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创业者和投资者来说,现在是黎明前的黑暗吗?

“经纬改行做高端旅游了。”

这是不久前,PingWest品玩在硅谷见到经纬中国合伙人万浩基和左凌烨时,他们开玩笑说的话。这两个“导游”还带了不同的团——20多个创业公司的CEO们。

事实上,他们此行的真正目的是,带着经纬旗下互联网金融和企业服务这两个领域的创业公司,来和硅谷的同类型公司交流,并打算由经纬牵头,邀请更多优质的人才加入经纬系的公司。两个团的行程排的很满,据万浩基和左凌烨说,周一到周五全都在开会,从互联网金融领域的Lending Club到Prosper,从企业服务领域的Box到Zenefits等,他们基本都见完了。

对比仍然火热的硅谷,国内似乎已经迎来了深寒:BAT传闻已经冻结招聘,很多创业公司倒在了融资门槛上……对此,曾经率先提出“寒冬论”的经纬是怎么想的呢?在万浩基、左凌烨飞回北京的前一天,我们和他们一起坐下来聊了聊,并把这次谈话整理成了“经纬二十问”。

首先十问,就是关于这两位资深投资人心目中的中美创业差异、和对中国资本寒冬的看法。

第一问:美国和中国市场最大的不一样在哪里?

万浩基:中美的打法和做事考虑的角度很不一样。中国比美国更加灵活、更加野,同样的东西可以跑得更快。

比如,今天见的Mint(个人理财服务),是一个很典型的记账模式,但它现在基本赚不到钱;而国内的一些同类型公司,做得更野,活法也更加宽泛。所以同样的模式在中国就可以更灵活,美国就做不到。

具体来说,金融方面,监管的条条框框,美国比中国多很多,但规矩都在那儿了,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都很清楚;中国的很多监管是跟着行业走的,存在一些监管空白,但这同时也可以让更多的创新发生。

左凌烨:企业服务这个领域,中国主要是向美国学习,因为美国已经做得非常细分,接下来就是主要在如何提高效率了。他们都很羡慕中国企业市场的机会,因为美国企业市场每个垂直领域基本都有上市公司加一堆创业公司,而中国基本还没有上市公司。不过羡慕也没有用,那不是他们的机会(笑)。

第二问:中美两地创业公司的差异大吗?

万浩基:现在两地最大的区别在于——美国更多的是创新,中国更多是执行

美国还是在发明新的玩法;而中国人创业的时候,往往是看到美国解决某个问题的公司已经起来,所以就拼执行,一个想法出来,都没有秘密,看谁打得更快。打车就是一个很明显的例子。

第三问:所以Copy to China 还在发生?

万浩基:Copy to China永远都在发生,但这件事情我觉得我们的态度要更积极一些。这个事情还是看社会发展,中国有的会跑得快一点,会有创新,比如支付层面,中国可能比美国走的快,支付宝微信红包都很厉害。

在中国,移动互联网普及得更快,我们有更多的应用场景。所以我们在支付上的创新是很超前的;而在社交软件上,比如我们的陌陌,它重新定位了人群属性,这样的创新也非常有意思,并且这样的创新在中国还有很多,这个我非常乐观。

第四问:既然提到打车大战,那中国互联网的竞争方式有变化吗?

万浩基:最大的不同在于,现在大家去拼,拼完要有目的。现在中美都很支持用钱去拼市场,但是拼完要有真正的生意在那里,不是每个场合和场景,都是适合用钱去拼的。

左凌烨:一直都是这么血腥,尤其是在每个细分市场,O2O每个细分门类都有一堆。这也导致中国公司的生存能力更强,比如猎豹,在全球市场很成功。可以这么说,中国市场培养出来的,可以秒杀对手。

第五问:现在非常多创业公司的估值都很高,这都是泡沫?

左凌烨:估值来说,很多公司没上市就几十亿美金的估值了,很高,但是市场比五年前还是大很多。这是很核心的一点,比如百度阿里腾讯,无论从收入来说,还是规模来说,都提高了不少。所以泡沫有,但是估值高并不完全是因为泡沫。

第六问:泡沫破裂,是不是寒冬就到了?

万浩基:寒冬的定义很简单,看有没有钱。创业者都是基于钱来生存的,直到可以找到自己的方向独自去盈利,很多都要经过不盈利的路,中间融不到钱,那就是寒冬了。

大的宏观情况肯定在改变,大市场不好,就会影响VC融资。这就是很多东西的核心。很多人感觉到寒冬就是因为二级市场做了很多大的调整,直接影响到资本有没有钱在手,资本愿不愿意去发力,影响到下面的公司融资的情况。

整个速度慢下来是事实,慢到什么样的地步每个人看法不一样,我认为,融资的时间拉长,金额变小,但是是否会大规模公司融不到钱,现在还没有,以后也不好判断。到今年年底,大的趋势可能不一定会改变,但是要记住现在的周期都变得比以前要快,你看美国之前的金融风暴一年多也就恢复了——当然我们不讨论深层次结构性的东西;你看A股也在起色,所以这个调整时间没有以前长。以前可能要两年做一个周期调整,现在肯定是没有这么久了。

第七问:经纬的投资速度也会慢下来?

左凌烨:钱的源头出现了问题,但是经纬还是很强势地投资。现在寒冬时,投资会不会减慢,我们反而会加快。我们投资节奏很平稳,投资节奏也不会放慢。而且我们认为现在这样调整,反而会更理性,理性就会带来更为合理的繁荣。

万浩基:不会。其实寒冬整个周期也是很长的。你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其实不会因为钱多,而成功的公司就会增多。现在多了2、3倍的创业公司出来,不代表就会多2、3倍的独角兽出现,所以失败的公司会增加。一部分不能运营的资本就会收缩,能拿到钱的人慢慢就会变少,这个也是一种循环。不用太悲观的。

第八问:上一波成功的创业者里,很少有海归的,现在海归创业者是不是没有优势了?

万浩基:上一波成功的创业者里没有海归很正常。以前都是模式学美国的,基本上都是本地执行为主的,所以本土CEO更有优势;但企业服务和技术型创业公司里出现成功的海归创业者很有可能。

左凌烨:2C市场的话,成功概率就会比较低,因为国内现在竞争太激烈。而在企业市场,美国企业服务是靠精细化运营成功的,所以华人工程师回去创业的概率就会高很多。

第九问:你们接触过的海归创业者,和国内的创业者有什么不一样吗?

左凌烨:他们还是更有国际视野。毕竟你在报道上看过,和在公司里面做过不一样,他们经历过产业演进的格局,知道怎么不一样。

万浩基:在一些技术壁垒很强大的领域,海归有优势;线下执行的,就没有那么多优势了。一定要在自己擅长的领域里去发挥。

第十问:一些前沿领域,比如AI、无人机等,经纬投的都比较少,那你们比较看好未来的哪些领域?

万浩基:我们认为还是时机问题。新平台肯定会来,如果来了我们肯定会发现。

左凌烨:我们有专门的小组研究这个方向。我们不是什么热门投什么,而是很早就开始研究,比如企业服务,我们三年前就开始研究。很多细分领域都是这样,我们一直在跟踪,只要市场时机快成熟了,就会加大投资力度。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