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说话”是喜马拉雅的重磅IP,而音频领域已进入大开大合的竞争时代

今年最火的新应用是移动直播,移动直播的火爆让其他行业似乎都不如从前那么受关注了。当我把这个问题问给喜马拉雅联合创始人、CEO余建军的时候,他表示,不同的人适合不同的平台,对喜马拉雅来说“我们只取一瓢饮”。

音频领域有独特的使用场景,比如开车时和睡前闭眼休息,这些场景并非直播可以取代。这是余建军当初对音频领域的创业那么激动的原因。从泛娱乐层面来说,各类应用都受到了移动直播的冲击,但音频仍然有着自己的大本营,而喜马拉雅是围绕音频创业的公司里最大的一家。

马东的米未传媒在喜马拉雅上推出付费节目(或者说课程)“好好说话”是今年喜马拉雅的高光时刻,此前喜马拉雅一直保持着低调。“这个行业里面数据造假以及各种谣言比较多,所以我们不想太高调。”余建军说。喜马拉雅也曾多次陷入数据的口水战。

好好说话课程海报

好好说话节目海报

但“好好说话”的节目发布以及首日突破500万的付费,还是引发了很多人的关注。喜马拉雅的付费精品专区同时还吸引到了吴晓波、樊登、罗振宇、葛剑雄、袁腾飞等一大批人的入驻。

这是喜马拉雅商业化的一次重要尝试。成立已经4年的喜马拉雅已经到了需要开始考虑收入的时候了。除了用户付费,喜马拉雅在商业模式上的尝试还有传统的广告,新的音频广告以及推出自己的硬件产品,但广告仍然是最成熟的部分。

余建军表示,现在喜马拉雅上头部(即最知名的)主播一年的广告收入可以达到百万级别,而喜马拉雅会参与分成。不过收入并不是他现在最看重的,长期来看,他最在乎的数据之一是喜马拉雅平台上的主播数量。

“现在上传过音频的有400万人,认证主播有8万。我们希望认证主播,或者长期活跃的主播能达到百万级别。所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余建军说。

喜马拉雅总部前台的公司数据墙

喜马拉雅总部前台的公司数据墙

主播是喜马拉雅最核心的资产,正是有了这些主播,才能吸引用户。但喜马拉雅公司里并没有几位主播,更多的主播来自外部。主播和喜马拉雅的关系就像应用开发者和应用商店的关系,开发者需要应用商店来推出自己的应用,应用商店也需要开发者提交更多优质应用来吸引用户。

喜马拉雅有一套类似友盟提供给应用开发者的分析系统,能让主播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听众是怎样听节目的,完播率是多少、听众在什么时候跳出等等。

应用商店无法控制开发者,喜马拉雅也并不“控制”主播。余建军告诉 PingWest品玩:“其他平台也会来挖主播,也有成功挖过去的,但很多时候一段时间之后主播又会回来。”

喜马拉雅联合创始人、CEO余建军

喜马拉雅联合创始人、CEO余建军

他表示,很多时候主播转换平台是因为看到对方有很高的播放量,但尝试之后会发现互动很少。这极有可能是对播放数据进行了造假。在喜马拉雅,一条音频节目的播放可能只有2万,但留言有几十上百条。“这种数据的对比主播心里是很清楚的。”

当然,钱也是很重要的一个因素。目前主播的收入主要来自广告分成,头部主播喜马拉雅有专人帮助对接广告。但只要在喜马拉雅成为网红主播,通过自己的微信公众号和微博,也能获得不错的收入。

对喜马拉雅来说,服务好主播就是为了从内容上更好的服务用户,让用户有更多更好的内容可听。从这个意义上说,联合马东的团队推出“好好说话”也是一样的。而且在这个内容创业开口就谈IP的时代,马东本身就是一个强IP,这种独家的优质IP对喜马拉雅的用户获取会有很大的帮助。

在创业初期,余建军“发明”了一些取巧的方法来获取用户。比如将不同主题的音频打包推出不同的应用,然后用这些应用来推主应用喜马拉雅。这种做法很取巧,但也被一些人认为手法太“低下”。

“现在我们已经不用这种方法了。现在更多是精耕细作,而很难取巧了。从整体上来说,现在做事更多从战略考虑,更多是大开大合。”余建军说。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