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直播时代,为什么我们还只能看到各种“网红脸”?

自今年 3 月 18 日算起,直播应用“映客”已经连续 42 天,保持在 App Store 下载量排行前五的位置了。

好几千万的下载用户中,还有不少人为主播们的生活直播掏钱、赠送了礼物,于是在通常被游戏霸占的“畅销排行”里,映客也挤进了前十。

毫无疑问,上线不足一年的映客代表了正在来临的视频直播时代,而周二下午《罗辑思维》在映客上长达 8 小时的直播再一次说明,视频直播已经成为一个与用户接触、不能忽视的渠道。

当天下午三点半,正在录制《罗辑思维》的罗振宇一时兴起,决定在映客上搞一场直播,效果还不错。在没有任何宣传的情况下,《罗辑思维》的直播最多吸引了 96000 多人同时在线观看、共收到了 569612 张映票,后者是映客的“货币”,根据映客的官方资料,主播能用 32 张映票兑换一块钱人民币。

2016-04-28 9

粗略算来,罗振宇这次“一时兴起”最少带来了 17800 元人民币收入,平均每小时 2225 元。

不过,就跟罗振宇自己在直播里说“还是输给了锥子脸”一样,在现在的手机直播平台上,美女主播们才是最容易上热门的。

视频直播是一门怎么样的生意?

追根溯源的话,最早的手机直播应用来自去年春天的美国西南偏南大会,Meerkat 成为当年的爆红应用,一个月内吸引了 30 万名用户。随后 Twitter 收购了尚未正式发布的直播应用 Periscope。在刚过去的 F8 大会,拥有 10 亿多用户的 Facebook 也向所有用户开放了直播功能

国内直播应用出现的时间也差不多,Meerkat 爆红后,手机直播应用一个个冒出来,粗略计算,去年至少有 13 个主打手机直播的应用上线,大部分集中在 5、6 月份,其中就包括被苹果下架的 17.

pingmukuaizhao 2016-04-28 xiawu9_myu

手机直播很火也很烧钱,以映客为例,今年 1 月份接受昆仑万维的 6800 万人民币是去年 7 月以来的第三次融资,花椒直播则依赖背后的 360,欢聚时代还说要投入 10 亿人民币发展自己的 Me 直播。

但基本上,你分不太清楚这些平台之间的区别,相似的界面、主播脸、以及打赏制度。但和 PC 时代的秀场直播不一样的是,这里的直播更“随性”一点,主播可能素颜、可能在房间或者在户外,直播内容、长度也不固定。

pingmukuaizhao 2016-04-28 xiawu9

直播界面大概长这样

虽说直播内容各式各样,吃饭、睡觉、化妆、跳舞、唱歌等,但能排在热门的主播通常都有以下特征:精致的封面(又一次毁灭了人与人之间的信任)、点进去后看主播说话、念名字、聊天、手掌大的屏幕上,一辆又一辆“保时捷”呼啸而过。

5

并没有针对谁。图片版权来自贾大方的朋友圈。

而这些应用拉来新用户的手段也相似:和明星合作。花椒直播去年 6 月份上线后,一开始主打的是全民直播,方向主要是各种事件:新闻、讲座、沙龙等,但效果不好,于是今年花椒也开始转型娱乐直播,开始找明星合作,首页上的美女主播多了起来,于是下载排名和百度搜索量都上来了。

通过拉拢明星入驻,给直播平台带来了巨大的流量。映客一开始就走娱乐路线,他们直播了韩国偶像团体 BigBang 的演唱会,和湖南台的《我是歌手》合作。官方最爱拿出来的案例,是演员刘涛宣传《欢乐颂》时的直播,根据映客提供的数字,刘涛直播了 2 小时,吸引了 47 万人关注,共获得 70 万元礼物。

但你并不能在这里固定地看到你关注的明星,就像周一到周五的八点档电视剧一样。这里的热门直播节目暂时还属于“锥子脸大长腿”的姑娘们。

映客 CEO 奉佑生在猎豹 CONNECT 大会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手机代替了电视,承载了娱乐和消费行为,手机直播将改变中国的社交格局,成为微博、微信之后的社交场景。

跟电视台一样,直播平台也是靠内容来吸引用户。即使直播平台上的内容再多再庞杂,只要保持源源不绝的内容,就会有人观看,游戏直播平台就是一个好例子,另一种内容可能就是奉佑生所说的“高颜值主播”。

但将电视台搬到手机上,有些事情也不会改变。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的美国电视行业,综合性电视台不愿意播放科教类节目,因为只有 25% 的人愿意看科教类节目,这意味着 75% 的人会转台或者关电视。但探索频道创始人约翰·亨德里克斯的思考角度稍有不同,他认为只要这个电视台能 24 小时连续播放科教节目,25% 的观众完全可以变成 100%,后来探索频道的成功证明了这条路走得通。

同理,如果映客这类直播平台想要代替电视台,首先一个疑问是,在通过各种手段获得用户后,能否再以一屏幕的帅哥美女们把他们留下来?

题图来自 fastcocreate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