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乐见】中国的社交媒体:被压抑的传统空间之外的新世界

今天的内容来自于「单读」出品的最新一期视频采访。许知远采访了《认知盈余》、《人人时代》的作者、纽约大学新媒体教授克莱•舍基(Clay Shirky),跟他聊了“我们正在经历的表达革命”。PingWest 品玩摘选了舍基对于中国互联网发展的看法。

他认为:

有三个中国公司的故事可以体现互联网的全球化,阿里巴巴、微信和小米。他们都在一定程度上拥有完美适合当前中国实际的产品。而他们的运作规模和效率也可以很容易地转移到其他市场。但中国市场和其他市场的区别将会是开拓过程中整整需要商讨的地方。

如果最终三个都不成功,那我们可以说,中国本质上是不同的市场。你能在这里成功,创造巨大的财富,但这里并不是互联网商业化的全球跳板。

如果三个都成功全球化,那就说明中国已经成为进入中等市场国家的新跳板,比如说尼日利亚、巴西、印度尼西亚,他们各自的全球化经历会很不一样,这一点很明显。这时我们就能判断,全球互联网下一个阶段的面貌究竟是什么样的。

舍基还谈论了阿里巴巴、小米、微信各自的障碍。

小米——小米成长于一个不容易受爱立信、苹果指控的环境中。它一进入印度,爱立信马上起诉其专利侵权,小米不得不放缓进入印度市场的脚步。

阿里巴巴——中国金融的基础设施过于不同寻常,总的来说支付宝不是一个可扩展的模式。因为其他国家并不需要支付宝在中国提供的一系列服务。

微信——目前在中美两边,无论是硬件和软件,这些产品很有可能被对方指控为用于间谍目的。如果微信想要进一步深入全球市场,这是它必须要克服的。

对于中国的社交网络的独特性,舍基给出了这样一个类比:

就像地理上的新西兰。

但这孤立却以另一种方式激发了中国。在美国,社交媒体是传统的延伸,但在中国,它是一个被压抑的传统空间之外的巨大、活跃的新世界。

昨天晚上的浩浩荡荡的帝吧出征事件,或许便是中国社交网络独特性的一个体现,如果不是全部的话。

我们在百度最大的贴吧“李毅吧”振臂一呼,之前被人为压制或者是操控的愤怒、狂热一泻千里。而为了和别人对话、讨论、对骂也好,我们不得已先要越过自己筑起的高墙,到一片陌生的领地去意气风发,去挥斥方遒。

“表情包大战”的结局让人喜出望外。目的也很简单,“ 经历历史 ” ,“希望推到柏林墙的那个时候,可以在墙上留下自己的手印。”

国内大多数民众更多的是一脸茫然,“Facebook 是什么?”,“绿营是什么?”,“输-蔡-英-文你怎么说?

 

扩展阅读 1:我们正在经历的表达革命

扩展阅读 2: 亲自参加两岸 Facebook“表情包大战“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注:「单读」是许知远、于威等当代思考者创办的深度内容阅读应用,亦是单向空间的重要数字内容品牌。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