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软大裁员直接后果:关上功能机旧时代大门

1

太平洋时间7月17日早上5点,微软CEO纳德拉发布名为“Starting to Evolve Our Organization and Culture”的备忘录,宣布微软将在接下来的一年内裁员一万八千名,这是微软公司前所未有的大规模裁员。

抛去“调整文化,拓展能力”这类官方措词不提,本次微软裁员最核心的部分就是清洗收购而来的诺基亚设备部门,裁汰其功能机业务,扼杀其尚在萌芽阶段的Android手机业务——Nokia X,全部押注以Windows Phone为唯一核心的微软移动生态。

裁员主要集中在微软硬件部门,其主要人员构成就是随收购诺基亚设备而来的两万五千名员工。本部门将裁员一万两千五百名,正好是来自诺基亚的微软“新员工”数的50%。裁员包括专业人才以及工厂工人。

The Verge引述微软内部备忘录称,微软将在接下来的18个月内完全终止诺基亚的功能机业务。手机业务负责人Jo Harlow在致微软设备部门全体员工的备忘录里透露,下一步微软设备部门焦点放在Lumia业务,也就是Windows Phone上。Asha、S40以及搭载android分支系统的Nokia X全部将进入维护模式(maintenance mode)。所谓维护模式,也就是说不再有新机型、功能更新。

这意味着什么呢?

这意味着一个时代的结束,功能机的时代结束了。

也许是天意。诺基亚,或者说”微软设备部门”——这家GSM功能手机时代唯一的霸主——亲手关上了旧时代的大门。

2007年苹果凭借iPhone“重新发明手机”,随后Android借开放联盟迅速跟进,两大平台席卷全球市场,转身缓慢的老巨头诺基亚节节败退铤而走险纵身跃下“燃烧的平台”,自此功能机的退场已经注定。据IDC数据,2013年第一季度智能手机出货量就已经首度超越功能手机,当时诺基亚占据最大份额的功能手机出货。诺基亚再一退场,功能机市场已经没有大玩家了。

微软完成对诺基亚移动的收购后,裁撤掉功能手机部门也在情理之中。微软不会看得上诺基亚功能手机业务的营收。功能简单的此类手机也无助微软推广其软件、服务与生态。

不过讽刺的是,过去7年里,是iOS携手Android在全球范围内将功能手机逐出主要市场,频繁重建移动生态、目前只占有个位数移动系统份额的微软对这一进程贡献微薄。可是最终关上功能机时代大门的却是微软——当然是靠收购之后关停业务,而非市场竞争。

智能时代的竞争,不再是硬件竞争,而是不同平台生态系统之间的对抗。WebOS黯然退场,塞班使命终结,Bada悄然淡去,黑莓回天乏术,非主流的Ubuntu for phones、Sailfish OS以及Firefox OS未能获得足够的关注度,三星自有操作系统Tizen多次跳票。目前站在移动平台战场中央的只剩两大一小三个玩家:Android、 iOS以及Windows Phone。

Google正喊着“Android Everywhere”口号将系统扩展到更多领域和设备上,苹果也在努力加强软硬件一体的整合创新。微软既然决心把赌注压在了云服务以及Windows跨平台打通这条道路上,那它自然会采取更多激进的市场策略。

曾经从Lumia 520这类低端/低价设备上尝过份额提升甜头的微软,很可能继续加大对低端设备的关注度。这将和Google Android系发生直接交锋,毕竟摩托罗拉Moto G/Moto E以及Google亲自推动的Android One计划都是志在迎接从功能手机迁移而来的新用户群体。这是一场事关“下一个十亿”用户的平台战争,战场将遍布南亚、东南亚、拉美、中东以及欧洲等地区。不信?请看看微软在MWC上公布的8家新增Windows Phone厂商都来自哪里。

曾经在微软宣布收购诺基亚的那一刻,我伤感地回忆起自己买到人生第一款手机的那个冬日下午——站在凛冽的寒风里捧着她欢欣雀跃:那是一款蓝色Nokia 3100,小巧优雅,结实耐用。然而在趋势流转、不断变迁、“不尊重传统,只推崇创新”的科技领域,怀旧感伤的情绪尽皆无谓。且让我们一起享受新的时代吧!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