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不易:有些怂,有些衰,却成了偶像

在《明日之子》开播之前,要是有人说毛不易会成今年的偶像,大家一定会以为这个人疯了。

没接受过专业训练,有些害羞,有些驼背,网友说他“天然衰”,毛不易的样子怎么都没法和偶像联系在一起。

毛不易(右一)

马伯骞、赵天宇、毛不易

可是,他火了,连他自己都没想到。

参加节目之前,他的微博粉丝只有101个,如今已经飙升至200余万。他的原创歌曲《消愁》在QQ音乐上的总播放量超过5亿次,并连续获得8月、9月单曲畅销榜的冠军。

KTV在放《消愁》,洗车行在放《消愁》,朋友圈里在转《消愁》……

1

毛不易是被迷茫却又不甘于平凡的人们选出的偶像。

一年之前,毛不易还是个大学生,在杭州的一家医院做实习护士。他并不够热爱医护工作,想逃离又不知道往何处去。对未来充满期待,但更多的是彷徨——对所要面临的任何变化完全没有任何想象。

他自我安慰:你我终究是平凡人,我们最终都会得到平凡人的生活,工作也是其中之一。

可是,把平凡挂在嘴边的,都不甘于平凡。

他在《像我这样的人》中写道:像我这样优秀的人/本该灿烂过一生/怎么二十多年到头来/还在人海里浮沉。

5

这种状态众多漂泊在大城市的白领找到共鸣:他们从小努力学习,承载了父母和老师的众多期许,自己对未来也有美好的想象。当走向社会,他们才发现自己只是写字楼格子间中普通的一员,每天重复着不知有什么意义的工作,没有成为xxx一样的人,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出头之日……

不甘于平凡的,在寻找改变的机会,他们因为不知道去向何处而困惑、迷茫,甚至焦虑;没有特别大理想的,过了十来年安稳的日子,发现自己成了上有老下有小的中年人,事业上的进步慢下来了,陷入中年危机,同样迷茫、焦虑。

不潮、不酷、不帅的毛不易,就像个身边知心的朋友,把这些人萦绕在心头却又无法表达出来的复杂心绪唱出来,让他们找到共鸣。

百度指数显示,搜索毛不易的用户,30~39岁的占49%20~29岁的占30%。这些用户主要来自北京、上海、杭州、武汉、广州、深圳等城市。

2

新浪娱乐在《毛不易:像我这样奇怪的人,不想努力但又不甘心》一文中说,毛不易就像每一个你、我一样,日复一日顶着压力生活,偶尔疲了、累了,想放弃努力了,但又不甘心就这样碌碌无为过一生;大多时候,他对外讷言慎行,对亲密朋友开着无聊玩笑,但偶尔夜深人静,又有深情流露,于是将其凝成几行“矫情”句子,如此而已。但也正是因为他和你我有着相似的普通,所以我们能在他的歌中看到自己的影子,被他一句短词戳中心事。

毛不易被称为“少年李宗盛”,但他终究成不了李宗盛——抛开音乐本身不说,李宗盛情感是大众化的,但小县城生活安逸的公务员未必能理解毛不易背上所有的梦与想走进欢乐场的愁。

毛不易属于在大城市打拼人们,而且是清醒的人们。他在《消愁》中在努力唤醒自己的向往,最终不过安慰自己说,天亮之后总是潦草离场,清醒的人最荒唐。

而我想说,清醒的人最容易看到人生的悲剧。

2

喜欢毛不易和喜欢凤凰传奇并没有高下之分。

它只能说明,如今社会阶层分化的厉害,不同阶层的人差距大到彼此都无法理解对方的生活以及审美。城市中产无法理解农村人带着浓厚乡土味儿的快乐,农村人也未必能理解城市中产放假就出国旅游,几万块钱买个包的喜悦。

如果说过去只有大众文化和精英文化之分,那么现在是在两者之间做了更多分割,审美呈现圈层化的趋势,于是我们看到不同的网络平台有鲜明的人群标签:二次元、文艺青年、公知……

