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乐见】互联网真的能促进公民参与和社会民主吗?

【新技术真能带来变革吗?】

在中国互联网上,长期以来流传着这样的一个传说:由于互联网,尤其是以社交媒体为代表的新媒体的普及,绝大多数从前没有话语权的人能够发声。政治舆论场上除了精英博弈之外,也开始出现了一般大众乃至草根阶级的身影。依稀还记得2011年微博风靡中国时,很多人都认为这会是一个更加开放和民主的社会的开始。

然而,五年过去了,互联网的乌托邦仍然没有出现。原因是什么?来自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孟冰纯老师接受了正午的采访,为我们揭示了互联网的另外一面。

在孟冰纯看来,表面话语权下方并不代表话语权的真正多元。首先“网民的政治参与,你会发现,网民往往就是去一个跟你的政治观点一致的地方。上网讨论只是去寻找一帮同侪,去强化一下自己的政治观点。”

网上讨论的理想模式应该是:我参与讨论的时候有我原来的观点,但我是愿意被说服的,如果听到一个我认为比自己观点更理性的看法,我是愿意去接受的。但现在我们看到的是,在讨论平台的选择上,我们就倾向于选择跟自己观点一致的。除非你想找人吵架。不管怎样,最后你不会被说服。实际上大家去寻找的并不是新的意见,而是去寻找同志的。难道公共参与只是去寻找发泄,或寻找认同吗?

此外,很多人看到权力被下放到了草根。但这也许只是一种假象。

权力带来的传播资源到底是掌握在谁手里的?这种资源包括物质、经济生产,也包括言论控制的资源、控制的手段。网络社会、社交平台,其实还是镶嵌在我们的社会结构当中的。一个人在社会当中有身份地位、受过教育、知道怎么说话,这都是他的文化资本、象征性的资本。所以一个人说话的影响力跟他原本的社会地位和背后的文化生产机制都是分不开的。即使偶尔有其他非知识精英身份的人说的话突然火了,即使刚开始有那么一阵热闹、动荡、扰乱,在尘埃落定之后,既有的权力结构还是会慢慢显现出来,话语权依然会集中到少数人手里。

很多人可以说话了,但是

但你说的话有没有影响力,有没有人听,又是另一回事。以前的信息控制机制是,由守门人——比如编辑——来决定生产什么样的内容,议程如何,公众应该获取什么样的信息。但现在大家都可以生产内容,守门人和内容生产者不再是同一个主体了。比如 Youtube,这个平台上的 Top10  List该放哪些,是由平台方决定的。公众的注意力放在哪里,以前这个问题的决定权在生产环节,现在,在信息超载的环境下,是由平台公司决定的,不论是以排名或是推荐的形式。

全文稍长,但值得一读,如果想阅读,敬请点击链接,文章来源

嬉皮士重返硅谷

你或许已经看到了 PingWest 上,我们关于深圳的 Maker Faire 的报道。但是,究竟什么是 Maker Faire ?

Maker Faire可不仅仅是技术公司和硬件产品,艺术家、手工艺人、普通人也乐于展示自己动手的成果。创造正开始成为一种生活方式。

Maker Faire已经是最有影响力的创客聚会。它从2006年发端于硅谷的 San Mateo,到2014年已经在全球举办了140场,买票前来的人从第一年的2000人增加到2014年的50万人。也因这意义非凡的开端,在硅谷 San Mateo举办的 Maker Faire 被称为“ The Maker Faire”(真正的创客嘉年华)。

Maker Faire 究竟是怎样形成的?它与 60 年代的嬉皮士文化又有哪些联系?敬请点击第一财经周刊的这篇文章,你会找到答案。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