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扯了,微软Surface从来就不是平板电脑,它就是下一代“超极本”(Ultrabook)

 

先回答那个问题,微软Surface平板电脑,与苹果的iPad和Google Nexus系列平板电脑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答案是操作系统。iPad 运行在iOS而不是Mac OS上,Google系列的任何一款平板电脑(无论是三星、LG、摩托罗拉还是华硕)也都是Android平台而不是Chrome OS的产物。也就是说,苹果和Google都认为平板电脑的体验理应更接近智能手机而不是PC,属于移动设备。

而微软则相反。Surface平板电脑运行的不是Windows Phone 8这款智能手机操作系统,而是Windows 8和Windows RT,这说明从根本微软觉得Surface应该跟PC的体验是一贯而顺承的——它从来就不真的属于移动阵营。你可能会反驳我说Windows RT的图形界面和Windows Phone很像啊,那我只能告诉你,搭载了Windows 8的PC也能切换到这个“动态瓷砖”的Metro界面上,在这一点上两者没什么分别。

还有就是处理器。我记得去年在台北,ARM执行副总裁Ian Drew跟我嘲笑英特尔在平板电脑领域的努力,他说:无论他们怎么努力,事实就是,这个世界上有几百部采用了ARM架构处理器的平板电脑,而用英特尔X86的还不到10台。

现在这个局面仍然没有变化,不过我倒是可以确定了,这不到10台X86平板电脑差不多都是微软的贡献。而且你看两个不同版本的Surface平板电脑——ARM架构的采用了Nvidia Tegra 3处理器不用多说;X86架构的居然用的不是Atom系列的处理器,而是酷睿系列的中型配置i5。在英特尔的处理器产品序列中,Atom才是给移动设备用的。这下,你还能说Surface是一款移动设备么?

所以,微软与苹果Google最根本的区别是,它从来就不认为Surface应该是一款移动设备,它的体验应该更接近PC。

可我想多说一句——我甚至就不认为Surface是一台平板电脑。

如果你还记得英特尔去年6月在台北Computex和9月旧金山开发者峰会(IDF)上推出的“超极本”(Ultrabook)概念和产品的话,那我就告诉你:Surface就是下一代的“超极本”,它只不过比现有市面上惠普、戴尔和宏碁们的“超极本”稍微快了那么一步半步而已。

那两个会议我都在现场,我当然有资格这么说。

看看Surface的最大特点是什么:微软自己和那些喜欢Surface的用户最喜欢强调的是,Surface可以“变形”,它拿在手里完全是一台平板电脑,但插上那块被叫作Touch Cover的键盘,将Surface后盖掀起来变成支架,它就变成了一台轻薄的笔记本电脑。嗯,他们还喜欢说:Windows RT的方形瓷砖界面完全颠覆了人们对Windows操作系统的理解。可他们偏偏又舍不得真的颠覆它,你随时可以切换到传统的Windows界面上,就连设备管理器和任务管理器的风格都和PC一模一样。

这就是所谓的Surface平板电脑。时而平板,时而PC,然而总体上,它更像是一台PC。

再看看英特尔的“超极本”是怎么回事:

我十分清晰的记得去年在台北和旧金山,当时英特尔的移动部门(对不起,英特尔管笔记本叫移动)执行副总裁Mooly Eden反复强调过好几遍,“超极本”(Ultrabook)不是变相的平板电脑,它是传统笔记本电脑的演进。“你不能只把它看成是更薄和耗电更少的笔记本电脑,它是一种新的产品形态,但它会是主流,”这是当时Eden对我说的话。他为了说服我,还跟我打了一个比方:“我用我的iPad跟你的笔记本电脑换,你答应吗?”

然后我们再看看英特尔公布的“超极本”产品路线图:第一阶段(2011)和目前的笔记本电脑没什么不同,只是更轻更薄;第二阶段(2012)同时有键盘和触屏,把屏幕立起来就是带有键盘的笔记本,把屏幕关上就会变成一台超薄的触屏平板电脑;第三阶段(2013),键盘可以卸下来,有需要的时候再装,一会儿是笔记本电脑,一会儿是平板电脑。

现在,英特尔已经出货供第二代“超极本”的Haswell 处理器了,搭载了Haswell和Windows 8的联想IdeaPad Yoga、华硕TAICHI,还有三星ATIVSmart PC “超极本”都会在2013年初上市。它们都是PC和平板的混合物,都是Windows 8。

这下你知道微软的Surface是什么了?按着上面的路线图,Surface不过是实现了键盘的可拆卸功能,最多提前半步进入了第三阶段“超极本”的行列而已。当然,你会说,它还有ARM架构版本,那最多是证明ARM架构也可以用在“超极本”同类的设备上。而且Nvidia和高通早就打算这么做了。

所以千万别跟我再提Surface是平板电脑,它就是快半步的“超极本”,尽管微软宣称在Windows 8时代要与英特尔局部“分道扬镳”(支持ARM架构就是例子),但它在产品设计思路和最终形态上,还是跟英特尔不谋而合走在了一条路上——没办法,PC时代的遗产对这两家公司来说,都太沉重了。

也许就在明年1月拉斯维加斯的消费电子展上,当联想、华硕、三星、东芝、LG、戴尔、惠普和宏碁们纷纷推出下一代“超极本”的时候,微软的Surface平板电脑放在里面,都会显得泯然众人了。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