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乐见】一个视力过人的男孩

一个视力过人的男孩

1980年代的普利策经典特稿和现在特稿的区别是更关注个体的情绪,个人猜测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记者还没有海量信息的冲击,没有炫目的电子设备对写稿的支持,感官体验更加丰富,比如描写盲童对颜色和事物之间的联系,比如:“我妈妈说闪电就象一棵圣诞树——那种穿越天空,明暗闪亮的情形”。视力过人的男孩另一篇的报道是《面具背后的男孩》,我还记得文章的第一段是这么写的,“男孩闪到妈妈的后面,走进一片阳光里。大块大块新起的水泡从他的左脸冒出来。他的左耳是紫色的,畸形,从头的一边鼓起。他的下巴朝前,面部的主要组织布满了蓝色静脉,从鬓角一直至:到下巴尖都是肿胀的月形,看上去就像有人在他的脸上糊了三码倒置的半磅重的湿泥,紧紧地黏着,把男孩裹住。萨姆,面具后面的男孩,只能用右眼斜视着周围。那是一只清澈、形状完好的棕色眼睛,深邃、很有穿透力。”

yxh

图片来自每日人物

诗人余秀华,终于,离婚了 长报道

“那片工地里唯一一栋红砖房,就是余秀华家,整个大队就他们家不拆。”摩托车司机把我扔在路边。
 一连串满载着沙石的大卡车摇摇晃晃地驶过,尘土飞扬。拐进一条坑坑洼洼的土路,穿过一大片光秃秃的水泥房,躲闪过忽上忽下的挖掘机,就抵达了余秀华家。
 伴随着机器嗡嗡作响的轰鸣声,余秀华坐在布满阳光的院子里,一次次地谈起一件事,一件成名这一年来对她而言最重要的事——离婚。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