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逃亡者”斯诺登和Twitter CEO多西的一小时对话直播,谈论了自由、审查和爱国

抵御假新闻和谣言的最好办法不是审查制度,而是更多的真话。

这是爱德华斯诺登今天在Twitter的直播软件Periscope上接受Twitter CEO杰克多西采访时说的话。而这句话,也被认为是为时1小时直播的亮点。

Screen Shot 2016-12-13 at 9.08.39 AM

这并不是英雄斯诺登,当然也可能被称为背叛者斯诺登,第一次做公开的远程连线。距离2013年,斯诺登披露“棱镜门”事件已经过去三年,但由前中情局工程师的他掀起的个人隐私和公共安全议题依然没有结束。由于他特殊的仍在“逃亡”的身份,他仍然只能坐在屏幕的另一端回答多西的提问,而能够像今天这样公开接受网友提问也还是第一次。

斯诺登穿着一件黑黑的夹克,仍然带着斯文的眼镜,却看着比上一次露面更瘦了。他坐在镜头前,与远在美国硅谷的杰克多西进行了一场为时一小时的对话。

Screen Shot 2016-12-13 at 2.42.27 PM

可以说,接下来的四十天对于只有33岁的斯诺登来说,是最后期限。

如果他想得到奥巴马的特赦,他和包括多西在内的支持者们必须在特朗普明年1月20日上台前搞定这一切。在一个支持斯诺登的提案的网页上,支持者们写道:

“斯诺登应该被认定是一名英雄。而不是被流放到俄罗斯,或者像一战战犯一跃被关进监狱几十年。”

公开赞同这样观点的除了多西外,还包括苹果联合创始人Steve Wozniak,Kicstarter创始人Perry Chen,和美国前官员及欧洲现任的多位政府官员。当然,还有大量的记者。

他们比以往任何一个时候都着急,毕竟明年一月中旬即将走马上任的下一任美国总统特朗普更加不能忍受“叛国者”“泄密者”斯诺登的存在。他曾经在Twitter上几十次地重申他对于斯诺登的不可饶恕。

“不管你们管他叫什么,但斯诺登就是个叛徒。当我们的国家还强大的时候,你知道我们该怎么对待这种叛国的人吗?”

Screen Shot 2016-12-13 at 11.30.24 AM

尽管外界大部分人认为“特朗普上台”会让斯诺登觉得绝望,也会成为这场直播的主要内容,但斯诺登只是轻描淡写地表示:“我并没有因为我做出的决定而感到任何不舒服。我知道我做了正确的事情。”斯诺登在回答多西的问题时表示,“如果我是贪生怕死的人的话,我根本当初不会说真话,让世界知道这件事。如果说后悔,我只是后悔我们早点把这些事实公开给更多的人。”

斯诺登表示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而他做的事情从未伤害过这个国家。

“我从来没有,以后也不会,泄露过任何关于美国的机密。”斯诺登强调说他只是说出了美国正在监听以及非法获取美国人民的私隐,但并没有公布过任何机密。

他坚信自己做的事情是对的,而“分清对与错和合法与不合法是有着本质的区别的”。他说在对和合法之间,他曾经选择了做对的事情。

“美国的审查制度违法了十年。美国政府的棱镜计划曾经要求科技公司递交他们所想要的(关于人民的隐私),但这远远超过了法律所允许的范畴。”斯诺登表示尽管自己的处境仍然很艰难,但是他对自己所做的事情对于美国的改变非常骄傲。

他说,联邦上诉法庭已经在去年就裁定他披露的第一个国家安全局项目、也就是搜集近千万美国人联络电话记录的监听项目是违法的。且美国众议院以压倒性的票数通过了要求改革这个监听项目的法案,即禁止美国政府染指项目搜集到的大量电话记录。

而和斯诺登站在对立面的奥巴马也公开表态了自己对于这项改革的支持。包括苹果和Google在内的硅谷科技公司也在棱镜门后不断加强了其产品的加密措施,保护消费者免予政府的监听和对于个人隐私的窃取。而这些做法甚至在圣伯蒂诺枪击案后触怒了联邦调查局。

可以说,斯诺登在某种意义上已经取得了成功,但他仍然无法回国,且在特朗普上台后,这件事将变得更难。

当被问及他个人对网络社交媒体谣言“助攻”特朗普上台的看法时,斯诺登并没有正面回答这种助攻到底存在不存在。但他很担心人们因为对于谣言的恐慌,而再次放任政府借由网络自由的借口而“违法”审查用户隐私。

“抵御假新闻和谣言的最好办法不是审查制度,而是让更多的人获得说话的权利去说真话,”斯诺登表示。

“我们需要确认我们对于谎言和谣言的抵抗不是依赖于“裁判”(代指美国政府的审查制度),而是我们作为公民彼此之间的互相帮助,我们谈论、分享消息,以及彼此指出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在谣言比真相传播的快的时候,批判性思维比过去任何一个时候都更重要。”他再次强调赋予人们辩证性思维比政府和平台本身对消息本身做裁决来得合理。

而他本人就是这样做的。“我之所以开通Twitter账户,就是因为有太多关于我的报道不实,而Twitter这种社交媒体能够赋予自己发声的权利和途径。”

他希望更多的人能够珍惜这种权利。“我知道很多人的生活非常艰难。他们努力工作,很晚回到家,他们懒得去琢磨政治……但是我们应该去考虑到底是什么削减了我们作为人民的权利,让我们和政府站到了不平等的地位上,尤其是发声和保护自己隐私的权利。”

“人们要做的不是空等着看一个更好的国家,而是要站出来发出自己的声音,参与到其中。”斯诺登在回答网友提问时表示。

最后,他也分享了自己的对于Twitter产品未来改进的看法。在他看来臭名昭著的140字限制是可怕的。除此以外,Twitter应该添加编辑已发送状态的功能。而被编辑过的内容,也应该像维基百科一样显示出来。

这样,当人们发现自己传播的是谣言的时候,才有机会把它修改过来,不至于再他人转发时造成更坏的影响。

斯诺登的故事仍然没有结束。尽管获得了很多人的支持,但是他的未来仍然有极大可能要在牢狱中度过。

奥巴马曾在最近公开表示,尽管有来自外面的很大的压力要求赦免斯诺登,但他目前还没有这种打算。而也有消息指出,普京有意将斯诺登作为特朗普上台的一份“大礼”,送回美国等待裁决。

订阅更多文章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