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是乐视融到了钱,聚光灯却都给了新入场的“二股东”

乐视终于找到了救命钱,168 亿元。这确实值得让贾老板在公开场合再哽咽一次。

1 月 15 日下午,乐视与融创中国举行发布会。对融创投资乐视 168 亿元的细节与事项进行解释。发布会的主题是“同袍偕行,乐创未来”。相信没有几个晋商,能像他的山西“同袍”贾跃亭,能在一个月借到 100 多亿。孙宏斌表示,融创花了 36 天完成从尽调到投资入股的整个动作。

“好了伤疤忘了痛”的贾跃亭更表示,融创一次性解决了乐视非汽车业务的资金问题,希望在此次融资后,乐视能在几年内成为 A 股市场上同时在营收和市值上达到千亿美金的公司。

828522838632632955
根据此前公告披露的信息,交易完成后,融创控股的嘉睿汇鑫将持有上市公司乐视网 8.61% 的股权;持有上市公司乐视网控股子公司乐视致新 33.4959% 的股权,并成为其第二大股东;持有乐视影业 15% 股权,为乐视影业第二大股东。

简单来说,孙宏斌花了 168 亿元买到了乐视最优质的资产(视频网站、电视、影业)。只是对于最烧钱、最需要救急的汽车、体育和移动业务真是有些尴尬。孙宏斌一个子儿都没投。

为什么不投最缺钱的汽车业务?孙宏斌解释称,并非是不看好乐视汽车,很大程度上还是由于时间太紧了。事实上,这笔 168 亿的交易案本就完成得十分仓促。贾跃亭表示,在交易之前与孙宏斌并不认识,两人在去年 12 月 10 日首次会面。

据说,为了拿到这笔钱,乐视开放了自己所有的账目和资源,融创这边想看什么都能看,想问哪位高管随时问。孙宏斌透露,达成投资意向后,自己天天待在乐视上班,“对于乐视这家公司,短期内我看懂了一部分,起码资金账目这块我看懂了,好多事比贾跃亭还明白。”汽车这种“梦幻业务”,就算是孙宏斌也没能力做好尽职调查并敲定意向。

有钱任性大抵如此。就好像从相亲到结婚领证只需要一天时间,便笃信两人彼此深入了解可以白头偕老。

他还强调,融创的尽职调查团队中有不少成员都来自联想控股、泛海集团,暗示融创这次投资与联想、柳传志的撮合有莫大关系。值得一提,2016 年 9 月,乐视汽车完成 10.8 亿美元首轮融资。参投的 6 家投资机构中,有 3 家投资机构掌门人为“泰山会”成员,其中就包括联想控股创始人柳传志。(详见昨日品玩文章《要命还是要梦?乐视和贾跃亭最终还是选择了命》)

融创中国执行董事 、行政总裁汪孟德先生表现出令互联网行业羡慕的慷慨:去年公司销售额过 1500 亿,年底的到账现金达 600 亿,“投资乐视是小钱,就是买一两个地产项目的钱。”但这笔“小钱”对于正闹钱荒的乐视无疑是雪中送炭。

根据乐视网 2015 年 10 月 26 日发布的一份公告,贾跃亭已经对其持有的 77.74% 的乐视网股份进行了质押。自乐视 2016 年 11 月被曝出资金链濒临断裂,供应商欠款累累等问题后,乐视网的股价就更是岌岌可危,只能靠停牌止跌。如果股价再跌,贾跃亭个人质押的乐视网股份就有跌破质押价格,被强行平仓赎回的危险。

891451033779072795

幸福的表情。终于可以结清自媒体的款项了?

当然,里子的形势紧迫不能表现在面子上。在吃瓜群众看来,发布会现场的贾跃亭与孙宏斌的互动可说是温情脉脉。不过在融创中国白纸黑字的公告条款上,倒没有那么温柔了:

(1)乐视网买卖协议项下拟进行的交易完成后30日内,贾先生须促使乐视网的董事会须由五名董事组成,及天津嘉睿须有权提名一名非独立董事及一名独立董事加入乐视网的董事会,贾先生承诺对天津嘉睿的董事提名投赞成票。

(2)董事会须成立下属委员会投资决策委员会和管理委员会。天津嘉睿有权提名一名投资决策委员会成员和一名管理委员会成员。贾先生承诺(并促成其提名的董事)就天津嘉睿的投资决策委员会和管理委员会提名成员投赞成票。

(3)天津嘉睿有权提名一名财务经理。

(4)天津嘉睿(或其指定方)有权向乐视手机板块核心公司(包括乐视移动智能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和乐视手机电子商务(北京)有限公司)委派一名监事。

自此,融创前所未有地渗入乐视的管理体系,包括涉足尚未投资的乐视手机,而贾跃亭则丧失对乐视网的绝对控制权。旧的融资只要钱,新的投资似乎不限于金钱。公告称,“各订约方将在产业地产(包括但不限于影视产业、汽车产业、体育产业、互联网生态等方面)深度合作”。孙宏斌的商业考量不绝于此,融创还要求乐视做出如下承诺,以便尽可能地排除非上市公司的不可控性以及降低乐视整体的财务杠杆风险:

一是承诺在 2017 年 12 月 31 日前,完成将乐视影业的全部股权注入乐视网;

二是承诺在 2020 年 9 月 30 日前,将乐视致新装进上市公司;

三是贾跃亭承诺将其持有乐视网股份的质押比例降到 50% 以下,且保证此后其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质押比例维持在 50% 及以下。

尽管孙宏斌远不是“门口的野蛮人”,完成这次输血之后,乐视的大门已然被洞穿。也难怪现场好像变成了孙宏斌一个人的发布会,举手投足挥霍着胜利者的姿态。全场时时被逗得大笑。

贾跃亭当然可以“故技重施”,以营利的视频与电视业务,稳住乐视网股价的基本盘,然后拆东墙补西墙,继续鼓吹“生态化反”,完他的汽车梦。只是底牌尽露的乐视,在面对下一次的资金危机时,恐怕难以自持。

发布会的最后,有记者询问孙贾两人,如何看待外界认为乐视是庞氏骗局的观点?

孙宏斌:都是老贾自己借的钱,他怎么庞式?
贾跃亭:说乐视庞氏的人两种,一是黑手,二是SB。

孙宏斌不可能不知道,“庞氏骗局”的创始者查尔斯·庞兹 1919 年成立空壳公司,描绘远大前景,许诺虚假的高额回报,以诱使更多的人上当。最后募集的 1500 万美元投资,都是他靠嘴皮子跟别人借来的。

到底谁是贾跃亭口中 SB,时间会证明一切。

订阅更多文章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