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ynga高管重组背后:移动游戏成为战略重心

不久前,在一个公开场合谈到创业公司期权和企业文化的问题,天使投资人Chris Yeh突然冒出一句:“如果期权和股票给得多,但公司文化实在恶劣糟糕的话,可能大多数人包括高管们会在上市股票解禁能套现之后赶紧捞一把,然后集体拍屁股走人。”

我们都大笑——如果当中没有人理解错的话,我们都应该认为他说的是Zynga。那段时间,Zynga至少流失了8位高管,其中包括首席运营官John Schappert,首席营销官David Karp和负责游戏工作室的高级副总裁Bill Mooney等。

今天,连Zynga的首席财务官David Wehner都要离职了,他会去Facebook。Mark Pincus在声明中说,Wehner在Facebook会谋求一个“高级的财务职位”。

不过,从8月开始席卷Zynga的高管人事动荡中,我一直在关注着一个“指标人物”的命运:Zynga的首席移动官David Ko。他的前景与去留,是我分析Zynga一系列人事动荡最终走向和背后战略思考的最重要因素。

结果,Zynga今天宣布:David Ko升任首席运营官了。

在过去几个月里,David Ko一直在Zynga内部主导两件事:强化自身的移动游戏开发;将Zynga变成一个第三方移动游戏的分发渠道和平台。

这应该足够证明:移动游戏已经在Zynga内部被提到了前所未有重要的地位,甚至是战略的重心。

6月底在接受我采访的时候,David Ko透露说Zynga的移动游戏用户数和收入增长迅速。Zombie Swipe和Word With Friends是Zynga移动平台上反响最好的产品,一直跻身在App Store排行榜的前10位,而每天活跃的Zynga移动游戏玩家已经有2200万人。但他未透露移动游戏收入所占比重,只是说移动收入“仍是相对较小的一部分”。

2亿美元收购Draw Something之后,该款游戏活跃度骤减,但这并未阻挡David Ko在公司内的势头,以及Zynga继续收购移动游戏工作室的计划。11月10日,Zynga宣布收购移动游戏工作室November,准备开发下一款介于休闲游戏和大型硬核游戏中间形态的移动游戏。

“在移动平台上开发和运营游戏的成本要低得多,而且iOS的付费渠道非常发达,”Ko在接受采访的时候对我说。而Zynga也开始在Android平台上推广游戏内置广告系统,用来加强用户付费意愿相对较弱的Android平台收入。

而相比较,在过去3个月中离职的诸位Zynga高管,基本上都是传统社交游戏条线上的人物——而依赖Facebook已成为Zynga上市至今最大的诟病。倒是David Ko,从2010年加入Zynga担任移动业务执行副总裁,今年初被提升为首席移动官,没过几个月再度升职为首席运营官,一路的上升曲线应该能体现Zynga的战略转移。

David Ko的下一步,是在发展和加强Zynga自身的移动游戏研发同时,让Zynga实现在移动时代的转型:成为众多第三方游戏开发商的分发渠道和平台。因为,再多出现几个可能相Draw Something那样红极一时的游戏团队的时候,总不可能每次都花2亿美元买下来吧。

Zynga公布的第一批开发者合作伙伴名单中,知名的游戏开发团队Atari、Crash Lab、 Fat Pebble和Sava Transmedia等都在列——9月初在Zynga旧金山办公室里,我见到了这些公司的游戏产品。它们将被打上“power by Zynga”的标签。

移动游戏开发者应该欢迎这一点。因为独立移动游戏开发商需要靠一两款出色的游戏在数百上千的游戏中脱颖而出的博弈中胜出,但Zynga是少数仅仅通过这个品牌的名字就能获得关注度和下载量的公司。更重要的是,Zynga拥有更多的市场营销与推广资源,而这是小型开发团队难以企及的。

也就是说,Zynga要变成移动游戏商店。

问题是,即便Android答应,苹果答应嘛?David Co说:Zynga会提供给这些游戏开发者技术支持和市场推广等方面的帮助,而人们仍然是通过苹果App Store和支付渠道一次性消费这些程序。剩下的只是Zynga和这些游戏开发者的问题。Zynga会保证对自己开发的游戏与第三方开发者的游戏同等对待。

但更重要的,Zynga需要做好从一家游戏开发公司向平台分发公司的转变。也许到了它不得不转变的时候了。但对中国的游戏开发者来说,这是个好消息。

 

 

 

 

订阅更多文章