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行业巨头McGraw Hill进军智能教科书,会给在线教育带来哪些新启示?

下周就要回美国上学了,紧随而来的就是买大量教科书的纠结。说实在,虽然这半年来做了不少关于在线教育的报道,真到要上学的时候该买书还是要买书,继续为纸质传媒服务…不过,就这两天CES上传来的消息看,即使是传统出版行业的巨头McGraw Hill面对新型教育媒介的冲击也坐不住了。它发布了售价19美元的智能教科书SmartBook,其目的就在于抓住“书籍”这一依然极其关键的介质在新教育模式的冲击中依然挺立山头。正如集团总裁Brian Kibby说的一样;“在当今的世界中,不管怎样,想要变革学习,就必须要变革书籍”。

这款叫做SmartBook的程序现在面对的是PC,Mac上的电脑用户以及iOS和Android上的移动设备用户。此番处在亚马逊Kindle和多家在线教育企业的围攻之中的传统巨头也不得不改变教科书行业的一贯做法,来推出“自适性的学习体验”。不过,在这场战役中传统出版商还是有着诸多独特优势的。

为什么书籍依然是人类进步的主要阶梯

在线教育无疑是当今许多的创新公司都想占领的一块阵地。不少人已经用互联网的新方法改变了讲课、评分、考试的形式,不过有关“教育”这个话题自古以来最核心,但那也是最顽强的一部分内容依然很少触及 那就是书本。Kindle和其他的平板电脑大多数仅是简单的将书本搬到了电子设备上,但离“智能”还有着一定的距离。既然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不是视频也不是益智小游戏,那就说明对于学习这个目的来说,书籍这种看起来古老的方式依然有着不可替代的价值。

我的许多朋友都说,在线学东西虽然现在炒的火热,但是真正学起东西来还是老老实实的看书写作业更有效更踏实一些。Udacity的创始人Sebastian Thrun曾讲过,在他开设斯坦福大学的在线人工智能课程时,最让他感动的一个细节是许多来自阿富汗的学生冒着枪林弹雨,到喀布尔屈指可数的网吧去写作业。不过在那些信息发达的社会,人们就未必这么珍惜来之不易的教育资源了,谁难保不会去“学着学着就开始淘宝”呢?(Ice语)而且,学习的确是一个需要记忆、需要重复的过程,有的时候枯燥是难免的,所以说需要读书,甚至是背书。要是让大家都去看视频、玩游戏,确实是寓教于乐了,但效果怎样就不得而知了。

传统出版业巨头依然有着无以伦比的资源优势

另外一个原因也使得从事在线教育的创业公司到目前为止只能主要找一些边边角角的垂直领域。其中大多数公司开设的是计算机编程教育 – 毕竟这个学科本身的特点使它和电脑结合的最为紧密,从事人群也最适合去在线上进行推广。但毕竟,计算机只是教育行业无数学科之中的一个,就算是所有可以用电脑进行计算的理工科课程都被在线教育拿下,还有许许多多的传统专业和更多的传统教师偏好让学生去好好“读书”。比如,我们学校的哲学教授就相当反感用电脑,要求所有人必须阅读纸质书,甚至论文也要全部打印出来提交。

教育行业就像传媒行业,技术固然重要,但生产其海量的内容也是一笔极其巨大的投入。目前在线教育公司的创始人们不仅仅需要做好极客的任务,更重要的是要像敬业的推销员一样,挨家挨户的去搞定那些产生知识的教授们,让他们愿意录视频、出考题。在这方面,在线教育公司更类似于AirBnb这种线上线下结合的企业。而且这种东西和Facebook式的增长用户数不同,它是很难做到“指数型增长的”,因为网站上的知识内容必须一点一点的积累出来。而在这方面,传统的出版业巨头就在资源上有着难以想象的资源优势和相对低的生产成本。在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经营中,他们和许多大学有着良好的关系,和许多知名教授(包括那些不愿用电脑的教授)有着合同和合作关系。他们只要用新技术去利用一下自己这些已经存在的资源就可以产生很多新价值,而创业公司们则依然要一点一滴的去完成这项资本原始积累的工作。

自适应学习(adaptive learning)如何在书本上实现

自适应学习(adaptive learning)是过去一年在线教育领域最流行的一个术语,它的意思就是通过软件收集关于学生学习的数据(比如说,理解程度、能力培养程度等)来反过来个性化学习体验,并给每个人制定不一样的学习计划。SmartBook毕竟依然是教科书,不会做的像一些游戏化的教育应用一样花哨,不过McGraw Hill依然希望让自己的教科书成为一个虚拟的辅导老师,发现学生的学习习惯并让他们花精力改善自己的弱项。比如说,在应用的开始自然每个学生都会读书,不过在读书的过程中SmartBook会提出一系列问题,根据学生回答的准确性,程序会分析学生的知识结构,炸出他们的知识漏洞,并推荐学生去阅读一些自己不太熟的章节。CES上展示的SmartBook设备事实上会跟学生说话 – 它还融合了部分人工智能的功能。

适应性学习系统的沟通方向也是双向的。SmartBook程序会收集所有的用户反馈信息,并返回到这些书籍的“工程师”,即作者们手中。很显然,这也是在以科技公司改良新产品的那一套做法来做出版业,教授们则俨然变成了“技术服务部门”。

现在看来,2012年形成的在线教育领域群雄并起的火热形势可能会有所改变,一旦传统巨头们意识到自己处于危机,出招应对之后,它们原有的巨大资源优势对于许多小型创业公司来说将几乎是不可逾越的。当然,这可能会带来硅谷的失败,但更确定无疑的代表着硅谷的成功。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