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乐见】听说今天流行“诗和远方”,可你知道它的由来吗?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猝不及防,从昨晚开始,高晓松作词作曲,许巍演唱的新歌《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浸泡着浓浓的鸡汤霸占朋友圈。而这几乎是高晓松最知名的一句话了。

严格来讲,这句话并非高晓松所说,正如歌词意境所指,来自于她的母亲,著名建筑学家张克群。在她所著的《红墙黄瓦(画说老北京古建筑)》一书中,高晓松为其写序,就讲了这么一段事情:

妈妈从小告诉我们的许多话里,迄今最真切的一句就是:这世界不只眼前的苟且,还有诗与远方——其实诗就是你心灵的最远处。

在我和妹妹长大的这么多年里,我们分别走遍了世界,但都没买过一尺房子,因为我们始终坚信诗与远方才是我们的家园。

你可能已经知道,高晓松家学渊源,自幼与梁思成、林徽因做邻居。高晓松母亲“听从梁先生建议读了清华建筑系而不是外公希望的外语系,从此对古建痴迷一生。”

而演唱者许巍在众多的摇滚歌手中也是特立独行的一个,淡泊、安静,“不爱上综艺节目,不爱当评委点评别人,不爱在媒体的镜头前露脸”,因田震演唱的一首《执着》成名。他还有很多广为传唱的音乐,比如《蓝莲花》、《旅行》。视觉志为我们梳理了这些经典的歌曲,可以点击查看

kids-497535

后来,听到有人说,“不读诗的人又如何知道远方长什么样?”吓得我重温了一遍余秀华的诗作《穿越大半个中国去睡你》:

穿越大半个中国去睡你

其实,睡你和被你睡是差不多的,无非是

两具肉体碰撞的力,无非是这力催开的花朵

无非是这花朵虚拟出的春天让我们误以为生命被重新打开

大半个中国,什么都在发生:火山在喷,河流在枯

一些不被关心的政治犯和流民

一路在枪口的麋鹿和丹顶鹤

我是穿过枪林弹雨去睡你

我是把无数的黑夜摁进一个黎明去睡你

我是无数个我奔跑成一个我去睡你

当然我也会被一些蝴蝶带入歧途

把一些赞美当成春天

把一个和横店类似的村庄当成故乡

而它们

都是我去睡你必不可少的理由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