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开发了一个共享男女朋友的App…

我和我的朋友粥煲都是记者,由于职业的特殊性,我们总会在深夜无人的朋友圈相遇,互诉衷肠,吐槽工作压力大写不出稿要交稿没有性生活出门喝杯酒不干了创个业吧之类的话题。然后又乖乖回去写稿,熬到天明。

一个周二的凌晨两点,我和他又因为各自在家中,实在写不出稿子挠脸,坐在了我常去的酒吧里。整个酒吧这个点只有我们两个人,老板面带微笑,那微笑就像从密封八年以上的白橡木桶中取出的一样。由于我长期饮酒,倒是很难醉,身边的粥煲早已半趴在吧台,表情实为痛苦,连我都有些不忍。背景音乐里放着 Frank Sinatra 的或是不管谁的歌。

也不知道怎么的我们就讨论到了个人问题,男女之事,粥煲嘴里嘟嘟囔囔继续趴了几秒,我探着舌头把最后一点焦糖布丁酸吮吸完。突然,他一个激灵坐起来,腰板就像被小学班主任从背后盯着时一样笔直,眼睛直勾勾看着我,胸口有些上下起伏,大口喘气。我把杯子轻轻放下,等他冷静下来,开口、说话——快送我去医院。

“翔翔,我想到一个创业的好机会,咱们,别干了,去创业吧!”

我侧着头看着他,“啥玩,说!”

“男女朋友共享 App,无论直弯,都可以在这里交换伴侣!现在共享经济这么火,我们肯定能走向人生巅峰。”

就这样,我和我的朋友粥煲创业了。

换换——用共享经济解决最后十八厘米的出行需求。

换换的用户注册必须先提交两个人(一对情侣)的资料(头像、身高等数据),经过我们的人工审核。还要填写我们定制的换换测试,用于表明你们这对情侣确实是希望参与到共享男女朋友计划,测试及格后才能使用我们的 App。

当您成功通过我们的测试,便可使用了。每个用户必须使用自己的真实头像或者视频头像(必须用换换拍摄无修图自拍),为自己张贴兴趣标签,还可以绑定自己的芝麻信用分。

WechatIMG9

根据地理位置进行快速匹配,可在设置界面调节年龄、距离、男女的偏好。左划不喜欢,右划喜欢,匹配成功后,四方会自动生成一个聊天室。所有已读消息都是会在十二个小时内消失的,支持图片、视频阅后即焚。

WechatIMG8

付费用户可以享有匹配时,发送给喜欢的共享对象红包的功能,对方一旦接受红包金额,双方即可自动生成聊天室。

本平台禁止截图,一旦截图被监测到,不仅对方会收到提醒,截图的用户会被禁止使用十天,两次便会被终身禁止使用。

就这样,我们的换换正式上线了,我们注册了一个“ KonwMyself ”的公众号,写了一篇《两个人关系长久的稳定一定需要妥协的平衡》,结尾植入了我们的换换 App。未曾想到的,文章迅速直奔十万加。无数中产阶级拍手称快,说换换引领了新时代的性启蒙,解放思想。我们非常骄傲,同时拉黑了指责我们的人。

一个伟大的产品的诞生必然要伴随争议,我和粥煲眼中的革命之火熊熊燃烧,相视、双手紧握。上线首周,申请注册的用户竟然达到五十万。投资人惊了,生怕错过下一个独角兽,我和粥煲租下用于办公的小破居民楼旁的咖啡厅,炸了,全部都是西装革履等待约我们见面的投资人。

和我们谈条件的时候,投资人手里紧紧攥着,左顾右盼,防止被同行偷听,附到我们耳边说了能开的条件和额外“优惠”。我和粥煲毕竟采访过不少人,表面上挺淡定的,我抿了口刚开瓶的柠檬味巴黎水,皱了皱眉头,低头假装沉思,再慢慢抬起头来,仿佛用尽了全身力气,说,我们再考虑考虑。其实我们心里早已开心地炸了好几个大呲花,这么多钱,做记者一辈子都赚不到好么,早知道这么简单早创业了。

本来还在指责换换的共享男女朋友的媒体们看到了热点,顿时改变了立场,我和粥煲的微信炸开了锅——全都是约采访的请求。听说还有不少媒体人受此事影响,把辞呈已经拍在了主编和老板的脸上。

在一番抉择之后,我们获得了嘟嘟出行的数千万美元 A 轮投资,估值过亿。

嘟嘟出行投资副总裁表示,换换这样的共享经济,解决的就是用户最后十八厘米的问题,这将成为一个新的入口,这个市场和嘟嘟天然互补。其发展速度也证明了其自身的价值。嘟嘟和换换有许多共性的理念也都是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战略以及共享经济的受益者和践行者。

嘟嘟与换换将在技术、大数据、运营、移动生态体验等领域展开深度合作在产品创新和用户体验改善方面实现有效协同。未来在嘟嘟平台上用户有望直接体验到换换的服务。

希望每一个嘟嘟出行的用户都可以注册成为换换的用户,成为共享男女朋友经济的受益者,享受着大众创业、万众创业的红利。

….

就这样,我和粥煲成为了成功的创业者,过上了富足的生活,每天吃着最高档的餐厅,喝着最名贵的酒,每天开着不重样的跑车。换换也成为了公认的下一个百亿美元独角兽。

一个下午,我和粥煲躺在佛罗里达巴拿马城海滩看日落,身边放着老式唱片机,漆黑的表面旋转播放着安全地带的那张《抱きしめたい》,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听这张虽然特不合时宜,但是我就是喜欢这么做,创业就是为了能够随心所欲的这一天。

落日余晖映照在我们小麦色的脸庞上,粥煲好像突然想起什么,推开墨镜,扭过头来。未被太阳照射过的皮肤在粥煲的脸上留下两块墨镜形状的轮廓,尤为滑稽。我憋住不让自己笑出声。

粥煲没有理会。“我才发现,我创业这么久了,从来没用过我们换换的服务。”

“因为你根本没女朋友也没男朋友啊。怎么参与共享?”

粥煲和我,顿时脸上没了笑意。

“换换将不再更新,也不会再提供服务。”我和粥煲更新了 KnowMyself 公众号的第二篇也是最后一篇文章。

封面图片来自站酷海洛创意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