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nOS与Android水火不容,魅族的国际化怎么办?

对有志于海外市场或者已经走出去的国产手机厂商,通常来讲,与阿里YunOS进行合作,带来的麻烦要多过收益。

曾经戛然而止的宏碁阿里YunOS手机,便是Google对Android手机厂商强大控制力的明证。2012年,在Google的强势干涉下,宏碁中止了与阿里YunOS的合作计划。

对于阿里YunOS,Google Android部门前负责人安迪·鲁宾给出过具体评价。在他看来,阿里YunOS使用了Android的runtime,显然是从Android衍生过来的。另外,YunOS与Android并不兼容,YunOS上的应用尝试过与Android平台进行兼容,但没有成功。因为阿里YunOS与宏碁的合作,安迪·鲁宾甚至在Android官方博客进行了长篇论述,主题是兼容的好处和重要性。

看起来是兼容问题,但实质是,Google不希望YunOS在Android的基础上分裂出另一个生态,威胁自己在手机操作系统中的地位。而阿里的算盘也很明显:不惜花费大量财力人力在Android基础上进行二次开发,就是为了另立一个移动互联网的入口——而操作系统看起来是最有粘性的。

然而,Google为何能够如此有控制力,直接叫停了宏碁与YunOS的合作?首先,有必要提一下OHA,全称Open Handset Alliance,即开放手持设备联盟,是一个由手机制造商、软件开发商、半导体制造商、电信运营商等企业组成的商业联盟。2007年11月5日,Google与34家手机制造商、软件开发商、电信运营商和芯片制造商一同创组,联盟中基于开放源代码许可证的旗舰软件Android,将与其他移动平台iOS、Windows Phone以及bada等竞争。

2009年第四季度,宏碁加入了OHA。加入OHA的好处是,大部分运营商青睐OHA成员的产品。并且,Google也会提前将新版Android推送给OHA成员,以方便适配。而且海外市场的运营商们已经与现有的OHA成员建立了稳定的联盟关系,在一定程度上,OHA的成员身份,能够保证手机在海外市场的销量。

同时,作为OHA成员,需要遵守使用“Compatible Android”。产品在通过CTS(兼容性测试)、以及GTS测试,才能够与Google签署授权协议,内置Google的服务框架。GMS全称为Google Mobile Service,即Google移动服务,提供Search、Search by Voice、Gmail、Contact Sync、Calendar Sync、Talk、Maps、Street View、YouTube、Google Play等Google服务。这些应用之间互相连通,构成一个系统框架,允许第三方应用调用这些应用中的 API,从而为 Android 系统提供更加丰富的服务。

而中国大陆市场的现状是,Google不提供Google账号相关的业务,也没有授权大陆行货手机使用Google服务,但这并不意味着本土的手机厂商就会因为“天高皇帝远”就轻视与Google的合作。拿小米为例,在最开始,MIUI规模很小,不经过Google授权内置Google服务也没有什么大问题,小米手机上市的时候,MIUI也没有取消Google服务。用MIUI工程师孙鹏的话说是:“因为在中国大陆,Google一般是不会管的,所谓天高皇帝远,某些国产手机内置谷歌服务也是同样的道理。”而当手机要卖到台湾、香港的时候,问题出现了。港台的Android手机,都是内置谷歌服务的,没有的话会失去竞争力。而且,这两个地方法律健全,必须要有Google授权才可以。所以,小米和Google建立了合作关系,通过了CTS/GTS,签署了授权协议,在港台的小米手机里面内置了谷歌服务。

在与Google的合作上,小米还是小心谨慎的。从谈GMS授权合作,到把Google Android部门高管挖来,某种程度上,小米都是为了处理好与Google的关系,方便其在国际市场上施展拳脚。Google与中国手机厂商国际化之间的关系可见一斑。

回到魅族和YunOS的联盟,对于魅族而言,既没加入OHA,也没有与Google达成授权合作,现在又与Google交恶的YunOS合作推旗舰机,无疑是给自己走出中国提前挖了一个坑。原因在于,与Google的关系恶化后,再谈GMS的授权也就更难了。而相对于配置GMS的Android机,不带GMS是竞争力不足的。而如果强行内置GMS,在法制健全的市场上,Google必定会采取诉讼的方式来解决。

面对“如何开拓海外市场的”的问题,魅族科技副总裁李楠解释说,对于魅族来说,海外手机市场仍有机会。首先,欧洲的运营商已经不想继续被Google挤压,希望能够尝试其他的操作系统,Ubuntu就是其中的一个尝试;第二,那些运营商控制能力强的市场,不再是驱动智能手机增长的引擎,比如日本。这些市场的最大特点是,运营商(你可以看作是Google的盟友)渠道强势,但在这些市场上智能手机高速增长的阶段已经过去。

也就是说,魅族和阿里现阶段的解决方案是瞄准那些增长迅速的新兴市场上的机会——对于这些国家的很大一部分用户来说,价格低廉、可用、替换掉手中的功能机的需求,要高于体验和服务。况且,在这些国家,运营商远没有主流发达国家那么强势。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这都像是一场短期能看到双方的直接利益,但长期前途并不明朗的合作。当然,也许对于魅族来说,选择与YunOS合作的第一天起他们就打定主意要主打中国大陆这片市场、战略性放弃海外市场。就像李楠在今年CES会上接受PingWest采访时说的那样,“中国才是当下最大的智能手机市场”。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