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 亿个微信红包和 3245 亿次“咻”:这就是中国网民的猴年春节

在微博和微信朋友圈中,你可能经常会看到类似的讨论:年味越来越淡了。

实际上,原因除了这些参与讨论的年轻人已经从过年的主角变成了过年的配角以外,科技的发展也在让过年变得越来越花哨——同时,也越来越无趣。

“红包”最适合拿来说明这个道理。根据 PingWest品玩从微信、QQ(腾讯)、蚂蚁金服、百度、小米等移动互联网公司取得的数据来看:

(本文中采用的用户数据,除特别标注,均非最近和最真实的数据,仅为大概准确的用户数,用于计算出大概准确的结果。)

  • 微信用户在猴年春节这几天里总共发送了 321 亿个微信红包。如果平均到所有中国人头上的话,也即每个人发了 23 个红包,四舍五入后每人每天发了 3 个红包。按照睡 8 小时醒 16 小时来看,微信用户平均每 5 个小时就要发一个红包——但我们都懂的,中国微信用户一共不到 7 亿,微信官方给出今年玩了红包的活跃用户数为 5.16 亿,这意味着上面所有计算结果全部都得乘以 2,甚至更高……

 

  • 支付宝用户在除夕当晚参加央视与支付宝台网互动的“咻一咻”游戏,一共在手机屏幕上点了惊人的 3245 亿次咻。按照支付宝 2-3 亿的用户数计算,平均每个用户在当晚咻了 1000多次……即便按中国总人口计算的话,也有惊人的 231 次……如果用 20 分贝来计算“咻”的声量,除夕当晚 8 点 38 分“咻一咻”达到峰值时,全国咻一咻的声音叠加,相当于 135 亿个鞭炮同时燃放的声音。

 

请脑补一个这样的画面:除夕的夜晚,家家灯火通明。央视晚会主持人一声令下,支付宝用户开始对着手机咻咻咻……恨不得砸穿屏幕,只为了咻一张敬业福。

  • 呃说到敬业福……那张破卡片一共只有不到 80 万人抢到,意味着 3 亿支付宝用户里只有可怜的千分之二点七拿到了 271 元人民币的五福奖励,而蚂蚁金服只用了区区 2.15 亿——这家公司估值的不到千分之一,就在除夕这天唤醒了大量的支付宝非活跃用户。

 

  • 今年和去年相比,微信、支付宝的红包和互动数量提升水平都在数十 倍左右:根据微信,今年 321 亿个微信红包,羊年春节 6 天数据 32.7 亿个微信红包,增长水平接近 10 倍;根据支付宝,今年支付宝用户咻了 3245 亿次,是去年春晚互动次数的近 30 倍……

 

本来是一派祥和的景象,突然人们掏出了手机开始点点点点点。家中的长辈、老人不解的看着你们,仿佛像看着一群魔怔了的神经病……

  • 还别说,年轻人对手机红包的热衷,也辐射到了中老年群体中。支付宝方面表示,返乡青年带动了父母使用手机来消费和理财,春节新增支付宝用户中 50-70 后占了三分之一,远高于平时的 15%;微信方面给出的数据则显示,60 后以及年龄更大的用户一共发送了超 2.6 亿次红包,几乎占到了红包总数的 1%。

 

哦对了,还有件挺有意思的事儿:

中组部也在自己管辖的“共产党员”微信公众号上也发出了一份支付宝口令红包。

ccp-lucky-money

这篇内含红包口令的微信公号文章推送后不到 1 个小时,阅读量就突破了 10万,点赞量超过了 5000 个。最令人感动的是,虽然微信一直在封锁自己平台内的非微信红包(主要是支付宝口令红包),但“共产党员”公号发出的这一共 30 万元人民币红包却并没有受到影响……

题图:光谱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