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博阳发现了LinkedIn的三个问题,于是做了赤兔

毫无悬念,领英(LinkedIn)是中国一众非本土互联网产品当中,在本土表现最好的一个。领英中国(linkedIn)CEO 沈博阳在 TechCrunch Disrupt Beijing 峰会上透露,在他的领导下,领英中国的用户数已经从一年半前进入中国的 400 万,暴增至 2015 年第三季度的 1300 万。

在中国,领英希望成为中国人才和全球职场直接接触的最佳机会,沈博阳表示,人们经常开玩笑说,Google 和微软已经变成了印度人的公司,但通过领英这个平台,中国人,特别是来自中国的人才,正在展现自己在中国及跨国互联网公司工作的能力。

但现在对于沈博阳来说,他的重心已经偏向了另一个领英中国团队在本土开发的新产品——赤兔,“我们一直在给全球的平台打补丁,但随后我们发现了一些问题,产生了做一个独立于 LinkedIn 新产品的想法。”

首先在他看来,LinkedIn 是一个基于 PC 和 Email 的社交平台:如果你用过 LinkedIn 的移动客户端就知道了,操作起来还是比较复杂的,大多数用户会选择在 PC 端操作;且 LinkedIn 的一个最重要的用户推广渠道就是已注册用户对自己的邮件通讯录列表发送推广邮件。而中国则是一个“无线”互联网更为发达的市场,用户需要一个使用逻辑简单、在移动端操作更加便利的手机软件 。

其次,尽管 LinkedIn 在中国已经有了中文版“领英”,却因为大部分用户的原因,依然是一个主要使用语言为英语的社交网络。因此,“LinkedIn 很自然地能吸引那些跨国公司、海外背景的讲英语的用户,因为这些人需要和世界相连。”但中国的另一个现状是,这里有一个更大范围、人数更多、且互联网化程度不够高的职场社交市场。

“20 年前我毕业的时候人们问我们最好的选择是什么,答案一定是去美国念书别回来了……而对于今天的年轻人来说,很多人的答案是去 BAT,或者就在中国创业。LinkedIn 现有的产品,不能很好地打动和服务他们。”沈博阳说道。

最后,在对 LinkedIn 产品在中国打上很多补丁,比如和微信、支付宝合作等本土化的尝试之后,沈博阳发现 LinkedIn 仍然不是最适合中国年轻从业者的社交工具。

chitu-logo-phone


基于这三点考虑,沈博阳拍板决定做出了赤兔这个产品,“你可以把领英和赤兔看成是 QQ 和微信的关系。”他明确表示,LinkedIn 更多面对的是有国际化背景的人,而赤兔则更贴近本土化的用户。“当然,虽然目标人群不一样……赤兔中还是会保证一个高端、正能量的使用体验。”

而且,在赤兔上,LinkedIn 美国团队没有任何的干预,“百分之百我决定,美国人怎么可能把一个高端的职场平台弄个这么萌的 Logo 呢?”他说。

 

部分引语为求清晰达意已经过编辑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