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蓝之蓝,杀入红海

“我从来没见过身边有人在用魅族手机。”

六个月前,清华大学。“重新想象智能手机”论坛上,李楠的演讲刚结束,一位戴着黑框眼镜的女生就“生猛”地站起身接过提问话筒,向这位词锋犀利的魅族副总裁发起挑战。

并未轮到李楠作答已经有人代劳,和她隔着几个座位的的男生举起了手中的白色MX3。全场一片笑声。

笑声暂时化解了尴尬,但依然没法改变的是:魅族的出货量,尤其面向对价格敏感的年轻人群(大学生为主)的出货不够。并非只有这一位女生“生活中没有见到有人用魅族”。

当时魅族正在经历创始以来最大的转型:2014中国农历新年之后,创始人黄章走向台前面对公众,他已经不再只是魅族论坛里的那个以J.WONG为ID、专注产品、能随心所欲地表达自己诸如“无爱请离开”此类意见的“老大”,而是一个要承担起内部沟通与外部资源整合任务的CEO。在公开视频中,黄章检讨了自己的失误,并且承诺引入外部投资,改变公司股权结构,让魅族的运作方式变得更像一家互联网公司。与此同时,魅族面对外部竞争的态度变得更为激烈,主动挑起价格战,大幅降价促销当时旗舰机型MX3和前代在售机型MX2。

演讲中,魅族李楠也描述了这家公司真正的前进方向:不再拿小米做敌人,而是学习它的长处。同时又“不甘心做老二”,寻找突破小米模式的可能。

创立比魅族晚7年,做手机也比魅族晚3年的小米科技,境况确实比魅族更好。新的营销模式和贴近成本的价格,好用的系统体验和服务生态结合,成就了小米超高速的出货量增长。而在足够的设备保有量基础上,又能借住系统整合,把小米和盟友们的服务送达到用户面前。

而魅族一贯较高的价格和某些方面的专注、或者说偏执,为它带来了忠实的粉丝,却阻碍了魅族手机走向更多人群。从2009年开始,魅族不断克服危机,销量进步,但比起整个蓬勃成长的中国智能手机行业来说是掉队的,也跟魅族在互联网舆论上喧闹的声量不相称。

彼时,尽管李楠不忘用“5月公开市场销量第二”这样的话术来包装魅族,从整体出货量看,它实际是家中型手机企业。同样拥有颇受好评的定制系统,同样拥有粉丝文化,同样拥有死忠用户群体。魅族和小米差在哪里?

从后续动作来看,魅族可能认为答案在于价格和产品线。于是下半年魅族密集发布三款机型,卡住不同的价位。

9月魅族发布了新机型MX4,价格破底至1799元。尽管媒体间一直少不了对这款手机品质的争论,不断道歉的魅族产能也是瓶颈,但比米4还低200元的价格大大推高了它的关注度和销量。据PingWest了解,MX4单款的销量在200万部以上,这是魅族此前都没有预期到的良好成绩,出现产能瓶颈也跟超预期有关。

11月,魅族发布了售价2499元的MX4 Pro,通过一系列特色功能的加入维系住了高端的形象,尤其是“Android上最好用的指纹识别”。

日前,新品牌魅蓝和新机型魅蓝Note一起发布。这款酷似iPhone 5c放大版的手机,除了类似陶瓷般的手感以及多彩绚丽的外观外,最动人心的是999元的价格。可以说它是一款完全对标小米的红米Note,并自认为做得更有品质的魅族出品。

红米Note从今年3月上市以来不到一年时间里销量已过千万。5.5吋大屏幕和低价格的组合造就了一个新的手机细分品类。荣耀、中兴也正在跟进。但魅蓝Note依然决定跳入这片红海。

魅族指望依靠设计、工艺还有品牌形象与竞争对手们拉开差距,在魅族白永祥看来“如果没有魅蓝,那么年轻人手中永远没有品质。”低价与品质,盯上的就是此前没能充分触达的用户人群:预算有限,对手机价格十分敏感的年轻人。

从魅蓝的形象宣传片上就可以直接看出来:

在这款手机上,魅族还舍弃了原本非常规的长宽比,选用了业界最常见的16:9屏幕。MX4发布的时候PingWest就感慨魅族入世了。在魅蓝这款手机上我们见识到了魅族更灵活的身段。

卡位价格区间,通过工艺和设计的能力来进行差异化,这就是魅蓝之蓝杀入红海的玩法。

而现在问题只剩下:那个清华女生和她的朋友们,会去购买魅蓝Note吗?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