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就像嚼玻璃”的谎言与真相

 

硅谷著名的传奇天才肖恩 帕克(Sean Parker)最近又发明格言了:“创业就像嚼玻璃,你会慢慢喜欢上自己血的味道,”如你预期的那样,科技媒体和微博大号疯了似的引用这条格言,“创业苦逼学”再一次找到了市场。连Sean Parker都嚼玻璃了,多励志啊。

几乎没人动脑子去想一下,Sean Parker是在什么背景下说这番话的。如果是他在扎克伯格身边挂着联合创始人的头衔当军师的时候,或者是他在Napster挂着另一个联合创始人的头衔给Shawn Fanning当副驾的时候,还有他在Spotify也扮演类似角色的时候,他吃过玻璃么?他吞过自己的血么?

如果再有人记性好一点,想想今年5月他第一次亲自主导的创业项目Airtime发布的场景。我自然没能有幸受邀参加这款产品的发布,但我参加过很多场在一个大房间里,提供简单的可乐、矿泉水和皮萨,然后几个创始人登上台演示一圈产品,底下一群人七嘴八舌的提问,最后把一堆有新公司LOGO的T恤衫抛到天上大家哄抢的新产品发布会。而当时Airtime的发布会几乎成了硅谷的一个八卦:好莱坞明星、肥皂剧明星、脱口秀主持人和乐队主唱云集在一起。一场发布会的开销,能抵得上其它创业公司A轮的融资了。

那几天,正好YY的李学凌和CFO何震宇来湾区见了我,他们说你应该关注一下Airtime,他们其实是在模仿YY。我觉得这个话有道理,可我想,现在这两位谁也犯不上提这茬了吧。

在Airtime上线的那一两天,这款产品上面的人倒真是活跃。我在它发布的第二天上去用了一下,跟几个熟人和黑乎乎的影子随便聊了几句,就把它关掉了,之后就几乎再也想不起它。第二次再打开它是6月底,又一次别人跟我提到Sean Parker这件事。接下来就是前不久,大家都开始认真地八卦:这款产品是不是完蛋了?哦,原来Sean Parker也有不靠谱的项目啊。

那几个月,Airtime的月活跃用户大概也就10000左右。

可我想说的是:当初Sean Parker花几百万美元开这场发布会的时候,他有尝过自己血的味道么?在什么东西都没有的时候,他就拿了将近1000万美元的融资,然后用这笔钱收购了Eric Feng(这人我还认识)的另一家创业公司Erly,再获得了几千万美元的融资——这哪儿是嚼玻璃的命啊。

我这不是冷嘲热讽。因为我觉得这其实体现了硅谷文化中比较势利的另一面——大佬、导师和媒体们一方面鼓励创业者快速行动、快速转型,专注于产品而非营销,要成为Hacker而不是speaker,而另一方面,他们总是随便地把金钱、赞美和头条留给那些能带来热闹的家伙们。我们都承认Sean Parker是个魅力十足、光芒四射或聪明绝顶的人,他总能在不同的创业公司为不同性格和阶段的创业者带来难以替代的价值,但这并不是说Sean Parker本身是一名独立的完美无缺、哪怕是合格的创业者,事实上,Airtime现在的情况就说明了这一点——它的整个故事链条看上去甚至都很像Color了。

而那句关于“嚼玻璃”的格言则是彻头彻尾的谎言。以Sean Parker这样一贯长于言辞、擅长市场与公关的人来说,这个比喻恰到好处地转移了他面临的尴尬,甚至能招来大量心智不健全者的同情,好像Sean Parker真的像诸位屌丝那样一起走过多坎坷艰辛的创业之路似的。

其实,我更感兴趣的是“嚼玻璃”背后的具体问题:

1)为什么在人们看来懂产品,擅长与投资者博弈,在市场营销策略上屡出奇招,魅力十足的一个人,当他主导一个创业项目的时候会遭遇那么大的挑战和失败,他缺的是什么?这些东西是不是一个创业者恰恰必须具备的?

2)为什么Airtime没能像很多大佬们追捧的项目那样,用一大批名声显赫的“种子用户”激活整个产品?Dropbox就是这么滚起来的,而为什么Airtime就不行?这其中是哪些环节出了问题?

3)Airtime本身是不是一款真的颠覆性产品?它的使用场景是什么?这样的产品似乎更容易在亚洲诞生和普及,这一点是不是这些认为硅谷就是世界中心的聪明人们曾经意识到的?

 

至少,这些问题的答案,“创业就像嚼玻璃”这句让人反复转发传诵的片儿汤话,没法告诉你。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