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泳队成员陈欣怡药检阳性,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更新:国际体育仲裁法庭认定陈欣怡尿检呈现禁药阳性。她将被取消本届奥运会资格。奥运会之外的处罚将由国际泳联决定、中国泳协执行。中国泳协表示尊重处罚决定,并将对这一事件进一步调查,依法依规对相关人员进行严厉处理。

这可能意味着陈欣怡将错过在最佳年龄游出更好成绩的机会,基本等于告别职业生涯。至于其他责任人,目前尚未有进一步调查结果。


8 月 12 日是联合国倡导的国际青年节,但就在这天,中国的一位青年却被人发现做了不该做的事情。国际奥委会查出中国游泳运动员陈欣怡血检阳性,成为了本届“药味十足”的奥运会上第一个被官方怀疑服药的运动员。

陈欣怡今年 18 岁,曾在 2013 年全运会获得 4 金 1 银,2014 年仁川亚运会女子 100 米蝶泳金牌并打破亚运会记录。因为在全国游泳比赛暨里约奥运会选拔赛中的优秀表现,陈欣怡拿到了里约奥运会的入场券。遗憾的是,无论这些过往成绩多么辉煌,只需要一次禁药丑闻,就能在瞬间失去绝大部分的意义。

她吃了什么禁药?是兴奋剂吗?怎么被查出来的?为什么游泳军团成为了兴奋剂的重灾区?

风波中仍有很多值得讨论的地方。明确这些问题的答案,显得比以往任何一个时间都更加重要。

 

陈欣怡服用了什么药物?

 

国际奥委会、中国泳协和新华社等多个信息源已经可以确定,陈欣怡被查出血检阳性的药物是“氢氯噻嗪”。这种药在医学上可以治疗水肿、降压。

媒体报道大多这样形容这种药品:氢氯噻嗪属于利尿剂,本身对运动没有促进作用,但它可以起到遮盖兴奋剂的效果,所以确实在世界反兴奋剂组织的禁药名单中。

20160812143507

它可以加大尿液排出量,产生减轻体重或稀释尿液中的违禁药物的效果,因此被世界反兴奋剂组织列入到禁药名单当中,归到“利尿剂以及其他兴奋剂掩盖物”类别里。

根据该组织 2014 年的统计数据,这类禁药的全球运动员疑似服用个数达到 389 例,排名第三。排名第二的是 474 例的“刺激剂”,“合成代谢类药物”以 1479 例排名第一。

 

她怎样服用的氢氯噻嗪?

 

祸从口入,氢氯噻嗪是一种口服类药物。

根据维基百科,氢氯噻嗪属于处方药。和普遍存在于午餐肉、火腿肠等肉类食物中的瘦肉精不同,运动员几乎不可能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误服这种药物。

 

怎么查出来的?

 

目前,兴奋剂和禁药检测手段已经十分进步,不光可检测到的禁药种类已经多达上百种,检测能力也有极大的提升,即便是在尿检之前半年甚至更长的时间里服用过禁药,都有很高的可能性检测出来。

前面说的情况基本都已板上钉钉,但还有很多情况需要讨论和明确,比如本次禁药风波的查明过程。

对于这件事,中国官方媒体报道跟国外媒体报道口径存在较大的不同。

新华社以及大部分中国媒体援引中国泳协的口径,称陈欣怡在 8 月 7 日里约奥组委实施的赛内兴奋剂检查中被查出 A 瓶氢氯噻嗪阳性,而一些国外媒体的报道,包括最先报道此事的巴西本地媒体《圣保罗州报》,则援引国际奥委会和世界反兴奋剂组织的消息源,称陈欣怡是在里约之前的赛外血液“飞检”(突然随机检查)中被查出氢氯噻嗪阳性,而且“血液药检样本不是在巴西采集的”。

chenxinyi

陈欣怡在全运会上

这两种口径意义不同,最终也会影响调查结论。举个例子,如果是赛内检查,无论陈欣怡怎样申诉,最后第一责任必然会落到她本人身上;而如果是赛外“飞检”查出阳性,有极大的可能性是陈欣怡在训练和备赛阶段就已经服用了药物,最终游泳队/中国泳协的主要责任将不可避免。

《圣保罗州报》报道,陈欣怡和中国泳协最早在 9 日就被告知了药检呈阳性,但均未公开表态。当天,陈欣怡在 100 米蝶泳决赛中获得第四名,与第三名仅相差 0.07 秒。当此事传遍媒体之后,中国泳协才出面确认。

关于违禁药品,国际惯例是无论比赛时、赛前,备赛阶段还是日常训练,运动员都严格禁止服用这些药物。各国运动管理部门,包括中国国家体育总局和泳协,都曾对这一规则表示支持或默认接受。

 

接下来怎么办?

 

业界使用氢氯噻嗪和其他药物制成复方药用于降压

业界使用氢氯噻嗪和其他药物制成复方药用于降压

对于运动员的兴奋剂检测,都要检测 A、B 两个瓶的样本。现在陈欣怡的 A 瓶检测结果为阳性,但兴奋剂检测实验室还会在监督下,开启 B 瓶尿样进行复查。只有当检测结果也是阳性时,才可正式认定使用了兴奋剂。

目前,陈欣怡已经上诉并申请召开听证会。国际奥委会在等待 B 瓶结果的同时,会继续审核陈欣怡的服药是否有正义性,也即判断服用的原因是为了利尿,还是真的为了掩盖曾服用的其他违禁药物。

如果 B 瓶依旧取得阳性结果,且国际奥委会和涉事运动员之间无法达成一致的话,案件将会移交国际体育仲裁庭审理。当该庭给出判决,且无异议时,国际奥委会才会给出处罚措施。

如果陈欣怡被认定服用兴奋剂,她将面临怎样的处罚?

 

理论上,在正式结果出炉之前,涉事运动员依然可以进行计划中的后续比赛,但奥运会的惯例是运动员会为了避免丑闻而不参加。当地时间 12 日下午,陈欣怡缺席了本应参加的 50 米自由泳预赛。

20160812191354

DNS=Did Not Start

如果被认定服用兴奋剂或禁药,就本次奥运会来说,陈欣怡将被禁止参加结果出炉之后的所有比赛,等候世界反兴奋剂组织的处罚建议,以及国际泳联的处罚决定。处罚措施可能包括禁止数年内禁止参加国际和国内比赛,但需要中国泳联最终实施处罚。这可能意味着陈欣怡将错过在最佳年龄游出更好成绩的机会,基本等于告别职业生涯。

为什么游泳军团成为了兴奋剂的重灾区?

且不说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孙杨事件,有媒体统计,在1990年之后,超过40名中国游泳运动员被查出服用兴奋剂,这个数量是同时代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游泳运动员使用兴奋剂人数的3倍。

西方国家体育制度大多为市场体制,首先非职业运动员的比例不低,其次在成熟的市场条件下,不少运动员都是自行或者在私有单位(比如大学)进行训练,奥运会时报名,国家奥委会不强制个人参加;而在中国的举国体制下,大部分运动员都是职业运动员,都由国家选拔,他们服从教练和上级单位的命令,使用国家提供的设施训练,参加大赛并获奖,荣誉由自己和国家共同享有,获得的奖金以及其他广告代言等商业收入也要按比例上交国家。

这也造成了中国运动员变相意义上的“国有资产”身份。国家选拔和培训他们付出的人力、财力和物力是成本,大赛上的奖金以及由金牌和声誉转化的国家软实力,再加上广告机会,则是收入。

中国泳协是这一制度的坚定拥护者,而与此同时,游泳也成为了中国近年来发生禁药丑闻最多的运动项目。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