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tapaper创始人在出售公司时,是如何考虑的?

2

上周,Instapaper创始人Marco Arment一篇名为《The next generation of Instapaper》的博客,让它几乎所有的用户愕然:几乎是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他宣布把Instapaper的多数股权出售给了Betaworks,也就是那家收购了Digg并让它起死回生的纽约孵化器。

 Arment在信中把出售的原因说的很清楚,他说,Instapaper比他在2008年推出这款产品时预想的大得多,并且超出了他一个人能胜任的范畴。“它需要一些全职员工,但是我并不擅长招聘和带领团队,我宁愿去尝试其他的APP或新的项目。Instapaper需要一个新家,让它能得到支撑和增长,但是我不想把它卖给一家很可能在六个月里关掉它的大公司。”

 Arment的担心并非没有道理,现在的大公司更倾向于“人才收购”,不少优秀的产品都遭遇了关闭的下场。所以他选择把Instapaper出售给了熟悉并且信任的Betaworks,他将继续担当顾问,但是Betaworks将接管运营、招聘和发掘产品的未来。

而在近日举行的TechCrunch Disrupt NY大会上,Betaworks的CEO John Borthwick透露了一些和Arment的合作细节。

Borthwick说,“我在凌晨两点的时候,收到了一封来自Marco的邮件。他说他躺在床上,睡不着,试着搞清楚该如何平衡他的《The Magazine》、家庭和Instapaper之间的关系。”

Arment的结论就是,他希望Instapaper能继续发展,但是他不想处理后续的一大堆会让人头痛的事儿,包括管理一个日渐扩大的团队和融资。两人随后就交易的细节进行了商量,认为一个收益分享协议能让双方满意。正如Borthwick指出的,双方在讨论交易的同时,都坚持了一些原则,比如让Instapaper长期发展、Arment参与但是不承担太多责任。

随着Instapaper的加入,Betaworks现在也开始有了收入,Borthwick说,Instapaper有一群非常忠诚且热心的用户,所以在剔除苹果分成之后,每年还能有100万美元的营收。

相信Betaworks在Digg上的表现给了Arment足够的信心。去年7月Digg被收购后,按照BuzzFeed的统计,现在其他内容网站从Digg导入的流量上升了93%。Betaworks花了大量的时间和努力来培育初创期的公司,也有自己精心打造的项目,但是在接管有意思的项目和推进它们到新的高度方面同样有着巨大的兴趣。

虽然Arment没有在博客中说明他接下来工作的重心是什么,但是从他提到的“试着平衡《The Magazine》、家庭和Instapaper之间的关系”来看,也许他会把工作重心放在这本电子杂志上。

Arment对于 iOS 平台的偏爱无需多言,连Instapaper他都授权给第三方团队来做,《The Magazine》同样也只在iOS平台上推出。这本杂志设定的读者群就是爱好科技的人。其特别之处在于,杂志内容探讨的主题不只是科技,而是“爱好科技的人同样会感兴趣的议题”。

《The Magazine 》走的路线和Instapaper 如出一辙,极其强调极简。它注重的是文字阅读体验,不仅不放图片、影片或互动设计,也没有复杂花哨的排版。他认为这才是真正现代化数字杂志该有的样子,而不是把纸质那一套搬进来——由一百人制作,最后变成一个 300M的大文档。

根据Inside网站的文章介绍,Arment很坚持产品“必须一开始就赚钱”,无论是 Instapaper还是《 The Magazine》,他都相信:

只要给人们一种简单的方法来支持他们喜爱的东西,他们就会愿意去做。(Give people an easy way to support something they like, and they will.

所以,Arment坚持了他一贯的风格:不拿投资人一毛钱,也不靠筹资,而是靠用户付费养活自己的项目(《 The Magazine》每月订阅费用为12元人民币)。

可以发现,Marco Arment对于阅读本身有极大的热情,他参与的所有产品开发几乎都与阅读有关,并且很热切地设法改善阅读体验,转化成 Instapaper 和后来的服务。也许正是这种热情,让他不仅能成功创造Instapaper,也能成功从开始困住他的Instapaper中抽离。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