具体到偶像,再难有全民偶像产生了——当年费翔、毛阿敏依靠一台晚会成为全国人民心中的男神、女神,但毛不易拿了《明日之子》的冠军,也难以再现当年李宇春的火爆人气。

而且随之改变的是,如今的偶像不再精致,甚至是槽点满满。

知乎上有个有意思的提问:十年以前,我们追胡歌,追刘亦菲,追周杰伦,追林俊杰,当年的他们或许也不够完美,但至少没有什么硬伤;现在的青少年,追吴亦凡,追薛之谦,一个没演技,一个唱功差。这十年来,人们在偶像明星方向的品位下降了吗?

wuyifan

不,是偶像审美多元化了。知乎网友梧桐说,超女火爆折射出来的实质,是民间审美的觉醒。以前的偶像是自上而下的,即专业人士满意了,推他,到处是播他的作品,他就红了。如今,网友在选择偶像上有了更多决定权。

比如TFBOYS,当他们在学生群里中红得一塌糊涂时,更多非学生圈的人还没意识到他们红了。2014年王921日王俊凯发布的一条博文,截止2015619日中午12点共产生42,776,438条转发,获得了吉尼斯世界纪录TM“转发最多的一条微博TM信息”的称号——直到看到这条新闻,我的微博时间线以及我身边很多朋友都没出现过王俊凯的微博,甚至我们都没意识到他在微博的存在。

王俊凯获吉尼斯世界纪录微博

王俊凯获吉尼斯世界纪录微博

移动互联网时代,信息传播的去中心化加重了审美的圈层化。大众传媒时代,媒体主导着议程设置,大家把谁当偶像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其天天在媒体上看到谁。但现在是个性化推荐时代,我只看我感兴趣的,其他的就当没有存在过一样。

审美多元化,你觉得好的,别人未必看得上;别人喜欢的,你会觉得很差。

3

这是一个小众文化大众化表达的时代。

小众文化被掌握话语权的人们接受,被他们放大,就变成了大众文化。

比如一些网络流行语,“腹黑”、“王道”来自动漫小圈子的同人文化,“雷”、“屌丝”来自百度贴吧,他们经过放大成为大众流行语。

再比如深沉厚重、冷静内敛,更倾向个人情感表达的新民谣,原本他们只是音乐界的非主流,大多数新民谣歌手都以独立音乐人存在。这些独立音乐人在音乐道路上曾经走得很艰难,但近年来他们的音乐被更多有相似经历的人们接受,处境大为好转,宋冬野、马頔、尧十三、赵雷、李志、陈粒们的人气大有改观。

zhaolei

这些小众文化走入大众视野,都离不开城市中产——他们占据诸多资源优势,在网络上掌握话语权,他们情调与趣味成为引领文化潮流的风向标。

城市中产喜欢萌文化,于是“萌萌哒”、“么么哒”成为了日常用语,美颜相机要有兔耳朵、猫咪胡须的特效;他们喜欢个性化的表达,于是90年代的爱情流行金曲已经审美疲劳,取而代之的是平静缓和、娓娓道来的新民谣;他们大多从小生活优渥,所以聚集了大量农村人的快手,被看做是残酷底层物语,而大量快手用户的快乐被视而不见。

今年,抓住小众文化大众化表达的趋势,并在商业上大获成功的是《中国有嘻哈》——网络综艺诞生现象级爆款,之前这牢牢被一线卫视占据。爱奇艺CEO龚宇曾表示,所有的爆款都产生于从来没有出现过的创新领域和创新品牌上。

但不可否认的是,爱奇艺在《中国有嘻哈》上是冒了很多险的,节目最开始连赞助商都没有,前期挪用了5个项目的预算,直到第一期录完成才收获1.5亿元冠名。

《明日之子》可谓聪明了很多:他们让代表不同圈层文化的选手同台,把选择权交给市场。最终,代表精英阶层的马伯骞PK代表平民阶层的毛不易,毛不易拿了冠军。

如果说李宇春代表的是自下而上选择偶像的开始,那么毛不易就是为自己圈层选择代言人的开始。

很抱歉,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本站暂时关闭评论,欢迎移步至品玩App发表您的评论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
brand

PingWest品玩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