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乐见】寻找一个Nazi党人

寻找一个纳粹党人

我突然意识到,1944年到1945年,当盟军和苏联军队日益逼近时,为了销毁暴行的证据,盖世太保和党卫军将数以万计的文件扔进了火中。有那么一瞬间,我想到了放弃。但我不能放弃。

我向她保证,我会讲出她的故事。但我觉得,如果我没有了解这个纳粹军官,就没有真正了解这件事。她可能省去了许多难以启齿的细节,但他原来可以拿走珠宝然后杀了她。他受的训练也应该是让他杀了乔西娅。不论他的动机是什么,他还是冒着生命危险救了一个犹太孩子。

“就算有可能,那也会很难。”管理员轻声说道,暴躁的我甚至都没注意到他的善意。 

“我们不知道如果我们生活在那个时候,身处那种环境,我们会怎么做,”我说,“即使这个人做了很多坏事,但是就这一件好事,也应该被记住。”

 

为什么说愚人节表白不靠谱?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流行过愚人节,应该非常久远的事了吧。然后就开始有了愚人节表白的事情,也非常久远了。这个思路很有趣,愚人节是「逗你玩」的节日,在这一天表白,就有了特殊的含义:

万一成功了,固然可喜。万一被拒悲剧了,也可以装作是开玩笑,无伤大雅。进可攻,退可守,看似很完美。然而这很可能只是某些人的一厢情愿。在现实执行上,「愚人节表白」这件事,其实挺「呵呵」的。

表白,说白了就是一件很不靠谱的事。个体在社会中与其他个体相处,会涉及到两套差异很大的规则体系:社交规则,市场规则。

比如朋友之间,小明分了你一包瓜子,你下次分他一袋辣条,就挺好的。这就是社交规则。如果小明分了你一包瓜子,你上淘宝一查,嗯一包瓜子不算邮费是6.4元。好,我给你钱,这就变成了市场规则。在社交场景里强行使用市场规则,往往是很悲剧的事情。

而有时候,「表白」就有可能变成这样的悲剧。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