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乐见】杨浩涌: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

杨浩涌: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

合并之初,他们的设想是姚劲波与杨浩涌每人负责一块。“合并的时候我们把两个团队彻底捏在一起,按照类别去划分,所以两个直销团队并到一起了,渠道也并到一起了,市场保留了各自的风格。真正整合时还是非常痛苦的,没有对错,但双方的角度会不一样。我就会觉得艳艳好,他们就会觉得那边人好,怎么合怎么弄,还是挺有挑战的。”

陈艳艳提供的一个细节可以作为这种情绪的佐证:“合并消息宣布当天,6号楼整个销售团队都在痛哭,不能相信这个事实,说我们马上就要打赢了为什么要合。大家会有这样的情绪。”

杨浩涌说,两边的第一次联合发布会就争得不成样子,前期的沟通也整整吵了两天。发布会上,双方的措辞和视角都站在各自的立场上。看起来他们不像是“58赶集”,而依旧是58和赶集。

当刀枪入库,马放南山之后,所有冲突和分歧的解决,就只有“商量”。“双方把问题说清楚,你说你的立场,我说我的立场,最后找到解决方案。那个时候,从内心你是觉得双方应该走在一起,现实碰到问题双方还是会争,会有不同的观点。现在双方完全利益一致的,希望天天越做越好,这两天58财务数据我每天都看一下,增长挺不错的。”

时间也会消弭裂痕。陈艳艳说:“合并前销售拼杀非常狠,市场广告公关层面都在打,有时候两边负责人见面恨不得咬两口那种感觉。整合完了以后,我们市场团队跟58市场团队都变成了朋友,大家还有交流、互相帮忙。但有一段时间情绪没有办法扭转过来,有段时间还是要打。”

在与姚劲波磨合的时候,杨浩涌开始看项目。他看过一阵子农业,觉得农业市场特别大,行业也落后得一塌糊涂。他也发现,农业的链条太长了,很难找到一个合适的切入点。虽然他相信农业领域会有一家超大公司出现,但他知道那不属于自己。

11月份,陈艳艳又问杨浩涌:“你会来瓜子当CEO吗?”杨浩涌还是回答:“不会。”

没过多久,11月23日,杨浩涌向58赶集集团正式提出申请,辞去联席CEO职位。58赶集集团两天后为他举行了告别仪式。姚劲波说:“前面有很多合并,包括滴滴快滴、美团和点评,我开始跟浩涌开玩笑说,咱俩要不抱在一起哭一下,一定可以上头条,浩涌说我真的哭不出来。”

在告别仪式上,58赶集集团宣布瓜子二手车直卖网(guazi.com)已完成分拆,在经济、法律上变成一家独立公司。杨浩涌将担任瓜子二手车CEO,全身心扑在二手车C2C事业上。他将瓜子二手车当作自己下一个十年的支点。

由于太看好二手车C2C模式,杨浩涌以个人投资者身份,从口袋里掏出6000万美金。 他成了瓜子二手车的“大天使”。

图片来自新浪

图片来自新浪

这年头谁还没几吨乡愁

智能手机的风潮终于波及到小县城了,他们玩着微信,在朋友圈里刷着粗制滥造的文章,这些文章多半有着耸人听闻的标题。喜欢用惊叹号,养生鸡汤历史秘密,搞笑集赞男女夫妻。他们一辈子做着传统的不涉及创新的工作,跨个市的出行,对他们来说就算旅游。他们喜欢向晚辈兜售他们的人生经验,尤其在酒桌上,泼冷水是他们的惯用伎俩,因为他们不相信年轻人的创造力,他们不知道外面世界的广阔,即使他们曾经去过大城市打工,他们也想象不出在大城市读大学的年轻人的生活。他们可笑又可气,却又拿他们无可奈何,因为我们都知道,他们没有我们这代人受教育程度高,他们曾经也许有过理想和个人主义,却由于众所周知的政治历史原因,早被碾磨殆尽。有人说这是淳朴,我要说淳朴的同义词是愚昧。正如单纯之于无知。他们目前仍是小县城行行业业的中流砥柱,年轻人进到他们的单位,不得不按他们的规矩办事。

……

像我这种小城青年感到的断裂的感觉,当然没有《山河故人》里那么彻底。电影里的年轻 人小学就移民澳洲,跟父亲讲话还要找个翻译,留着母亲给的老家的钥匙,却最终没有勇气回去。故乡也许再不能被认识,它真正的样子只存在于对逝去的回忆里:乡痛也无从弥合,因为断裂就在那 。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