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乐见】在培养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上,常青藤和中国精英大学是一丘之貉

【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和常青藤的绵羊】

钱理群钱老曾经指出,中国的一流名校教出的都是一帮“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美国常青藤联盟之一的耶鲁大学也有一位教授威廉·德雷谢维奇(William Deresiewicz),著书抨击了常青藤名校在过去近百年的时间里,招募并教出了一群“优秀的绵羊”,这本同名书籍已经在去年出版发行。和“精致的利己主义者”相比,“优秀的绵羊”并没有好听到哪去。

具体来说,这些出身于精英家庭的学生过五关斩六将,得以进入名校,之后用丰富的课余生活、实习经历和学业绩点来证明再次自己不愧于精英的名号。但实际上,他们当中的大多数人却并没有像外界想象的那样,成为改变世界的精英、各行各业的翘楚。

人们以为,常青藤联盟都是讲究多样性的大学。有人去研究古生物学,很多人致力于机器人技术,很多人苦学政治一心救国,很多人毕业后去了乌干达扶贫。但其实,学生们慢慢发现真正值得选择的职业只有两个:金融和咨询。有统计发现,2014年70%的哈佛学生把简历投到了华尔街的金融公司和麦卡锡等咨询公司,而在金融危机之前的2007年,更有50%的哈佛学生直接去了华尔街工作。对比之下,选择政府和政治相关工作的只有3.5%。在培养“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上,常青藤联盟和中国的一流大学其实是一丘之貉。

请阅读美国科罗拉多大学物理系研究员万维钢的这篇文章:《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和常青藤的绵羊》


【My Pixelated Fantasy……】

由PingWest品玩推出的#今日乐见 这档栏目,极少推荐自家作品。

不过我今天想要非常骄傲地再度推荐一次,《朱纪桦:一场8-bit的白日梦》一文,作者是我的同事冯尚钺。

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的生活基本要素,除了食物、水、优雅且富含知识的文字,以及动人的旋律之外,加上了“像素”这个东西?

像素,是你唬弄父母购买的小霸王学习机,也是《我的世界》(Minecraft)里的每一颗树、每一条小狗,和每一个僵尸。它是构成当下所有被数字化的视觉内容的最基本元素,活在数位生活里的每一个人,每天的工作与生活都离不开它。

但如果,我们每个人都只是造物主的玩物?有没有可能,对于祂来说,我们其实只是他的屏幕上,一个又一个的像素?

pixels_movie-wide

我甚至有点希望,这不是我们的一场白日梦——真是奇怪,为什么会有人希望自己被像素化?

如果你也曾有类似的念头,不妨阅读PingWest品玩作者冯尚钺的《朱纪桦:一场8-bit的白日梦》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