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美国无人入睡:一场关于死亡的直播,除了引发暴乱和让五名警察丧生外,还能让我们反思什么

在我半夜撰写这篇文章时,每拖后一个小时,警察的死亡人数就上升一人。没有比这更糟糕的夜晚了!这让我开始反思,在直播时代,谁才是内容的把关人?

“现在的状况比我们想象中严重得多,甚至比我们安排滚动直播时考虑的最差情况更糟糕,”在美国硅谷附近城市奥克兰的外景连线记者对着镜头说道。

这是周四晚上一场因为突发事件紧急开始直播的新闻节目。

而同一时间,我在微信里被妥妥地刷屏了。由于聚集在奥克兰附近的参与游行的黑人越来越多,交通已经瘫痪。而必须经过与奥克兰相连接的主要交通干道880公路已经被全面封锁。有不少加班到傍晚的硅谷工程师都无法开车回家,或者正在抱怨必须绕路回家。

Screen Shot 2016-07-08 at 3.33.08 AM

突然,电视直播画面被转换到一条插播新闻:美国中部地区正在举行的和奥克兰相类似的黑人游行运动突然发生枪击案,造成至少5位警察殉职,以及7位警察受伤。而部分媒体正在直播游行的镜头直接捕捉到了现场混乱的场面:人们哭着,大声吼着“快跑”,甚至彼此推搡着逃离危险地带。下图为警察中枪。

Screen Shot 2016-07-08 at 3.55.28 AM

据现场旁观者回忆:枪声超过40下。

和所有人预计的不同,这场本来可能井然有序的游行失控了, 且造成了美国911恐袭后美国司法人员死亡人数最高的一次事故。

但你可能想象不到,这件事的部分起因竟是一段只有两分钟的直播。不过非常特殊,这是一场关于死亡的直播。

周三晚些时候,美国明尼苏达州32岁的非裔美国人菲兰多·卡斯蒂利亚(Philando Castile)在开车回家路上被警察拦下。警察表示说卡斯蒂利亚的车尾灯坏掉了,并要求他出示驾照。在掏驾照过程中,卡斯蒂利亚表示自己有枪,且有合法持枪证,且把手同时放在裤兜中摸索驾照。不过,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目前没有任何公布的证据),警察最终向卡斯蒂利亚连开了五枪,最终导致他死亡。

(按照美国法律来说,如果被警察截停,要严格按照警方的要求让警察看到你的双手,否则警察有权在感觉受到致命威胁时击毙嫌疑人。不过,这个有权力并不等于就一定必要击毙对方,大多需要特定情况特定分析。而当枉死者是黑人时,触及了美国敏感的种族问题,从而引起了美国整体上的一次黑人社区针对警察群体的公开反抗。)

从这时开始(枪击结束),卡斯蒂利亚的女友薇士·雷诺兹(Lavish Reynolds)开始利用Facebook的视频直播功能直播车里的状况。

令人唏嘘的是,这场直播记录了大多数普通人从没见过,也从情感上、心理上无法接受的一段关于一个人“正在”死亡的情景。

两分十五秒的视频中,中枪后满身鲜血的卡斯蒂利亚从奄奄一息还能动弹到彻底耷拉下脑袋,离开人世。两分十五秒。每一帧镜头都让给观看直播的人带来心理上的震动。

(以下图片含有让人不适的内容,请谨慎观看)

————————————————————————————————————————————

 

 

Screen Shot 2016-07-08 at 4.14.45 AM

车窗边的警察一边抽泣一边仍然僵硬地举着枪大喊:“我让他放下枪的啊!我告诉他不要伸手拿东西的啊!”

Screen Shot 2016-07-08 at 4.53.42 PM

而死者女友此时大喊道:“华裔警察(后来被证实开枪警察并非华裔)向我男友开枪了!天啊!你不要告诉我他死了,请不要告诉我他真的就这样死了!”

最后手机掉落地面,画面截停在女友崩溃痛哭的背景声中。

这一段视频后来在Facebook上引发了滚雪球式的疯狂转载,成为全天内美国各大社交网络上最热门的话题。而Facebook曾一度以技术问题,下架了这段视频。

接下来的故事你们都知道了。

由于死者的身份是非裔美国人,且非裔美国人在美国和警察的关系向来敏感(美国警察近年曾经多次误杀非裔美国人,当然被误杀的也绝对不只是非裔),导致昨天晚些时候非裔美国人在全美各个地区以“Black Lives Matters”(非裔美国人的生命也很重要)为主题进行大规模游行。几个小时后,接近尾声的游行遭遇大规模枪击,枪手至少击中11名在现场维护秩序的警察,并有五名警察已经丧生。

当这一切发生后,人们除了去讨论敏感的种族问题外,也开始深思直播软件甚至社交软件的未进行过滤的直播内容所带来的问题。

直播时代,谁才是内容把关人?

