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每天早上准时偷能量,但“蚂蚁森林”背后是怎么运作的?

“蚂蚁森林”可能是余额宝之后唯一一个广受好评的“支付宝系”产品,尽管它并不属于核心业务,更不负担创收盈利任务。用户在支付宝里根据各种低碳行为会积累“绿色能量”,收集“绿色能量”到一定数额以后可以种下一棵虚拟的“树”。相应的,用户每种下一棵虚拟的树,蚂蚁金服与其在内蒙古的合作伙伴“阿拉善 SEE 基金会”就联合在沙漠里种下一棵真实的梭梭树,据说最勤奋的用户已经在支付宝里种了二十多棵“树”。

从产品的角度来说,它定位高,基于公益、环保和场景更为具体的“碳交易”主题,为用户开设一个“碳账户”,用户持续不断使用就相当于持续不断奉献社会;另一方面,蚂蚁森林将严肃的传统公益充分互联网化了,简单有趣,操作门槛很低,不需要阅读复杂的操作说明,以社交互动小游戏的形式就能完成所有流程。

蚂蚁森林

支付宝里的蚂蚁森林

根据蚂蚁金服方面提供的资料,从 2016 年 8 月上线到 2017 年 1 月,蚂蚁森林的用户超过 2 亿人,累计种树 111 万棵。当然,这样的成绩不依托于支付宝这棵“大树”是不可能轻易达到的,而产品本身也带着浓厚的支付宝风格:蚂蚁森林并不讲究“克制”的设计哲学,它希望让每一个支付宝用户都能使用这款带着公益性质的产品,甚至那些非支付宝用户(通常是学习使用支付宝成本比较高的中老年人、小孩等)也能因为蚂蚁森林而成为支付宝用户。有时甚至被指责为“骚扰”那些并不感兴趣的用户,但蚂蚁森林不这么认为。著名影星李连杰做壹基金,以“尽我所能,人人公益”为其理念,提倡公益应该是所有人贡献一小部分,而非仅仅是特定人群的专属。蚂蚁森林的设计和运营策略,似乎更符合这种理念,而李连杰与马云也是有多年私交的好友。阿里巴巴对待公益这件事一向是高调的,并要求集团所有员工每年至少做三个小时的公益活动。

3 月 21 日世界森林日,PingWest 品玩(微信公众号:wepingwest)跟随蚂蚁金服和阿拉善 SEE 基金会的同学,一起前往阿拉善荒漠腹地,实地探访了蚂蚁森林。

阿拉善盟地处内蒙古自治区最西端,面积 27 万平方公里,比“包邮区”的苏、浙、沪加起来还要大,但常住人口却只有 25 万,且绝大多数都集中在几个小城镇里。截止 2015 年,阿拉善的森林覆盖率为 7.65%,盟内主要地形地貌是广袤的沙漠和戈壁,腾格里沙漠、巴丹吉林沙漠、乌兰布和沙漠有连年扩大并“握手”(互相接壤)的趋势。在这个背景下,阿拉善 SEE 基金会在 2014 年启动“一亿棵梭梭”项目,以恢复当地生态环境。

荒芜空旷的阿拉善

荒芜空旷的阿拉善

与藏区的高原荒漠不同,阿拉善环境的主要痛点在于缺水。梭梭这种多年生灌木植被,不怕极端高低温,根系发达,种植成本低,只要前期保证充足水量,存活率就会很高,还有经济价值,又不会因过度繁殖破坏原来的生态体系,非常适合阿拉善地区生长。

距离阿拉善最近的机场在宁夏银川,向西穿过贺兰山脉,大概两个多小时的车程就到了阿拉善盟政府所在地,阿拉善左旗的巴彦浩特镇。但如果要去更西面的额济纳旗,更多人会选择从甘肃兰州出发。早几年阿拉善旅游业过火,缺乏适当管理,也曾破坏当地生态环境。

