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酷吗?VC的筛选法则:看100个案子投1个

经纬中国,应该是国内最有“个性”的VC之一:从创始管理合伙人张颖出了名的“快意恩仇直脾气”,到陆续押中陌陌、滴滴快的、猎豹还有其他大大小小“独角兽”,再到他们不同于其他VC的做法,让经纬多少看起来有点“怪”。

不久前,经纬的合伙人万浩基和左凌烨,带着经纬的互联网金融和企业服务领域的投资团队,一起来到了旧金山。趁这个机会,PingWest品玩和他们一起聊了聊,看看经纬团队内部有什么样的“小秘密”。

第一问:经纬每周收到多少份BP(商业计划书)?

万浩基:我们一年看6000-7000个项目,这是指面对面会聊的数量,不包括收到BP没见面的。BP那可能几万封。我们每年投60、70家,差不多100个里面投一个。

左凌烨:60-70或者更往上是多的年份,可能40-60个更接近我们的平均数。我们是有行业分工的,每一份BP都会看,但是有些是明显不靠谱的,我们的经验也可以一眼就识别出来。我们都了解某个细分领域要看哪几点,如果团队背景不符合,发展路径不符合现状等,一看就可以看出来。

第二问:经纬的决策流程是怎么样的?

万浩基:我们有8个合伙人。垂直领域的团队带来的Deal,我们看到喜欢的,礼拜一会集体讨论,我们合伙人的会议会决定是不是要投。

左凌烨:我们的决策很快,以周为单位,以很快的速度沟通。我们不是简单地以少数服从多数的方式来沟通,而是尊重垂直领域团队的意见。相信团队的专业判断。其他同事会更宽泛地从格局、市场等来补充。

第三问:你们投过的,错过最遗憾的案子是什么?

万浩基:我参与了几个项目,口袋购物、陌陌,滴滴快的都比较成功。但是公司你不退出,就永远都有变数。从回报级别来讲,这些都可以回报一个基金以上的。错过的,小米也算,也是一个很大的机会,有各种各样的原因,我们没投,是很大的遗憾。

左凌烨:每家VC错过的肯定比投中的要多得多,因为你没投的都算错过的。我们从成立开始,到现在没投的很多了,京东、全部都看过,当时估值都比较低,都是几百万金额。成功的就很多了,比如猎豹、陌陌等等。

第四问:怎么决定跟投呢?

左凌烨:我们内部有一套自己的评判标准,内部也有比如人民币、美金等不同基金,跟投的份额有的小有的大,但是我们都会对公司进行支持。

第五问:你们怎么说服创业公司来接受你们的投资?

万浩基:我们基本上都是领投。我们基金的品牌、可以提供的帮助、投后的服务、个人的魅力等,都要用的上。他们选择的不仅仅是投资人,也是董事会成员,所以和CEO的默契很重要,是不是真的聊得来,是不是长期的合作伙伴等。

第六问:你们喜欢“听话”的创始人吗?

左凌烨:我们一直都说,创业成功99%都是靠创业团队,他们需要帮助的时候找我们,我们肯定会提供,而且会帮到位,更多的是我们做一些提醒,采纳与否还是创始人决定。

万浩基:有些方面,我们作为投资人不是最专业的,那就需要创始人来发力,但我们也经常在CEO们之间组织分享,让大家从中去获取可能有帮助的经验。现在经纬有将近300家公司,彼此之间也经常发生协同效应。在公司发展融资和关键时刻的选择,我们还是有些经验可以提供建议,但是创始人一定要比我们懂做什么决策。

第七问:90后创业者是个颇为有争议的话题,你们对于这个群体有什么看法吗?

左凌烨:我们投了不少90后的公司。其实90后他们也不年轻了,最大的也都25了。越来越多创业者,肯定越来越年轻,很多人都在25-30岁之间,但是有的领域不适合年轻人,比如企业服务领域,因为你必须要有过积淀之后,才会了解市场的需求。我们内部投资团队,也有70、80、90后都有,而且是扁平化的。

万浩基:不应该用年代来去定义。成功者的特质都很明显,比如很强的领导力等,这不是90后专属。创业本来是一代一代的,每一个潮流有一批创业公司,有自己取决的方法。而且不同领域也是如此,比如金融领域和内容领域,需要的就是不一样的创业者。

第八问:你们看到的成功的创始人都有什么特质?

万浩基:非常强的学习能力,愿意听别人的意见,愿意分享。这个世界没有超人,创业公司都是团队做起来的,要懂得分享自己的利益,让大家一起长大,分享自己的责任。

左凌烨:坚持。现在大部分公司,从创业到上市,都需要7年以上的时间,所以不坚持,肯定是做不下去的。

第九问:直率是不是经纬整体团队的特点?无论是率先站出来说“寒冬来了”,还是说“考验人性底线特别傻逼”,经纬似乎都有很多惊人之语。

万浩基:这个和张颖的性格也有关系。但是我们确实很直接,我们看完项目,如果不适合,就会直接和别人说,我们不会拖着他们。如果创业者有需要,我们也会给他提供一些建议。

第十问:经纬的气质是什么?

万浩基:专业。我们对每个行业都很了解,每个公司都有细分垂直领域团队去聊。同时,我们投资了很多公司之后,会有一整套的发展方案,包括这次我们带公司来美国,这都是我们服务的一种。另外,也有很多人说我们友善,因为我们非常尊重创业者。

左凌烨:对内部的话,是不官僚和平等。很多加入经纬的人都可以主导自己的项目,可以获得成长,无论是在利益分配和职责方面的提升,都很平等。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