把关人理论是大众传播学中非常重要的一环,也是大部分传统新闻媒体人曾经在校学习期间非常重要的一课。这一课,告诉我们什么叫责任——你要让你的受众看到什么、知道什么,并且屏蔽掉那些对受众、对社会有潜在伤害的东西(当然,这绝对不等于歪曲事实)。

传统媒体环境下,把关人是大众传播媒介内部的从业人员。因为大众传播的一切信息,都要经过从记者到编辑的层层过滤或筛选,才能同公众见面。

Screen Shot 2016-07-08 at 4.39.34 PM

而这样的过滤和筛选过程,观众和读者是无法明显感知的,但却体现了媒体人社会责任心的重要一面。

在过滤时,那些让受众感到明显不适或者心理影响,甚至对未来个人行为影响较大的视频都会被剪辑,或者按照西方媒体的习惯——打码或者提前播放一段提示,告诉观众此段视频包含让人感到不适的内容。Screen Shot 2016-07-08 at 2.56.27 AM

而“死亡”正是这一种让人不舒服的敏感内容。在直播出现前,这样的视频是不会大规模直接暴露在大众视线中的。

这段直播视频对于本身在美国社会中就处于弱势的非裔美国人群体来说,比一段经过部分删减、打马赛克的视频来说,更加让人难以接受,也更能触怒他们。

当他们亲眼看到一个孩子的爸爸、一个女人的爱人,以及一位老人的孩子就这样在镜头前无辜咽气时,内心的愤怒可想而知。

而当这段直播和两天前另一起非裔美国人奥尔顿·斯特林(Alton Sterling)在路易斯安那州遭白人警察射杀的新闻重叠在一起时,就极易引发大规模不满,甚至直接让某些内心本就有极端倾向的人受到“激励”,最终酿成大祸。

在这起大规模枪杀美国警察事故的后续报道中,嫌疑人之一强森(MicahXavier Johnson) 此前受训于美国陆军后备队,并曾驻扎阿富汗,为军衔一等兵,且无任何犯罪记录。

在我个人看来,这段视频并不是这件悲剧的直接条件,但至少,如果没有这段视频,愤怒会少一些,结果也不会这么糟糕。毕竟哪怕对于正常人来说,这种死亡直播对内心冲击都实在是太大了,更何况那些本身内心就有偏激的人。

如果从心理学角度再进行深究,这样类似的“直播死亡”,或者是其它形式的作案直播,甚至有可能会让其他内心有作案倾向的人受到“启发”,进而开始复制作案手法,导致更大规模的对社会的伤害。

这种负面效应也就是为什么在报道新闻时,记者有责任要尽量弱化作案细节,以及对于过于残暴、血腥的内容报道。

不过,这样的新闻准则在直播时代,在这个人人都可能是新闻发布者的时代已经变得不可能了。

事件发酵到现在,Facebook和直播本身也成为了各国政客进行质疑、批评的靶子。

此前,Facebook就被以色列公共安全部长Gilad Erdan公开形容为“怪兽”(Monster),并指责Facebook并没有做到足够多的手段去防范能引发后续更多暴力事件的直播。

不过,像双刃剑一样,也没人能够否定直播在很多国家已经逐步开启了公民新闻时代——既任何人都可以第一时间、不经修饰地发布新闻现场的第一手消息。公民直播不光效率常常高于传统媒体,甚至作为一条新闻,连传播速度都不会逊色。

Screen Shot 2016-07-08 at 4.45.25 PM

而比起让这些已经被人们所接受、大量使用的科技产品消失,可能建立更完善的内容过滤机制才是更理智的做法。

目前,各国直播平台针对这类涉黄、暴力的直播内容也有一套自己的过滤机制。除了人工监测外(违规视频往往能引起爆发式的浏览量,很容易引起直播平台监管人员的注意),人工智能的图像识别也是非常重要的科技手段之一。

Facebook曾经公开表示那些鼓吹暴力、美化暴力的图像直播内容会被迅速删除。但是,这样的决定往往需要极为快速的图像评估,而目前这样的直播评估大多建立并不完善的人工智能算法以及人为观看后的举报和筛除。

目前,包括Facebook在内的各大科技公司都在努力开发更加复杂、更加高效的人工智能解决方案来过滤难以提前预测的直播内容。但这样的自动化过滤内容的改进仍然需要不少时间,且暂时仍然需要依赖更加严格的法律监管以及人为过滤。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