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淘品牌”给阿里巴巴和工商总局的公开信:假货那么多,到底是你们谁的错?

这次淘宝和工商总局的大战,一时把“淘宝有没有假货”和“打假是不是只能靠淘宝”这两个话题又翻了出来——初始淘宝觉得委屈,工商总局也不让步,两边吵得热闹。而在工商总局局长会见马云之后,双方看起来要握手言和了。但是假货的最大受害者,实际上却是被仿冒的品牌商和被蒙骗的消费者。很遗憾,他们的声音此前却未被倾听。

位于深圳的移动电源设计制造商乐泡,就是被假货坑得很惨的初创品牌之一。尽管远在硅谷,但是当他们了解到淘宝和工商总局大战之后,还是找到了PingWest品玩,讲述了他们创立四年后,被假货逼的不得不跑到美国来重新开始的故事。

以下由乐泡CEO范峻苹口述,PingWest品玩整理:

我们乐泡其实是一个成长于天猫和淘宝的品牌。一开始,在2011年的时候,我们开始做乐泡,主要是想做有设计感的、质量好的移动电源,主要渠道就是淘宝,我们供货给很多淘宝卖家,他们去卖。老实说,我很感谢马云和淘宝——以前做硬件和品牌,都要有资金去压货、做渠道,小公司根本做不起来,但是现在有了淘宝,也就给我们这样的小公司很多机会。可以说,我们就是个“淘品牌”,没有马云和淘宝,就没有乐泡。

在2012年的时候,我们的名气做起来了,有自己的产品定位和优势,很快就有了粉丝。但是我们的研发成本高,所以价格也很高(PingWest注:乐泡的产品价格从100多元到300多元不等),等到2012年的时候,我们开始发现有假货,有价格很低的产品出来,比我们的出厂价格还低一半,买过来对比发现,全是假的。

到后来,假货越来越多,我们看不下去了,开始向淘宝投诉。淘宝有一整套打假系统,通过系统我们可以投诉,但是流程非常麻烦,我们要先把假冒产品买下来,拍照,交易纪录也要截图,然后上传资料申述,整个流程走下来,差不多要1个月。最后淘宝会删除假货的链接和资料,然后给卖家扣分,但是一次售假只被扣12分,要扣到48分才关店,而且开一个店只要1000元的保证金,对那些卖假货的商家来说,关店了重新开一个店就行了,根本没有什么损失。这根本没有办法阻止假货的出现。

但即使是这样,我们也没有别的办法,还要继续投诉,但是后来,想要发展到后来,想要投诉,还得先和卖假货的淘宝店家“斗智斗勇”。

因为要去淘宝投诉,就必须要先去卖假货的店家那里买一个产品,作为证明。结果我们投诉了以后,那些卖假货的卖家就不再发货给我们这个地址,有时候发货了,只寄一个空盒子过来;我们就只好找朋友,用另外的地址帮忙买;到最后,那个商家只要看到是深圳的地址,就都不发货了。假货卖家们甚至嚣张地打电话过来威胁我们说,“你们给我小心点,我会来收拾你们!”

所以,到现在淘宝上90%的所谓“乐泡”电源都是假货,假货卖的比真货要多得多,非常过分。但是,我们也想表扬一下天猫,天猫做得非常好,规则很健全。天猫商家要交大额的保证金,在上面卖假货的违法成本是非常高的,所以我们天猫上从来没有假货,一件假货都没有。

但这只是一方面。除了卖假货的商家以外,还有造假的工厂。有的时候被逼急了,我们还要去暗访。有一次我们的一个员工,在一个工厂里潜伏了三个月,直到把那个厂家整个接假货订单、制假并发货的过程都拍下来,才敢报警,最后和打假公司联手,才把那个造假窝点端掉。

我们都被逼到要自己去卧底了。但这样时间太长、风险也很大,而且和打假公司合作,至少是5万元起,假货点那么多,光靠我们,也没有太多办法的。

但是也不能说就是淘宝的错,也不是其他电商平台,在现实中也一样,我们曾经发起过法律诉讼,打了7、8个月的官司才胜诉,成本非常高,虽然最后胜诉了,但是执行起来也非常难。造假的人只要搬走就行了,基本上也就没有办法执行了。

现在我们有一个专职的员工和一个外包的律师团队专门帮我们打假。每个月我们要花5千到1万元来买假货、举证,而对于乐泡来说,一年的销售额也就只是5000多万人民币而已。在假货上面花的时间、精力和成本,已经太多了。

大公司有大公司的维权部门,这对初创公司来说是很难的。无论是国家还是淘宝,对于大品牌都更重视一些,比如处理三星和苹果的假货,打击力度都会比较大,一见到就删,但是对于我们这种初创公司来说,我们的维权和他们的维权,是两个概念。

中国市场假货太多,我们一个小公司也没有办法,后来我们只好决定搬到美国,开始转向做美国市场。假货就是其中一个原因。现在我们的年销售额达到了1000多万美金,预计美国市场将会占总销售额的一半。

其实美国也有假货。但是在美国,对假货管得很严,违法成本是非常高的。比如说,在Amazon(美国亚马逊)上售假的话,后果是很严重的,我们投诉的话,基本上一个星期就可以处理掉,而且Amazon账号里的资金会直接冻结。但是淘宝就不一样,淘宝店账封了,支付宝账号是不挂钩的,所以商家们也不怎么担心。eBay上假货也很多,但是它比淘宝好的地方在于,商家维权成本很低,它有一个后台系统专门处理假货问题,链接提交上去,只要1-2天,假货就被处理了。

其实假货不是中国现象,在全世界都有,但是都是中国公司在造假卖假。华强北已经有了一整个假货产业链,可以买到我们乐泡的壳、说明书等等各个零部件,自己一组装就可以了;我们也在美国打过官司,有一次,我们告了一个卖我们的仿冒品的商家,去取证的时候,直接到对方仓库里一看——全部都是中国人!

还有一次,我们在2013年参加CES(PingWest注:CES是世界最大、影响最为广泛的消费类电子产品展),甚至是在我们的展台20几米远的地方,就有一个展位在卖假的乐泡产品,我当时气坏了,和对方吵起来,对方甚至还敢对我动手。他们都是中国人。

我们这次站出来说话,不是想抱怨淘宝,相反,我们很感激淘宝感激马云,没有他们就没有乐泡。但是,我们这种初创企业,受假货影响最大,也实在找不到其他办法,只是想把自己经历的说出来。打假不仅仅是阿里巴巴的事,我们也希望提出一些建议,比如让品牌可以参与进来、有明确的假货管控权,让那些加大售价商家们的违法成本,也多鼓励消费者参与等。

我们写了一封公开信,也希望工商总局和阿里,可以听到我们这些初创企业的声音。

lepao1

lepao2

 

题图来自Shutterstock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