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乐见】虚拟现实:人民救星还是人民鸦片?

虚拟现实:人民救星还是人民鸦片?

这是果壳编译《连线》杂志的一篇文章,VR Will Make Life Better—Or Just Be an Opiate for the Masses?

当 VR 设备足够的廉价和普及,你会选择接入吗?

在四十多年前,哈佛大学的哲学家罗伯特•诺奇克(Robert Nozick)就通过一个有影响力的思想实验探究了这个问题。他在1974年写道:“假设有一个体验机器能给你一切你向往的体验超级厉害的神经物理学家可以通过刺激你的大脑,让你觉得你正在创作一部伟大的小说,或者在结交朋友,抑或是在阅读一本有趣的书。而这期间,你其实一直都漂在一个水箱里,脑子上接满电极。你会选择接入吗?”

对于早在2002年逝世的诺奇克来说,答案显而易见:人们不会。他写道:“通过想象一台体验机器,并意识到我们不愿使用它,我们明白了在体验之外,自己还在乎一些其他东西。”但是,全世界实力最雄厚的一些公司——其中有脸书、索尼和谷歌——都在投入数以亿计的资金,意图大规模生产实际上就是体验机器的产品,并且完全相信人们都渴望接入。

我们搁置现实问题,任其堆积恶化,而这只是因为任何意图解决问题的民主意志都被更愿意躲进虚拟世界、而非解决真实问题的大众截断了。

冯唐:我本人就是IP

这基本是冯唐的自述,喜欢他的会喜欢的要死,讨厌的同理。

现在很多人在谈IP。IP,我理解,实际上是有内容的品牌。比如《星球大战》,它是一个整体概念,它有几个主要形象,有粉丝,也有外展。更重要的是它的整体,跟它相关的一切。

我认为现在我本人是一个IP,但我的作品未必是。作品是不是IP,要看它能不能被充分开发。比如我的某部小说就有可能是个IP。小说是第一步,假设岩井俊二他拿去拍了一个情色片,又得了一个欧洲的很怪异的奖,捧红了一代艳星,开发了一种性功能饮料,一种避孕套,卖得挺好,接着又开发了情色类探索游戏,探索型主题公园……那它就变成IP了。

作品是不是都能变成IP,这不是我能决定的。我更想做的是一个内容发动机,我产生内容,其他的要看机缘。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