者发现報導做不了、發不出,比這更大的打擊是──他們發現社會並沒有因為他們的報道而發生改變。

【刺耳的声音不见了?中国调查报道的冬天】文章来源:端传媒;作者:吳婧


【如何看待8月13日天津爆炸事件后召开的新闻发布会?】

这篇没什么好说的,一句话简介吧:

对天津爆炸事件新闻发布会来一场严肃八卦。

文章来源:知乎;作者:匿名用户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