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微软创投总经理Rahul Sood:从北京到特拉维夫,微软如何入侵创业之城?

4270078348_39639fdfdd_o

当Facebook、Google纷纷以各种创纪录的金额收购或者重金投资相对成熟的创业公司,以寻找出下一个Big Thing的时候,鲜有收购传闻的微软,却在做一些不一样的事情:他们走出了硅谷,率先到达世界各个有潜力的创业中心,开始亲自寻找和培养那个世界里的创业明星。

上周,他们六月底才成立的一个专注于智能家居的垂直加速器,宣布了首批入选的十个创业公司。这个项目是由微软和美国的大型保险公司American Family Insurance合作,有超过400家创业公司申请加入;

八月初,微软在柏林的加速器宣布了第二批创业公司的名单,从智能家居到社会化招聘再到电子支付,各个类型都有涉及;

而一个月前,在中国,微软创投加速器已经度过了两周年的纪念日。与此同时,他们从近600家的创业团队里,最终选取了19家团队作为加速器的第五期成员;

在以色列的特拉维夫,他们专门为网络安全领域的公司设立了一个垂直加速器;

此外,在印度的班加罗尔、在德国的柏林、在法国的巴黎、在英国的伦敦……可以说,在几乎每一个新兴的创业之地,微软都已经把触角伸到了那里:现在运行了三年的微软创投加速器,已经在全球7个城市设有加速器,为全球各地的初创公司提供过服务。

但其实,加速器还只是微软创投(Microsoft Ventures)的一部分。旗下创投相关的BizSpark社区,会为创业公司免费提供技术和合作伙伴资源;加速器则为初创企业提供办公场地、技术平台、产业链资源、投资机会等资源,帮助初创企业快速成长;BingFund种子基金则是对原有加速器进行补充,会对适合的初创企业提供种子基金,乃至后期的投资或收购。

不过,这样一个庞大的创投平台,到底是怎么成形并运作的呢?PingWest和Microsoft Ventures 的总经理兼合伙人 Rahul Sood聊了聊。

可能和很多人想的不同,微软的第一个加速器,最开始设在以色列的特拉维夫,而不是硅谷,也不是微软总部西雅图。Sood告诉我们,最开始他们进行尝试的时候,很多人对微软还都有一些偏见。“很多人刚开始都说,为什么我们要选择微软呢?你们不是一个有创业基因的公司。”

“但我们是。”Sood说。“我们内部其实非常鼓励创业者精神,而且我们是一个很好的生态系统。和很多别的加速器不一样,我们可以带来很大的价值,比如可以帮助创业者们联系到顾客、学会如何从一个产品到建立一门真正的生意等。慢慢的,人们就看到了我们可以提供的独特价值。”

就在这个过程中,微软也可以很好的帮助他们改变在人们眼中的刻板印象,“我们想要改变人们对于微软的印象,让人们知道,我们非常开放。”

这个描述多少让人联想到微软新CEO Satya Nadella上台后带来的变化。而让人意外的是,Sood告诉我们,其实微软创投当初可以在全球各地的快速“扩张”,其实也和Nadella也有很大的关系,因为最开始,批准加速器计划的就是Nadella,“当初就是他批准我们在北京、班加罗尔等地方设立加速器的。他非常有远见。”

到现在,已经有200多家公司从微软在各地的加速器里毕业,有大约80%的公司拿到了下一轮投资。而如果加上主打社区概念的BizPark,则大约有50万家公司从微软创投那里获得了帮助。至于种子基金,Sood的观点则变得谨慎。

“我们会投资那些我们可以给他们提供价值的公司,但那其实也不是核心。创业者们其实不那么关心钱,而是关心你带给他们的帮助。所以我们主要提供价值服务,不仅仅是自己投,更多的会把天使投资人和VC带到这些公司面前。”

而与这些社区、加速器等提供的服务和资源相对应的,是他们获取回报的方式。可以说,和绝大多数的创业平台不同,微软创投不收取创业者的股份,即使是基金,他们也只选择可转换债券,而非公司的干股。Sood说,这是因为他们从来只关注长期的事情。“我们投资的不是某个公司,而是整个生态系统。”

不过,尽管Sood没提,但是显而易见的好处是,通过在各地的加速器,他们可以先人一步地找到最“接地气”的公司,而这是仅仅派遣一个投资经理所了解不到的。比如在智能手机普及率还不那么高的印度,一家叫做NowFloats的网站提供的服务就颇为让人惊叹,它可以让商家仅仅通过用功能手机向一个特定号码发送短信,就完成个人网站内容的填充和更新。他们当然也被纳入到微软加速器的麾下,并且,在DemoDay举行后不久,就有媒体称它可能会成为微软创投在印度的第一笔投资对象。

当然,在世界各地,不同的加速器还是有不同的策略。根据Sood介绍,在中国,他们针对的就是更晚期的创业公司,而且孵化周期也更长,达到了6个月;而在特拉维夫,他们面向的则是更早期的创业公司,提供的孵化周期是四个月。他们根据市场类型的特点,推出了垂直领域的项目,比如针对网络安全的创业公司的加速器,就设在了技术成熟、在这一领域有很多实践的以色列;而前面提到的Internet of Things,则选择在应用市场较为成熟的美国,并采用和大型保险公司进行合作的方式来进行。

Sood告诉我们,看到全世界各个创业生态系统在怎么样的进行差异化发展,是非常有趣的一件事。比如,同样作为欧洲的三个城市,巴黎就因为本身是艺术之都的关系,吸引了有很多时尚、设计的人才,而在时尚+科技领域发展非常快;伦敦也慢慢成为了一个重要的创业生态系统,“那里生活成本如此高昂,因此创业者们甚至更有成功的决心”;而柏林,想想周围向其他国家输送了大量技术人才和外包业务的乌克兰等地,毫无疑问也会是欧洲一个重要的驻点。

当然,北京、班加罗尔和特拉维夫都是相对更成熟的创业中心。比如特拉维夫,他们的人口很少,所以那里的创业公司一开始都在解决世界性的问题,“那里700万人都在想办法,怎么解决移动端的问题。”Sood说;而印度有那么大的市场,所以那里针对本地市场的创业公司就会特别多。

至于中国,Sood回忆起在中国的经历,连声说,太疯狂。“我曾经去一个给每个创业者一分钟来介绍自己项目的比赛,比赛结束,那个第一名马上就获得了100万的投资。这真是太难想象。”他说,“我回来后和每一个投资人说,你必须要自己到那儿去看,才能相信!那是我们看到的发展最快速的地方!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