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乐见】采访毛泽东是怎样一种体验?

【采访毛泽东】

这是记者爱泼斯坦对采访毛泽东的回忆。在抗战期间,他对正面战场和敌后战场均有深入报道。1950年代,他应宋庆龄邀请返华并终老中国,后来加入中国国籍,曾多次担任全国政协委员、常委。

如今,爱泼斯坦将自己的 7 本作品出版,包括《从鸦片战争到解放》《人民之战》《我访问延安》《中国未完成的革命》等,这些均已入选纪念抗战胜利 70 周年重点出版物目录。

毛泽东在接受采访时说:“中国还有很大、很严重的缺点。归根到底一句话,我们需要民主。假如我们有了民主,中国的事情就好办了。抗日就可以加强,在胜利以后,我们就可重建中国。假如我们现在取得团结和民主,未来就有保障。中国需要继续团结,但是只有民主,团结才有保证。”

记者向毛泽东提问,他一一做出回答,并送每位记者一幅在延安用石板印刷的画像,每张上面都有他的亲笔签名。

“我个人感觉,在延安,毛是可以接近的,并且是很简朴的。他会在遍地黄土的大街上散步,跟老百姓交谈,他不带警卫。当和包括我们在内的一群人拍照时,他不站在中间,也没有人引他站在中间,他站在任何地方,有时在边上,有时站在别人身后。”

文章来源:南方人物周刊,《采访毛泽东》

阅读全文,请点击标题

【Uber 在香港和中国内地被封指日可待?】

“作为一个香港人,我支持 Uber……”为了对香港当局的查封表示抗议以及回应,Uber 通过请愿和在官网号召群众签名的方式展开了一场与政府之间的抗战。

和政府有矛盾就借助不明真相的群众和媒体的导向来向政府施压,Uber 这种占领华尔街的风格企业文化能够在内地生存吗?在境外它玩的越成功,内地政府的眉头就会皱得更紧。

5 个理由告诉你,Uber 这样一步步在作死自己已经激怒了监管机构。

文章来源:微在Wezeit,《Uber 在香港和中国内地被封指日可待?》

阅读全文,请点击标题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