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族按下的两枚重启键

这已经是魅族科技成立的第11个年头了,而距离魅族联合创始人黄章宣布回归和引入投资资本也已经过去了小半年的时间。

在这一年,这家比小米、锤子科技、OnePlus等手机厂商都“老得多”的硬件公司,不得不开始加快自己的脚步——最近几个月以来,魅族的日程表排得很满:融资谈判、股权的发放、多款机型的开发、Ubuntu手机、改变自己的营销模式、拓展海外市场……还有,对于手机厂商而言最重要的新品发布会,还不知会被安排到什么时候。

6月7日,在由PingWest举办的“重新想象智能手机”的论坛上,在网络上颇为活跃,却极少在公开场合露面的魅族副总裁李楠,正式宣布魅族将与第三方开发者、甚至其他手机厂商共享Flyme——除了开放刷机外,魅族还将与他们进行流量和增值收入的分成。

向“敌人”学习

“我有一个疑问:小米真的是我们的敌人么?”李楠在演讲一开始,就把魅族和小米之间,积攒的那些火药味擦得“干干净净”,“有人说,小米在早期学习了很多魅族的东西,比如说魅友文化,但是今天我们也在学习小米。”

然而,这更像是先扬后抑的开场白。李楠随后列出的一组数字揭开了他这次演讲的面纱:五月份,中国手机市场萎缩了 15% 左右,而魅族的出货反而增长了,目前根据第三方的数据显示,魅族在国产手机品牌中单机出货第二名。而李楠说:“魅族不甘心做老二”。

显然,“小米是不是敌人”根本是一个心知肚明的问题。

“小米垄断整个互联网手机垂直渠道的闭环,是它最强的地方。可是它的软肋可能就在最强的地方,它不会跟行业上那么多的伙伴去分享。”在PingWest论坛演讲的下半场,李楠转口这么说到,“小米的融资记录,到目前为止,它接受的在这个产业链上的战略投资的厂家数量是零……此外,在小米的链条上,最终最有价值是 MIUI 上面的流量和增值收入,而在这一块儿,非雷军系的厂家分享到流量和增值收入的人数,恐怕趋近于零”。

2

而魅族作为后来者,需要重新考虑两个选择。

第一枚重启键:共享Flyme

坦白说,我们不看好行业内品牌的横向联合。就算我们跟今天坐在这里的中兴联合起来了,也各自心怀鬼胎嘛。在台上握着手的功夫,可能就在揣测对方是不是快调价了。这样的联合,不可能有战斗力。”比起与其他手机厂商进行横向结盟,魅族更愿意走的是行业垂直整合的路。——依靠Flyme系统流量分成来拉拢上下游合作商,尤其是渠道合作商。

我们知道,现在要在互联网上销售手机,首先要汇集流量。流量导入到在线销售渠道。比如京东。它会销售手机给消费者,销售之后的手机,通过一个足够优秀的系统去持续服务用户,从而产生增值收入新的移动互联网的流量。而这些新的流量,又可以导回给电商渠道来销售更多的产品。”李楠把魅族的这套思路称之为“流量、渠道、手机、系统和增值收入组成的闭环”。

12

在魅族看来,这才是真正的“互联网手机”,“今天有些厂家,就是把线下销售的手机,拿到线上来便宜卖,至少我们认为,这种互联网手机还不够互联网。”李楠的话显然另有所指。

不过,现阶段,魅族对Flyme系统流量分成的模式仍然是语焉不详。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他们希望借助开放对Flyme系统的控制,在引入第三方玩家(手机厂商和应用开发商)的条件下,把自己的盘子铺大,以此来加大自己在合作谈判中的话语权——尤其是在渠道合作上。

“它(Flyme)让我们不仅仅是一个手机制造厂商,而且,有可能成为移动互联网入口级的公司。”

第二枚重启键黄章

魅族的第二个选择,按李楠的说法,是引入融资:“魅族尤其欢迎垂直链条上的战略投资,保证他们利益的最好方式,就是入股。”显然,魅族想通过利益捆绑的方式,来聚拢从供应链到渠道商在内的资源。而这对于魅族的“总设计师”黄章而言,更像是他为自己按下的一枚重启键。

在大部分时间内,魅族早已无数次被打上“黄章的公司”的标签,这并不是什么褒义词,这背后,是黄章在产品设计上排斥消费者的执拗,是魅族缺乏真正意义上“第二号人物”的尴尬,是这个缺乏外来资本以及与员工分享股权的“家族式”企业的破旧感……

在去年9月MX3的发布会上,我们看到了一些改变的端倪——Flyme 3.0加入非常多的过场动画,以及魅族浏览器终于可以移动了,这两个小小改动的背后,是魅族开始贴合潜在消费者的需要。

而现在,随着魅族即将引入融资,更多的变化正在发生:首先,是利益分配的变更,意味着魅族能更好地招徕那些“外来者”,而不是将利益聚拢在“客家人”之中;其次,是控制权的转移,股东的加入,毫无疑问会使得黄章的话语权被降低,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少一些一意孤行,再少一些家族式人情……

这枚重启键,想必是黄章咬牙按下的。

附:魅族副总裁李楠演讲实录(略有删改)

说实话,我不知道怎么才能打败小米。并且我有一个疑问:小米真的是我们的敌人么?

