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乐见】性、审判和播放器

性、审判和播放器

 

昨天,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被告单位深圳市快播科技有限公司,被告人王欣、吴铭、张克东、牛文举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一案。举国上下,无不关注。

就像王欣回答“为什么很难监管还不转型”的公诉人质疑时说的那样:“我们只是一家技术研发公司,就算用户不用我们的技术,也会用其他公司的技术。现在,专心做技术的公司非常难得。”

这就是这件事情基本的法律和伦理边界。

遗憾的是,只有肆意的越界,才会导致这样的抓捕和这样的审判。14年前,陕西的一对夫妇因为在家里关起门来看所谓的黄色光碟,而被警察破门而入予以抓捕,成为当时舆论沸腾的公案。某种程度上,今天快播的案件,就是14年前夫妇私密欣赏黄色光碟案件的升级版。我们的欲望,我们的私密空间,我们打开自己隐秘世界的方式,都无处遁形。

顺便问一句:瑞士银行迄今无法判断每一笔存入的巨额存款是否来自一些国家公务人员的非法所得,那么有关部门要不要跟国际法庭打个招呼,查封一下瑞士银行?

 

庭审图文直播现场(需用IE浏览器打开)

 

23

如果只是从社交网络的直播来看,快播案的辩护场景几乎是如上图所示,辩方揪着控方在技术问题上的短板、取证的不足以及取证程序的不严谨,见缝插针,见招拆招,打得风生水起。但这并非是本场庭审的全貌。

这引申出“技术中立”在国内的困境探讨以及由此而生的法律问题。在信息法学中,技术如何中立?如何判断技术是中立?回到最后,判断归根到底还是离不开人本身。如果说担心法律被民意裹挟,这个担心是多余的。毕竟绝大多数人是没有法律人的思维,一定的舆论至少是警惕,不至于让审判成为法律人的自娱自乐。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