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联姻”TCL,是互补还是相互蚕食?

小时候,晚上若没有TVB的电视剧“拌饭”,我是不愿吃饭的。

曾几何时,电视作为家庭的三大件,是我们生活不可缺失的一部分。随着PC以及互联网的普及推广,电视渐渐从日常生活中消失了,人们抛弃了这种只能单向交互的信息媒介。而近年互联网电视的兴起,人们手握遥控器便能掌控全网,令电视这个传统行业焕发第二春。

昨天下午,我在深圳蛇口见到了贾跃亭跟李东生。两人分别代表了两代中国电视的领军人物,从着装便能看出,一个是乔布斯装,一个则是永远大一号的西装。

508574194252498519

促成两人在深圳会面的,是一次停牌。

12月11日,TCL多媒体和乐视网发布公告,称因重大事项而停牌。停牌事项是乐视网出资近19亿人民币认购TCL多媒体新股,通过资本联姻,双方将在战略资源和商业模式方面形成多维度的深度战略合作。

根据协议安排,乐视通过乐视致新在香港设立的全资子公司投资约18.71亿人民币,以6.5港元/股的价格认购TCL多媒体新股3.49亿股。本次投资完成后,乐视网将通过乐视致新持有TCL多媒体约20%的股份,并向TCL多媒体提名2名董事。昨天下午,乐视与TCL在深圳举行战略合作发布会。

公开资料显示,TCL多媒体为TCL集团的控股公司,在香港独立上市,其核心业务为彩电。乐视致新为乐视网控股子公司,主营业务是电视、电视盒子等产品。

对于双方的“联姻”,资本市场并没有报以太大的期待。乐视网至今仍处在停牌状态,TCL多媒体14日复盘后收盘价为每股4.8元,乐视的认购价比之溢价约35.4%。谁予谁求,一目了然。

针对此次合作,贾跃亭表示, TCL是世界上最优秀的电视机品牌制造企业,TCL电视机全球出货量排名第三,更重要的是TCL是中国唯一的实现了在硬件产业链上彻底打通的公司。我们希望借助TCL强大的上游8.5代线生产能力以及全球化的供应链提供能力,加速乐视的生态的开放和乐视的全球化的进程。

李东生则表示,我们希望通过双方合作,把乐视在智能电视应用和服务,包括产品、商业模式方面的优势和能力和TCL在电视产业的能力进行很好的嫁接,建立一个互补双赢的商业模式。

简单来说,乐视希望TCL帮忙解决生产链的产能问题,以及满足其布局海外的需求。TCL则希望学习乐视电视的应用服务,推动其传统电视产业的转型升级。

在我看来,无论是乐视的生态圈,还是TCL的TV+,都是以电视机为终端展开的商业策略,先前的硬件配套(电视、电视盒子等)要做好,后续的用户体验与服务(视频、游戏等)也要做好。

TCL与乐视宣布,双方战略合作的意义在于二者在用户、产业和企业价值的有效互补和全面提升。互补多大程度会变成相互蚕食?这点其实不难预见。

就在不久前,李东生接受秦朔专访时表示,乐视、小米这类互联网企业进入电视的冲击很大。本来市场增长就不快,今年增长是个位数,可能不到5%,而这一块增长很小的市场又被他们(小米、乐视)分一杯羹。

TCL今年前三季度已卖出1200多万台电视,然而还是亏钱的。据TCL集团的Q3财报,TCL多媒体在今年1月-9月的销售额为194.94亿元,同比上涨4.17%,净利润-2.38亿元,同比下滑4.22亿元;这其中,互联网电视的份额占四成,中国与海外市场的份额约各占一半。

这个观点,在昨天乐视致新总裁梁军的回答也得到印证。对于一个互联网公司来讲,如果不能快速的扩大用户群我们就有可能失去太多的机会。中国的电视市场就是此消彼长,这个过程一涨一跌会使得我们在市场中得到很强的竞争力的体现。

梁军还透露,乐视跟TCL的合作,实际上很多个月前便已开始,从业务合作到战略合作,再到资本合作,是顺理成章。无论是TCL的工厂资源、屏的资源,和模组上游的资源可以帮到乐视。

此前被曝的延迟发货、擅改型号以及随之衍生而来对乐视供应链的质疑,或许能得到有效改善。

乔布斯发明iPhone之前,全球对iPhone的需求是零;但现在许多人都离不开iPhone。

在11月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会议上,习近平提出要“着力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供给侧,成为如今风头无两的热词。所谓供应侧改革,说白了,就是要在上游创新,创造新产品,创造新的服务,单纯从消费端已经没办法简单的拉动经济。

互联网电视,应当算供应侧经济的一个范例?他有创造新的需求新的市场吗?某程度上是有的。从最初的乐视、小米,到新近的微鲸、暴风等公司,再到TCL、创维等民族品牌,他们纷纷选择杀入互联网电视的市场,就是看准“客厅娱乐的需求被重新挑起来”这点。

尽管梁军一再强调,亏损不是主要问题(乃至乐视1S硬件亏本在卖),最重要的不是仅仅靠卖出去多少硬件来占领非常有效的入口,还希望能通过各种其他的途径快速扩大你的服务出口,和酷派的合作和TCL的合作都有这方面的目的。

回到此消彼长的市场,根据奥维云网(AVC)预测,2015年彩电市场的整体容量为4503万台,同比微增0.9%,而这个数字也将一直占据2014-2016年的彩电市场。乐视宣称去年已完成150万的销售目标,今年要达到300万的目标,明年是600万。换句话说,乐视要增加多少份额,相应的也要蚕食多少份额。粥只有一碗,分的人越来越多,胃口还在不停增加。怎办?

乐视跟TCL的合作也有令人兴奋的愿景,如电视游戏市场。我们知道像索尼、微软、任天堂都有自家的游戏主机,电视游戏在海外市场向来火爆,国内市场则相对沉寂。乐视方面透露,随着政策的松绑,结合TCL在硬件生产的优势,乐视未来将推出自己的游戏主机。

我们相信在明年就已经能接近1—2年前游戏主机的性能,意味着全行业对安卓的认知是过去只能玩小屏游戏变成有机会和游戏主机在性能上PK。

一旦撕开口子,突破就非常快,我们是在等待电视游戏的春天到来,真正的好游戏就是能让用户玩的很好,同时让游戏商挣钱。

无论互补还是相互蚕食,在竞争中存留下来的,必定是被用户所认可的产品或服务。仰赖技术的革新,市场的成熟,从前动辄上万元的液晶电视,现在只需不到5k就能买到,而且还有更好的交互体验。

从这层面看,赢的不是乐视、TCL或哪家单独的公司,而是用户。

IMG_0015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