从另一个角度讲,我觉得小米是个非常好的老师。有人说小米初期学习了魅族的很多东西。比如魅友文化,可是现在,我们也在学习小米。魅族在产品上有自己的追求,在这方面我们有足够的信心。而在其它方面学习友商,才能让我们变得更强。

实际上我们的成绩也不错——五月份市场萎缩了 15% 左右,而魅族的出货反而增长了。目前有些第三方的数据显示我们在国产手机品牌中单机出货第二名。不过,魅族不甘心做老二。我们发现,跟随的方式也不靠谱。如果只是 Follow,你很可能就是老二的命了。

好在我们也学习了这么久,总会有一些自己的想法。

其实,我们更在乎的不是怎么打击友商。而是如何超越自己。

首先,坦白说,我们不看好行业内品牌的横向联合。就算我们跟今天坐在这里的中兴联合起来了,也各自心怀鬼胎嘛。在台上握着手的功夫,可能就在揣测对方是不是快调价了。这样的联合,不可能有战斗力。

我们比较看好行业垂直整合。

我们知道,现在要在互联网上销售手机,首先要汇集流量。流量导入到在线销售渠道。比如今天中国最大的 3C 电商,京东。它会销售手机给消费者,比如魅族的 MX3。销售之后的手机,通过一个足够优秀的系统,比如魅族的 Flyme 去持续服务用户。Flyme 产生两个最有价值的果实。

第一,是增值收入。 第二 ,新的移动互联网的流量。

而这些新的流量,又可以导回给电商渠道来销售更多的产品。

在魅族看来,这才是真正的「互联网手机」。垂直整合的闭环才有竞争力。他们是原来分散\合作的关系,所以才有可能更紧密得结合在一起,削减其中的成本。

今天有些厂家,就是把线下销售的手机,拿到线上来便宜卖,至少我们认为,这种互联网手机还不够互联网。

但这种垂直整合的问题也不是没有。我们用什么来捆绑这个链条中所有的行业?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想重新聊聊小米。这次说的,就不是他值得学习的地方了。而是我们看到了小米的软肋。

看垂直整合的行业,小米几乎凑齐了整个链条,这个链条上,最终最有价值的果实,其实是 MIUI 上面的流量和增值收入。这里我想提醒大家看一下小米的融资记录,到目前为止,它接受的,在这个产业链上的战略投资的厂家数量是零。那么咱们在看看。同样的产业链,非雷军系的厂家,分享到 MIUI 流量和增值收入的人数,恐怕也是趋近于零。

在我们看来,这才是小米最致命的问题。

当然,这也是由小米的行业地位决定的。既然领先,那么就要独占高利润领域。而魅族作为后来者,需要重新考虑这种选择。

OK,我们再回来看看刚才的问题,魅族将怎么办?其实很简单,答案就是: Flyme。

我们愿意分享它的流量和增值收入,回馈给整个行业。

为什么是 Flyme 是一个选择?这也是个很关键的、必须回答的问题。先给大家透露个数据,今天公开市场上,Flyme 是手机系统装机量的第二名。另外一个数据是,小米曾经开放过魅族手机的刷机, Flyme 和 MIUI 在正面对抗时,我们收到的数据显示,只有百分之一点二的魅族用户会刷 MIUI。这些数据都说明,Flyme 对 MIUI 是有足够的竞争力的。

正因我们有稳定的团队,所以 Flyme 发展出了独特的美学——我们把它叫做侘寂。你也许会问这又怎么样?我们再看一个数据:在我们委托 Ipsos 做的一个调查中显示,每十个魅族手机用户的存留,是 4.2。超越其他所有品牌,仅次于苹果。

另外这支 Flyme 团队非常稳定。在没有股权覆盖的情况下,每年的离职率低于 5%。在今年用股权覆盖之后,这个数字会更低。

魅族已经做到公开市场单机第二,但是我们要寻求超越,就必须作出改变。

  • 首先,我们接受战略投资。我们有高价值的系统和团队,而且我们愿意拿出来和行业分享。尤其欢迎刚才讲到的垂直链条上的战略投资。魅族是个很实在的公司,保证你们利益的最好方式,就是入股。
  • 其次,我们愿意和行业分享 Flyme 的流量和增值收入。比如有厂商想预装 Flyme,我们也愿意通过协议保障你们能分享 Flyme 上面的利益。
  • 最后,我们会开放 Flyme 的第三方适配。市场上占有率高的手机,我们都愿意提供刷机包。

而且魅族还愿意分享更多的东西——我们的用户是中国最优质的用户群之一。一些数据显示,他们在社交网络的活跃度,排第四。仅次于,苹果、三星、小米。而且,因为魅族手机一直在很高的价位上,所以在市场上的绝对持有量并不是很高。但活跃度是非常可观的。在运营商 226 套餐上,ARPU 值是全品牌第一。

另外我们还有 Flyme,它让我们不仅仅是一个手机制造厂商,而且,有可能成为移动互联网入口级的公司。

谢谢大家。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