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平克斯出让CEO位置的背后,Zynga还发生了什么?

Photo Credit / AP

Photo Credit / AP

当硅谷著名的“双马克”中的一个率领近700名员工出现在旧金山同性恋大游行中并引起广为关注时,另一个马克领导的Zynga只有区区一排人举着Z-PRIDE的牌子走了个过场,紧接着Zynga确认了更换CEO的消息。微软互动娱乐部门总裁唐·马特里克(Don Mattrick)将于下周到Zynga走马上任。Zynga今天宣布,马特里克将担任CEO一职并加入董事会,现任CEO、创始人平克斯则将继续担任董事长、首席产品官。

Zynga近几月来被坏消息笼罩。6月4日,Zynga曾宣布过在8月前完成大规模裁员,裁员规模达520人,占公司总人数18%,纽约、洛杉矶、达拉斯办公室全数关闭,一部分旧金山办公室员工也被裁,离职员工可以拿到4-6个月工资作为补贴。中国办公室也在裁员中被波及,从160人削减至130人。公司规模锐减至IPO前的规模,剩下2500人左右。在6月初的裁员期间,就有Zynga员工向Pingwest透露,中国区部分员工已无心工作,等着拿到补偿离职。随后,经媒体确认,Zynga中国区总经理田行智也宣布离职。

宣布平克斯退位后,今日美股市场上Zynga股价从开盘的2.77美元上涨至3.07美元(截至发稿时间)。不过相比起IPO发行价10美元仍相去甚远,市值蒸发至只剩下20多亿美元。从股价来看,似乎平克斯退位在市场看来对Zynga是一件好事。从去年开始,就不断有人在Quora上提问以及在GlassDoor——一个由公司内部职员匿名对所在公司打分和发表评论的网站上质疑Zynga糟糕的表现是否由于平克斯管理不当。看起来,这次找来职业经理人接手Zynga像是大势所趋。

但就GlassDoor上员工对平克斯的评价来看,似乎都相当正面:“一个通情达理的CEO”,“对公司的目标有真正的激情”,“每封发给他的邮件他都会查看和回复”等等。不过也有Zynga的员工对PingWest透露,平克斯似乎是一个在员工和媒体面前太过亲和、擅长表达和作秀的CEO,而与之工作却远非如此。所以,这次的CEO更换是一件好事。

同时,另一些评价也暗示了些什么:“我不确定从他往下两三个级别的员工,考虑到这些人自私的动机,是不是可以传达他的愿景。”根据PingWest了解到的消息,在这些由CEO往下两三个级别的高管中,最为引起Zynga内部员工不满的是现任首席技术总监兼副执行总裁Cadir B. Lee。公司内部的员工向我们表示,这在Zynga内部已经是公开的秘密——Cadir毕业于斯坦福大学,主修生物学,辅修音乐学,这导致一些工程师认为他“根本不懂技术”。

Zynga此前被指在美国市场太过依赖Facebook,一旦与之剥离,游戏就无法走红。中国市场被认为是Zynga离开Facebook的独立尝试,在和腾讯合作推出的《星佳城市》(Zynga City)有不俗表现,但也在今年一季度财报发布后宣布关闭。在2012年下半年,Zynga连续几位高管在《Farmville 2》发布后的集体出走——包括负责基础设施的CTO Allan Leinwand,首席创意总监Mike Verdu和首席运营总监John Schappert先后离开。

Zynga摆脱Facebook依赖的一个重要举措就是去年6月发布的Zynga.com——试图用自己的社交网络搭建一个游戏生态系统。这也就是Zynga的网页平台。但一年之后的的大裁员,从事Web开发的员工却成为裁员重灾区,被解读为Zynga将对Zynga.com战略大规模收手,而彻底以移动端作为发展重点。但Zynga员工指出,多款游戏、甚至是整个平台的失落,都是由技术漏洞造成。比如,此前Zynga.com的支付方式被指不安全,因此多款游戏只对来自Facebook的接入开放支付,而拒绝来自Zynga.com的支付,从而导致Zynga直接的经济损失和市场份额减损。在裁员发生后,Zynga中国区的产品负责人曹金明也在Gamelook上指出了多款游戏的技术bug频出,曾经大热的《Mafia Wars》在续集《Mafia Wars 2》上失利。该款游戏在已经研发了近2年情况下推出,却“经常玩一会就必须刷新浏览器重启”。

Zynga的网页平台此前在Cadir的领导之下,现在整个团队已经解散,该项目将被转移到印度,不再作为重点发展。尽管Zynga CEO Mark Pincus(马克·平克斯)此前表达过向移动端倾斜的策略,但他也同时表示过“要让游戏多平台化,要提供PC到移动端的完整体验”。Zynga.com平台的衰落和针对Web开发部门的裁员,使得Zynga向移动端转移之路上出现了断裂带——这应该并非平克斯的本来意思,看起来像是不得不以移动端作为发展重点。

不过早前网上流传的一份内部Google Docs文件显示,已经有273家公司向这些被裁员员工伸出了橄榄枝,其中包括了Airbnb、Amazon、Box、迪士尼互动、Facebook、Path甚至Fitbit这些名字,而且其中不少公司都在开放职位一栏标注了“tons”“lots”,以此可以看出,Zynga的员工本身的能力在市场上还是受到认可的,更多的问题实则是由管理层产生的。

马特里克此前在EA工作过,并掌管全球制作和研发,在微软接管Xbox部门后也给该业务带去了极大的业绩提升。而平克斯在离开CEO位置之后,也能回到他创始人的身份中,更关注产品层面,将自己从管理和行政中解脱出来。早前,硅谷的一些投资人表示他们认为Zynga可以度过这一阶段的难关,如果平克斯回到产品层面可以被视为一个节点,而在马特里克上任后可以看到预期的人员调整的话,投资人的预言就并非不可能实现。

不过,Zynga的股权架构设计和Facebook一样精致——平克斯至今掌控着Zynga董事会50%以上的投票权,此前有文章曾无奈地说:要想拯救Zynga,无论如何都得靠平克斯,因为他无法被更换。不过现在平克斯被更换了——我们得说:平克斯,这么干不错。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