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XSW现场】下一站,火星!

火星,人类对于这颗红色星球的向往从未停止。在很多科幻小说甚至是电影里,它都是人们移居太空的第一站。实现让人类登陆火星这个宏伟目标,从Space X的创始人伊隆·马斯克、到备受争议的单向火星登陆计划火星一号,再到NASA(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民间和官方的尝试从未停止过。

在这里面,NASA看起来是最接近、也是最有希望的。从地球轨道的国际空间站开始,它对火星的机器探索已经进行了40年,而现在,NASA希望在2030年-2040年间,实现人类踏足火星的目标。

这不仅需要科学家们的努力,更需要大众的支持(尤其在NASA经费被大幅削减的情况下)。所以,NASA这群酷酷的科学家出现在了今年年初的CES展上、奥斯汀的西南偏南科技音乐节上,并且设置了一个很大的展台,来介绍他们的航空航天技术和火星计划。

File_000

File_001

 

“一艘宇宙飞船和一辆漫游车(好奇号)已经火星周围围绕和登陆火星,让我们了解很多这颗红色星球的事情,并且为人类的探索铺平了道路。”杰森·科鲁森(Jason Crusan)NASA前沿探索部门的总监说。

人类登陆火星计划最大的问题就是整个过程耗时很长。NASA现在只需要17个小时,现在可以把一个宇航员从国际空间站弄到一个美国的一个医院里;但是按现在的技术,仍然需要1100天,才能完成人们去往火星、停留、再返回的整个过程。

还有许多的技术难题亟待解决,比如着陆和动力系统的问题。由于宇宙飞船速度非常快,如何实现安全着陆仍然是一个没有解决的问题。

莫莉·安德森(Molly Anderson)是NASA太空技术任务部的首席科学家。她表示,EDL(entry, descent, and landing,指飞船到达大气层到着陆这个过程)是非常困难的,因为那么快的速度下,如何保证安全的着陆,是一个很大的难题。

NASA正在进行载重火箭Space Launch System(SLS)的升级。正是它把人类带到其他行星上,而它一次发射还是在2011年。现在他们已经迈出了一小步:成功测试了SLS上的第一个RS-25火箭引擎,而更多测试即将展开。SLS的升级成功与否,将直接关系到人类是否真的如NASA计划的在2030年-2040年间,登上火星。

另外,宇航员在火星的停留也很复杂。所以NASA也期待在2020年-2030年期间,可以派出一艘太空飞船,先绕月球轨道飞行,作为前往火星的“热身”。

“我们可以在月球轨道上测试居住情况和相关设施。由于月球和地球非常近,所以如果出现什么问题,可以迅速返回。”莫莉说,“宇航员也在帮我们不断验证探索火星必须的技术和通讯系统。我们也在密切关注人类的身体在太空中的变化,了解怎么保护宇航员的健康。“

File_004

宇航员当然是关键的一个环节。有消息称,NASA已经在筹备它的“Class of Mars”,将会在数千名候选人里选出13人左右进行训练,希望有一天可以真的把他们派上火星。

宇航员维克多·格拉乌(Victor Glover)就开玩笑说,“在去火星之前,你得知道怎么做太空漫步,并且得对于俄语非常熟悉。你还得知道怎么修厕所,因为厕所经常坏,还只有两个。”

NASA也开始研究在太空中生活对人类行为和健康的影响,比如昼夜节律等。如果你关注了新闻,你就会知道他们还已经在国际空间站开始了种植实验,虽然还没有像电影《火星救援》里一样种出土豆,但是已经成功培育出了第一朵花。太空中资源的重复利用和回收、甚至3D打印技术,都在逐步发展。

就连火星上的漫游车好奇号,也为了这个目标接到了新的任务:寻找生命、或者生命存在的痕迹。

在好奇号原来的任务结束后,NASA选出了一队新的科学家来接管它。他们开始研究现在火星表面的辐射水平,以及那个部分是最宜居的部分,换句话说,他们研究的不仅仅在于火星上的生命曾经发生了什么,还包括火星上可能的“未来”生命——人类。NASA说,

“主要的科研目标在于了解火星环境的变化。弄明白它为什么从一个适合微生物的地方、变成了一个不宜居的环境。”

虽然NASA是美国的一个官方机构,但是对于火星计划来说,NASA有很多国际合作伙伴,包括政府项目和商业伙伴。“这不是任何一个国家可以独立完成的事。”杰森·科鲁森说,“这是为了全人类的利益。我们必须确保这个不会改变。”

当然,想登陆火星的不止NASA一个,还有一个叫做火星一号(Mars One)的荷兰非营利组织来到了西南偏南科技音乐节。如果你还记得一年前传遍朋友圈的的“河北小伙入围火星移民计划”的新闻的话,没错,就是他们。

火星一号是由一家荷兰非营利组织主导的火星探索移民计划,目的是在火星建立永久移民地,为此,他们在全球招募志愿者,经过层层筛选,选出24人接受严格培训,并从2024年开始被陆续送往火星,该项目为单程之旅,一旦出发就不再返回地球。

与资金雄厚、科学家扎堆的NASA相比,只有10个员工的火星一号的火星登陆计划简直就像是“痴人说梦”。但是在 CEO 巴斯·兰斯洛浦(Bas Lansdorp)看来,如果他们可以找到足够的资助者,那他们比NASA的成功机会要大。

兰斯洛浦说,“NASA说‘20年内把人送上火星’这句话已经说了45年,但是他们一直都做不到,主要就是因为他们没有把握可以把人从火星带回来。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单向不就没问题了吗?”

虽然听上去有些异想天开,但先别急着说火星一号就是个骗局。BBC曾经对他们做了调查,他们也无法得出结论。火星一号确实是一家非营利组织,而他们最积极的支持者之一甚至包括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荷兰理论物理学家胡夫特(Gerard’t Hooft)。或许,应该称火星一号为“一个纯民间自发筹资的宇航项目”更加准确。

兰斯洛浦也一再强调,实现人类登陆火星和在火星生存下去的科技“早就存在“,并且“十分成熟”。

他在会上说,已经20万人对他们的计划表示有兴趣,他们也在寻求大额的个人捐助,可以获得的回报是以后用资助者的名字命名火星上的城市。他们希望可以找到健康、聪明又有专长,比如懂得医疗、工程或者食品的人,他们计划选择100人进行训练,每年都把他们放到虚拟实验室里,进行时长不定的模拟训练,在10年时间内逐步筛选出正确的人。

兰斯洛浦也说,他们已经和一些航空机构进行了接触,委托他们设计图纸,但是还没有任何制造和生产计划。“我们还没筹到足够钱开始做。”他说。

不管兰斯洛普的火星一号计划最后结果如何,但是他说的一番话却很能解释为什么这么多人对于火星这么向往:

100年后,人们不会记得经济危机、不会记得战争,但是人们会记得谁去了火星……我们去火星不是为了火星,而是为了地球。我们探索火星,就和当初人类离开洞穴、探索外部的世界一样。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