我们一行人由来自北京、上海、阿拉善等地的媒体,以及来自全国各地的 8 位蚂蚁森林用户组成。这些被随机选拔出来的用户都是 90 后,有在校大学生、公益志愿者、通信工程师。有人为了写毕业论文而来,有人是因为男友在阿拉善当兵想借机过来看看,还有一位用户说,每天早上收取蚂蚁森林的能量见证了自己半年减肥 70 斤的历程。

前往阿拉善的8名蚂蚁森林用户

前往阿拉善的8名蚂蚁森林用户

虽然各有各的故事,但也说明蚂蚁森林的活跃用户仍然以属于互联网重度使用人群的年轻人为主。

3 月 21 日天蒙蒙亮,我们的车队从巴彦浩特镇出发,向种植着梭梭树林的目的地出发。不出意料,车队以丰田陆地巡洋舰为主,阿拉善的主干道和高速都养护得很好,但通往任何一片梭梭树林仍然需要穿过几十公里的砾质和沙质荒漠,司机开车很快,路上颠簸,也只有陆地巡洋舰能较廉价地满足大西北的各种路况和驾驶场景。2015 年阿拉善盟的机动车保有量为 7.6 万辆,驾驶证保有量超过 11 万,人口与机动车保有量的比例超过大多数东部一线城市。在地广人稀的阿拉善,私家汽车或摩托车几乎是现在唯一的出行方式。滴滴网约车服务并非没有,但司机数量少,价格也很高。

陆地巡洋舰

陆地巡洋舰

一路上偶尔能看到骆驼(也有白骆驼)、驴、沙鸡等动物,有的地方还有灌溉农田——种植西瓜等水果,但当地的灌溉方式曾经主要是漫灌,对水的利用率低,实际上会给缺水的生态环境带来资源枯竭的危险。这也是当地政府试图改革的状况之一,一方面要封山禁牧,恢复草场,另一方面就是对水利农业进行有规划的管理。但不管怎么改革,都会造成部分牧民和农民失去原来赖以生存的手段,必须帮助他们重新找到工作。种梭梭树就是其中的一种新工作。

我们去拜访了被称为当地“梭梭大王”的胡开竟家。胡开竟家位于苏海图嘎查地区(嘎查是蒙古族的村级行政区划,但面积常常比东部一个县还大),离开主干道后还要行驶几十分钟才能到达,方圆几十华里内只有他一户人家。

种梭梭

梭梭幼苗

胡开竟就是曾经在苏海图依靠粗放型放牧经营草场的牧民,在政府要求退牧还草之后,胡开竟在外地跑过货车,很难维持生计,又长期与家人分离,干了几年就受不了了,回到家乡又不知道高中学历的自己能做什么。彷徨之际,苏海图嘎查的嘎查长来鼓动胡开竟参与到阿拉善 SEE 发起的“一亿棵梭梭”项目中。胡开竟之前就尝试过种梭梭嫁接肉苁蓉,一种寄生在梭梭根部的植物,有极高的药用价值和经济价值,被称为“沙漠人参”。“先种 3 年梭梭,再种 3 年肉苁蓉,6 年后就成金子了。”由于历代补肾壮阳类处方中经常可见肉苁蓉的身影,跟冬虫夏草、穿山甲鳞片等的命运一样,在经济利益的驱使下,近二十年来肉苁蓉常遭盗挖盗采,从而导致梭梭树林也随之遭到破坏。

中科院寒旱所与水土资源研究室研究员张小由在讲解梭梭树的习性特点

中科院寒旱所与水土资源研究室研究员张小由在讲解梭梭树的习性特点。后面的房子就是“梭梭大王”胡开竟的家。

但因为缺乏专业技术,收效甚微,胡开竟一开始的梭梭树林也没种起来。为了提高梭梭的成活率,阿拉善 SEE 请了专业的技术人员来为胡开竟们做培训。种下梭梭苗之后,每年都要浇水,尤其是第一年,必须浇够两次水,梭梭才有可能存活下来。到了第二年,需要根据当年的气候气象来控制浇水,如果气候特别干旱,就要浇两次水。成活三年以上的梭梭才能嫁接肉苁蓉。这次蚂蚁森林用户中,就有一位来自北京大学的同学,是“肉苁蓉之父”屠鹏飞的学生,抱着亲眼见见梭梭林的目的来到阿拉善。

