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轻松压倒了王自如,但世界一点都没变

one_20140827192531453

 

感谢一直播就卡的优酷,让中国第一次真正意义的“互联网视频直播辩论”发生了。这场发生在手机评测机构Zealer与锤子科技创始人罗永浩之间长达3个多小时的现场对质与较量,基本上可以确定是罗永浩轻松压倒了王自如。

这仅是从现场效果的角度而言。但这场辩论难道不是应该最终让我们明白:Zealer作为一家手机评测机构,在评测锤子科技出品的Smartisan 1的时候究竟有没有“做手脚”,评测本身是否客观,以及“什么才是专业客观的手机评测”——这些基本的问题吗?很可惜,并没有。

除了罗永浩再次证明他在公开场合即兴演说和论辩的强大技巧,而王自如也再次印证其视频评测的录播远比当场演说魅力更容易释放个人魅力——这些已经被验证过很多次的事实之外,优酷辩论过后,人们对Smartisan 1作为一款智能手机产品的认知没有翻盘,拥趸仍然相信这是一款致力于实现完美的有品位和腔调的手机,批评者仍认为它是一款故作玄虚无法顺利生产的赝品。对Zealer也是同样:王自如的铁杆粉丝仍然觉得王自如在用风度和克制回应罗的刁蛮与不讲规则,“虽败犹荣”或者认为王其实还赢了;而对Zealer一贯持批评态度的人幸灾乐祸:“被扒皮了吧,收黑钱总得还的”。

这些迥异的立场、态度、判断和观点,在这场“真人秀”辩论之前,早就在不同“阵营”的人们那儿壁垒分明了。辩论本身并没造成阵营板块的重组和分化,觉得锤子烂罗永浩的仍然觉得锤子烂,相信王自如收了黑钱的从此更相信他收了黑钱。不过,优酷的辩论直播间确实也创造了一个气场——让双方各自数量不菲的粉丝找到了一个时机抱团取暖,在直播大屏幕下方通过“弹幕”遥相呼应、同气相求,打群架。

在观看整个很卡的直播视频的时候,我的注意力时不常地就会被屏幕下方的弹幕文字和右侧的评论分流过去,搞得精神很分裂,直到我发现这些弹幕和右侧的评论,其实很少能与视频直播画面上正在交锋的内容能对应的时候,我最终选择忽略那些评论区跳来跳去的文字。这些“即时评论”跟《小时代》的弹幕和世界杯的实时评论墙最大的区别是:与情节无关,而是清一色地表忠心——“支持老罗”、“支持Zealer”、“XX的水军被XX强奸”之类不断地周期性跃上屏幕。所有的评论中,与辩论的内容最实时相关的恐怕只有一句话:“老罗又插嘴了,素质真差!” ——一直持续到最后。

其实,他们各自的“宿主”在直播间里争论的那些易碎程度、海绵隔热、拍照角度差异、屏幕差异和排线被击穿等问题其实是这些拥趸和粉丝们并不关心的。除了最后关于“接受了4家手机厂商投资是不是有损客观”和“收了钱的评测咨询报告上为什么不提这些缺陷”这些有关立场和站队的话题之外,在3个多小时中绝大多数的时间里,那些弹幕的和刷屏的“参与者”不断重复的评论和内容,都与上述技术细节一点关系也没有。大家显然更在意罗永浩和王自如的态度和姿势、谁有风度谁“没素质”,谁现场的气势强过了谁。

即便在一些“专业人士”的微博和朋友圈里,也是如此。专业人士喜欢用“逻辑正确”凸显自己的智商优越感和“中立立场”。然而在知乎、新浪微博和微信朋友圈的诸多围绕此事的评论中,你会发现指责罗永浩和王自如“偷换概念”或“逻辑硬伤”的“专业人士”同时存在且数量相当,但几乎很少有人同时指出这两个人的逻辑都有问题,或者两个人都偷换了概念。而事实上,在这场并非严格意义的辩论中,尽管发言机会悬殊,但双方都极尽可能地利用逻辑漏洞和转移矛盾来为自己的立场找借口和说辞,都刻意地让那些不利于自己的事实变得模糊和无法验证——但大多数喜欢号称“就事论事”和“讲逻辑”的人都有意或无意地忽略了其中一方的这些问题,而抓住另一方不放。

某种程度上,无论站在老罗还是王自如任何一方的看客,都无需这场辩论来验证自己的立场——只是这场辩论让他们的立场在不断地群体认同中愈发坚定。而没有任何一个关键的事实在这场争论中被厘清了:比如什么是正确的、专业评测一款智能手机的技巧和方式;比如接受手机厂商的战略投资与独立评测的边界在哪里,利益相关如何澄清;再比如怎么评价一款智能手机在设计与工艺上的平衡……这些问题,“有立场”的看客们不在意,台上的辩论者也有意无意地回避。那些声称“从此之后再也不相信Zealer了”的人很多其实从前也没怎么看过Zealer;那些“本来觉得锤子还挺好的,看来今后不会买了”的人其实原本也没动过买锤子手机的念头。同样,那些因为“有情怀”、“有理想”而崇拜老罗的人仍坚信这是一次理想主义者自证清白的磊落壮举;而那些痛斥老罗“没风度”、一路呐喊“自如加油”的人可能真的是觉得这个长得像刘翔、玩过那么多手机还(在录播状态下)口才那么好的邻家大男孩还挺可爱的。

仅此而已。

有人觉得这是一场在中国最接近总统竞选电视辩论的网络视频辩论。但其中最大的差别是:在这场关于老罗和王自如的辩论中,你不需要为你的投票承担任何代价。它无关税收、福利,甚至无关一部锤子手机的销售。你所需要的就是一个一群人共同拥有和守望的立场,在其中获得莫可名状的兴奋、满足和认同感。除此之外,有关这场辩论在一个月后,一年后甚至若干年后,能留下什么,谁还能记得什么,都没那么重要。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