挖坑、浇水都一定程度上实现机械化了,但梭梭种植关键在于养护。

挖坑、浇水都一定程度上实现机械化了,但梭梭种植关键在于养护。

年届四十的胡开竟把自己全部精力和心血都投入到梭梭的种植当中,阿拉善 SEE 方面负责提供技术培训,招标时当然也要考核梭梭林每年的存活率,防止浑水摸鱼的情况。六年过去,胡开竟一共种满了一万亩地存活着的梭梭树林,成为远近驰名的“梭梭大王”,年收入超过 20 万元。看到胡开竟有利可图,越来越多的牧民陆续参与到梭梭种植项目中。

正是在这种背景下,蚂蚁金服选择与阿拉善 SEE 基金会合作,设计出蚂蚁森林这个产品,将全国各地的用户与千里之外的沙漠公益牵连起来。

蚂蚁森林梭梭1号林

蚂蚁森林梭梭1号林

民间环保 NGO 阿拉善 SEE 生态协会由刚去世的企业家刘晓光发起成立,已经超过十年,每年都会有王石、冯仑、任志强等著名企业家来到阿拉善参与公益活动,近年来的各种转型使得其公众参与度更高了。对一些当地人来说,阿拉善 SEE 联合当地政府种树、做公益,早已成为他们的生活方式之一,他们也可以通过竞标等方式参与进来。对他们来说,成为公益链条中的一环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可以借此在家乡谋生。至于是支付宝来造林还是微信造林,是阿里巴巴做公益还是腾讯做公益,当地司机、商店营业员、酒店服务员都并不特别关心。

告别胡开竟后,我们前往去年和今年刚刚开始种植梭梭的“蚂蚁森林”,这里的梭梭树龄基本都在一年以内,要到夏天枝条才会长出绿色。

阿拉善SEE“一亿棵梭梭”项目负责人庞宗平在讲解阿拉善的荒漠化与“一亿棵梭梭”

阿拉善SEE“一亿棵梭梭”项目负责人庞宗平在讲解阿拉善的荒漠化与“一亿棵梭梭”

按照阿拉善 SEE “一亿棵梭梭”项目负责人庞宗平的说法,“阿拉善虽然不太发达,但周围可能更不发达”,因此有许多来自甘肃民勤等地的移民会选择来阿拉善生活。越来越多的人口和人类活动,脆弱的生态环境根本承受不了,所以人类必须学会与自然和谐相处,这不仅仅是所谓的“防治风沙、保卫首都”而已,更是为了当地居民自己的生产生活。

但并非所有阿拉善人都同意或者愿意实际去保护生态环境。2014 年 9 月,新京报记者在当地司机的帮助下,偷偷潜入到腾格里沙漠腹地,拍下当地部分化工厂向沙漠直排污水的照片,污水直排会对本就不多的沙漠地下水造成不可修复的破坏。新闻一经曝光,引起轩然大波,习近平作出指示,国务院成立专项督导组,腾格里工业园区进行大规模整改,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盟、阿拉善左旗、腾格里工业园区几十名责任官员受到处分,成为当年一大重要环保事件。

腾格里沙漠污染事件新闻图片

腾格里沙漠污染事件新闻图片

可这毕竟是被发现后的孤立事件。我们从蚂蚁森林回程的路上,除了无垠无际的戈壁滩、盐碱地之外,会经过一片化工工厂区,提取盐水湖里的物质制成各种化学原料,而周遭基本上寸草不生。尽管已经没有明显可见的污水直排,看上去却也没有什么恢复植被的可能性。

今天的阿拉善,化工厂周围

今天的阿拉善,化工厂周围尘土飞扬,满载的卡车进进出出

“蚂蚁森林”当然是真实存在的,“互联网+公益”的模式也具有一定的开创性,但是更重要的制度、人心则需要更多关注与改变。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
brand

PingWest品玩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